1133 王中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侧了侧脖颈,两手比在胸前继续作出进攻的姿态,朝着唐恩微笑:“我刚才说,你长了一张让我很不待见的脸!”

“闭嘴!”唐恩再次欺身上来,这次他改变了套路,没有再使自己引以为傲的鞭腿,而是一记长拳朝我面门直冲过来,“还差一拳!”我不躲不闪,硬着他的拳头也狠狠伸出自己的拳头。

我们两人的拳头重重撞击在一起,唐恩的拳头很有力,但是跟木人桩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开玩笑,至少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而他的嘴角不自觉上扬起来,我趁势压过去,膝盖猛地绷曲,就像平日里练习磕木人桩上的那根横梁一般,狠狠的撞在他小腹上,唐恩再次被我打往后倒退两步。

他吃痛的把拳头从身后蹭了蹭。我看到他的手背出现一抹血迹,不知道是被我打破了,还是我自己的血沾染到他身上。

“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这次唐恩的脸色变了,诧异的看向我,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惊慌。

“你弱的简直让人心疼!”我故意挑衅他,人只有在失去理智的时候。才会方寸大乱,平心而论唐恩并不弱,要知道我这十天可是跟铁皮一般的木人桩对打了上万拳,唐恩以血肉之身跟我硬拼,能保持这样已经很不赖了,而且这货的专长好像是腿法。

唐恩的脸上罩上一层寒霜。咬牙切齿的低吼:“给我跪下!”,他几个跳步闪到我身前,单手呈爪型抓向我的胳膊,就像上次演习,在王家镇碰上的那回一样,他也是用这招钳制住的我。

他手掌伸向我的时候。没有防守的胸口直愣愣出现在我眼前,在我看来,唐恩的那只手格外的突兀,我这十天对着木人桩打了将近一万五千多拳,对我造成最大困惑的不是体力问题,而是那根横出来的桩手。为了尽可能绕开那只桩手我用尽了办法,最后的几千拳都是以各种角度避开它打的。

而现在唐恩的那只手在我眼里就像那根桩手一样,把桩手挪开,后面的就是唐恩毫无防备的空门,“拳打破万,功自成!”我仰头呐吼一声,胸有成竹的迎了过去,将自己的左肩膀完全让开他,朝着他的胸脯狠狠的一拳怼了上去。

唐恩的手指只来得及从我肩头上抓了一把,身子就已经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直接倒飞出去,他倒飞出去的时候,我身体也迅速往前移动,不等他起身,我用膝盖玩命的撞在他的下巴颏上,唐恩当时脑袋就耷拉下去,估计是被我磕迷糊了,与此同时我左手呈巴掌照着他的脸“啪”的就是一巴掌,俯身冷笑:“想让我低头,你得先跪下!”

唐恩“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手心被地上的砂砾磨破了皮,他是仰面朝天摔在地上的,这时想翻身而起,不料挣扎了一下又躺倒了,我静静的站在他旁边。用鄙夷的眼神瞅着他冷笑。

被我当众掴了一耳光,心高气傲的唐恩顿时抓狂,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扯开嗓门叫嚣:“我..我要杀了你!”这个时候场边那两个负责当裁判的老兵赶忙跑过来阻拦,被两个老兵拉扯着,唐恩连踢带骂的嚎叫。

周围那几个十三班的那些青年也瞬间被搅的分心了。纷纷侧头朝我们这头观望,被宋鹏和罗权抓着机会,纷纷干翻在地。

我装腔作势的蹲下身子系鞋带,朝着暴躁的唐恩吐了吐舌头,作出一副鬼脸来嘲讽:“一个月前,好像是你喊我们窝囊废的吧?今天老子连本带利还给你。窝囊废,窝囊废,窝囊废!”

可能是怒火攻心,狗日的骂了没两句“噗”的吐出来一口鲜血,本来就惨白的小脸蛋,但是变得更加没有血色,吐完血之后,唐恩反而平静了不少,朝着两个裁判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两个老板才松开他。

唐恩捂着胸口踉跄的走到我身前,我抽了抽鼻子摆出起手式冲他昂头:“怎么滴?还不服气啊?那咱们继续磕!”

说老实话,我没有像想象中的那么激动,这十天以来我一直在幻想这一刻,到头来却是平平淡淡,原因很简单,付出太多以后,稍许的回报能让人欣慰,却不能让人感觉到惊喜。

这十天的血和汗水没人知道,这十天的艰辛程度也不会有人明白,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别人虽然也见证了,但毕竟不可能感同身受,就像以旁观的角度看马拉松选手,心里想不就是坚持一下就好了吗?其实绝大部分人很难做到。

对于唐恩。我确实不喜欢这个人,但还远谈不上仇恨,就算有仇也是一箭之仇,现在报了,也就懒得恨了,跟吴晋国、阎王、江梦龙还有远在成都军区的那位少将比起,唐恩只能算个凸起的绊脚石。

唐恩惨然一笑,脸色煞白的摇摇头:“我败了,我是给你道歉的,为我之前的出言不逊,还请原谅!”说这话的时候他始终冷着脸,整的好像我欠他啥似的。

我自然也没惯着他。咧嘴冷笑:“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讲强弱!”

“对不起!”唐恩深呼吸两口,朝我“啪”的敬了个军礼,不是上下级的那种感觉,完全就是战友之间的互相尊重。

刚开始他说道歉的时候,我还寻思狗日的又要装逼,哪知道他竟然给我敬礼了,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直以来都觉得唐恩应该跟孔令杰那种世家大少差不了多少,心比天高,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爷们。

我有些不适应的搓了搓手,朝着他干笑:“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咱都是战友,互相之间切磋,没啥大不了的,不用放在心里哈..”

我这个人也是属贱皮子,吃软不吃硬,谁要是跟我硬杠。就算是被弄死,我也得嘣掉他几颗牙,可是人家只要稍稍一表现的友好点,我就完全狠不起来了。

“败了就是败了,无需找任何借口,但是我保证,还会再向你挑战的,下一次我保证败的不会是我。”唐恩一脸认真的看向我,说罢话,他又距离的咳嗽两嗓子,嘴边溢出来一抹血迹。

我咽了口唾沫,有点像哄小孩儿似的拱拱手说:“行行行,你想啥时候挑战就啥时候挑战,反正我也不会跑,现在先赶紧去军医那儿看看吧,我这下手也没个轻重,别万一再把你打出个好歹来。”

哪知道我刚说完话,唐恩的胸口突然剧烈起伏起来,冲着我“噗”的又喷出一口鲜血,虚弱的拿两手拖在膝盖上,朝着我低声嘶吼:“赵成虎,你不需要这么奚落我,我早晚..早晚..”

“晚”字还没说完,他白眼一翻“嘭”的一下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好心安慰他,哪知道这小子的心眼那么小,这都能生气。

我赶忙朝着两个裁判,还有四周的那些围观的新兵们摊肩膀解释:“你们可都看到了,我一下手没动,他要是死了。不赖我啊!”

两个裁判简单商议一番,快速背起来唐恩,朝着不远处的军政楼跑去,那里面有个小型的军医院,之前宋鹏都是从那儿帮我拿纱布和止血药的。

“老兄,你真不够意思。刚才说的好好的,只是比武,不搏命,你还是..唉..有缘再见吧!”马靖叹了口气,带着十三班的那帮青年互相搀扶着退场。

四周围观的新兵们顿时哗然了,罗权和宋鹏走到我身边,姜衡也快速走了过来,特别是宋鹏兴奋的冲我胸口怼了一拳头,手舞足蹈的吼叫:“虎哥牛逼!班长,我们赢了!”

“用你说?老子又不瞎。”姜衡白了一眼宋鹏,满脸的欣慰,打认识这家伙以来。我头一次看到他笑的这么真心实意。

“六班最强!”罗权扯开嗓门嘶吼。

我和宋鹏也一起仰天呐喊:“雷蛇最狂,六班最强!”

“虎哥,十三班不是号称新兵营的王么?咱们干翻他们,现在是不是王中王?”宋鹏搂着我的肩膀,一蹦一跳。

我上去就是一个脑瓜嘣儿谈在他额头上,撇撇嘴笑骂:“王中王?还尼玛火腿肠呢!王者,六班的男人都是王者!”

在兴奋声中,一个临时充当裁判的军官宣布我们六班获胜,可以等待下一轮的比拼。

姜衡却不客气的打断那军官说:“不需要那么麻烦,直接改成擂台制吧,他们三个小王八蛋就站在擂台上接受全营各个班组的挑战,谁有本事,就把他们哄下去,没人比的话,直接宣布这届的新兵王吧。”

“可是这对你们六班不太公平,毕竟体力消耗方面..”军官好心好意的劝阻。

“你们有没有信心?”姜衡不理会军官的劝阻,满眼威胁的看向我们哥仨问道。

“有!”我们三个原地站立,身板挺的如同杆长毛一般笔直。气吞山河的回应,刚刚大胜,此刻我们正值热血沸腾的时候,别说接受全营挑战,我估计就算是来俩特种兵,我们哥几个也不带犯怵的。

这个时候跑过来一个肩膀上挂着两杠一星的青年军官。面色严肃的冲姜衡道:“姜班长,首长找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