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 比试!/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马靖的话,我当时就忍不住笑场了。

要说比别的,我可能还有点露怯,但是拼智谋的话,我还真没怵过谁,一路走来,王者能够步步为营,靠的是弟兄们的心狠手黑,同样也跟我的那点小聪明拖不了干系。

马靖这家伙我多少也有过接触,之前就是个小县城开黑出租的。估摸着可能从道上玩过两天,聪不聪明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上次我们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佛头就多亏了他的“慧眼如炬”。

“行啊,想怎么玩?我接着。”我大大咧咧的坐到唐恩对面的空床上,眼珠子上学瞅着马靖,已经开始琢磨怎么算计他,这小子肯定有智慧,但我相信耍阴的,我能玩哭他。

姜衡从兜里掏出一块手表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打断:“想比以后再比吧。今天时间有限,唐恩你先好好养伤,马靖照顾好他,我们还有别的任务,等唐恩身体康复以后。你们再归队。”

“班长,我身体完全没问题了,马上就可以出院!”唐恩站的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似的笔直,急急忙忙的朝着姜衡说道,那副模样生怕我们去好吃好喝把他给露下来一般。

“不许胡闹,安心养伤!”姜衡严肃的批评。

“班长,我是真的没问题了,如果您再让我从病房里躺着才是害我!”唐恩生怕我们不信,还故意从自己胸口上揣了两拳,这家伙长得眉清目秀,脸皮白嫩,身上自带着一股子书生味儿,说老实话光凭卖相,绝对能进入刚才姜衡说的“仪仗队”。

“班长,你刚才不是还说希望我们不计前嫌么?明明有任务不带着我们,我看您才是在搞两极分化吧?”马靖一脸的笑容,跟唐恩如同说相声似的一捧一逗,整的姜衡顿时无语了。

“我是要去办件私事。”姜衡无奈的摇摇头。

马靖舔了舔嘴皮不卑不亢的说:“战友之间没有私事,往后咱们还要在一起共处三年,我希望班长能够不要把我和唐恩当作外人,一个班组分成两个小团伙,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嚯,好利索的嘴皮子!”宋鹏酸不溜秋的出声。

这家伙脑子好不好使我不知道,但是那张小嘴儿“巴巴”的确实是个行家。

“这..”姜衡顿时犹豫了。

马靖接着道:班长我能问个问题么?

“你说。”姜衡点点头。

马靖这王八犊子是真尿性,看表忠不成,立马转变成威胁,碎碎念的嘟囔:“如果我们想要举报您,应该去找哪个部门?带着手下的兵做私事,而且还是在下放连队的第一天,这罪名能不能上军事法庭?班长。我们也没别的要求,只希望不被当作外人冷处理。”

“不服从命令,好像也可以丢到军事法庭吧?”我清冷的笑道。

“我们只是希望能够融入六班,希望班长给次机会。”马靖的话锋又一转,再次变成了哀求。

“卧槽。你这脸皮的厚度都快赶上虎子了,我服!”罗权朝着马靖翘起大拇指。

姜衡沉思了半晌后,不情不愿的说道:“带上你们可以,但是你们必须保证今晚上看到和见到的事情永远烂在肚子里,否则的话我不介意以权压人。我有能力也有手段,让你们消失在卫戍区。”

我原本就有些不满的情愫瞬间扩张,朝着姜衡说:“我不同意,待会的事情关于我师傅的安危,带着两个来路不明的废物,万一耽误我师父的事情,结果算谁的?”

“算我的!”姜衡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阴沉着脸回视我。

“谢班长!”两人“咔”的行了个军礼。

之后我们一行人一起从病房里离开,临走的时候,原本宽宽松松的越野车内部立马变得拥挤起来,最倒霉的还是我跟唐恩并排着坐,这家伙冷着一张几乎能滴出水的臭脸时不时余光瞟我两下。

“残废,你要是不服气咱们就停车再打一场,我让你一只手也可以,别特么老娘们唧唧的斜楞我成不?”我没事找事的挑衅唐恩,目的就是暴揍狗日的一顿,让他老老实实的再滚回医院。

“你也就只能在我受伤的时候耀武扬威。”唐恩不傻,没有上套,反而轻飘飘的回击。

“闭嘴,我下去找个朋友。”姜衡把车靠到路边停下。跑向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

我们几个老老实实的从车里呆着,唐恩和马靖时不时的小声交流几句,只是他们的声音很轻,而且用的语言很生涩,我们完全听不懂。

“没看出来还是两个大学生嘛,厉害!”我酸溜溜的嘲讽。

“我会说七种语言,阿拉伯语、英语、汉语、西班牙语、法语、德语、俄语,老兄如果想学的话,我可以免费教你们,身为六班的战士。如果连几门常用语言都不会讲的话,怪丢人的。”马靖夹枪带棒的微笑,脸上写满了轻视。

被对方给比下去了,我有点不服,硬嘴道:“身为龙的传人。学鸟的外国话。”

“自大往往会给人带来灭顶之灾,比如几百年前的清政府,我觉得想要击败对手,就应该了解他,而语言往往可以最直接的熟悉对方。万一老兄哪天撞大运被派出去给某位国字号的领导当保镖,到时候都听不懂别国语言,怎么分辨对方是好意还是歹意呢?”马靖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

一句话把我给整无语了,我承认他说的是事实,过去从社会上混,我们可以拼着一腔热血不服就砍,牛逼就揍,但是以后真要是派我们出去执行别的任务,敌人说什么我都听不明白,还打个屁的仗。

“你入伍前真的是个黑车司机么?”我有些不信的望向他。

他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没错,我确实只是个黑车司机,不过开黑出租以前,我还在几家外企打过工,对了忘记说了,我是我们那一届高考的省文状元。嘿嘿..”

“卧槽,真的假的?这么牛逼,你为啥会去开黑出租啊?”我刹那间忘记了我们的敌对关系,好奇的问向他。

他抓了抓头皮说:“我从小就对各种语言很感兴趣,也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任何语种我学起来都很快,不管是外语还是咱们国家的地方话,开黑出租可以接触到各个地方的人,我喜欢听那些乘客们拿家乡话交流,然后认真的揣摩他们的语种学习,我想我能进入雷蛇六班很大原因是因为这项技能吧。”

“厉害!”我诚心实意的朝我称赞。

马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其实上次演习,我们之所以能从那个镇长手里得到佛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镇长是彝族人,而我刚好懂点彝族语,没有人会对老乡有太多怀疑的。”

“这话说没毛病。老铁!”我认同的点点头,如果当初我们第一次跟稻川商会的人对上,我们中有人多少懂点岛国话的话,完全可以趁着他们对我们没戒心之前打入内部,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哟呵,聊上了?我就说嘛,哪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时候姜衡拉开车门走了进来,满意的冲我们笑了笑说:“好了,不废话了,任务下来了。我长话短说,这次任务原本不应该现在就接手,毕竟你们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但是时间不等人,我有一个在别的部门的战友特意为咱们创造了一次露脸的机会,咱们协助他们部门格杀几名在地方上贪赃枉法的污吏,我争取到了两个名额。”

姜衡这话说的半真半假,但是我听明白了,应该是朱厌想要借第九处的名义除掉谁,却又正好能为我们这个刚刚重建的六班增添一些彩头。所以拉上了我们,确切的说朱厌其实是在故意送给我立功的机会,只是他表现的很隐晦。

“咱们这次的两个目标,一个躲进了米国大使馆,另外一个藏在三里屯的某间酒吧,你们看看应该如何分配?咱们只有一晚上的时间,准确的说还剩下不到七个小时。”姜衡若有所指的扫视我们。

“可以为我们提供进入大使馆的身份么?”马靖出声问道。

“可以提供一个临时身份,大概能进入大使馆两个多钟头,但是全程都会有人严密看管。”姜衡点点头。

“够了,大使馆那位交给我和唐恩吧。”马靖很笃定的点头。

“那三里屯的那货就留给我们哥仨。”我不甘示弱的出声。

“马靖你们先往大使馆出发吧,会有人联系你们的,这是那两个人的照片,特别提醒,他们身边都带有功夫不俗保镖,因为咱们这是私人任务。所以不受卫戍区庇护,如果惹出什么麻烦,大家自己解决。”姜衡从怀里掏出两张照片,分别递给我和马靖。

“是,班长!”我们所有人敬礼回答。

“行动..”姜衡摆摆手,示意我们可以下车了。

下车以后,我朝着马靖微笑:“刚才你不是要跟我比试智谋么,咱们也别费劲了,谁先做掉对手算谁赢,OK不?”

“好!”马靖认真的点点头。

唐恩拧着眉头看向我,冷冰冰的说:“不要被人打死,我要亲手击败你!”

“残废,我一定会再次把你打的下跪。”我转了转脖颈欣然点头,我们现在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怨恨,我想只是在用别样的方式嘱咐对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