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 绝情的女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所以会攥住百合的脚,我完全就是条件反射,就好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哪怕给他根稻草他也会紧紧抱牢,所以新闻上经常会有报道,很多英雄想要救援溺水的人,往往自己也被拖死了。

当我回过来神儿想要松开手的时候,百合也已经被我拽的从山坡上滚落下去。

我的怒吼声,百合的尖叫声在空旷的山谷中响成了一片。

往下滚落的时候,我的心好像蹿到了嗓子眼,仿佛一口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的样子,那一刻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冲到了脑袋里,不过说实话,得亏这个山坡不是垂直的陡壁,而是个大约六十度的斜坡,不然我的小命今天怕是要交代道这里了。

我从山坡上打着滚往下坠落。一路滚动,压坏了不少花草,也撞倒了好些的石块,最开始碰到第一块石头的时候我还疼得惨叫,不过很快我的惨叫就被第二次的碰撞给堵回嗓子眼里去,全身上下也不知道擦出来多少伤口,最后我整个人都麻木了。

刚开始滚落的时候,是一片坑坑洼洼的石头地,而下面则是两三株歪脖子树扎根在山坡上,我好死不死的撞了上去。一阵摧枯拉朽,直接撞断了一根之后,顺利挂在了第二根上面,可惜我后面还有一个百合,不偏不倚正好撞在我身上。因为她的巨大冲击力,下面的那棵树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咔嚓”一声折了,少了枯树的阻挡,我们再次往下滚动。

也不知道到底滚了多久。好像是一刹那也仿佛是半个世纪那么漫长,我滚动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最终停下,那时候我只觉的全身猛的一震,那震动几乎要把我的腰给折断,落地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疼,撕心裂肺的疼。

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地方是好的,哪哪都疼的钻心,但是我却没有晕过去,当时我就想如果昏过去兴许还能舒服点,我觉的自己连呼吸都格外的吃力,眼前更是一阵阵的发黑,黏糊糊的血液顺着我的额头往下漫延,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挣扎了一下想要爬起来,但是没有成功,身上所有的零部件都好像被刀子针刺一样的剧痛,那种疼痛感可比我之前打木人桩疼的多,“嘶..嘶啊..卧槽..马勒戈壁得!”我躺在地上干喘气,扯着嗓门咒骂,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稍稍舒坦一些。

又躺了大概半个多钟头。我才感觉四肢稍稍恢复了一点体力,挣扎着勉强坐起来,却立刻疼得差点差点没昏厥过去,我的左胳膊好像骨折了,轻轻一碰。都疼得直淌冷汗,我只能仍由胳膊无力的耷拉着。

坐在原地我打量着眼前,这周围是一片稀疏的小树林,统共也就二三十棵不算碗口粗细的小树,我仰着脑袋顺着我们刚刚滚下来的山坡看。不由生出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

刚才站在上面往下瞅的时候,也没多觉得有多高,而此时从我这个角度望去,这山坡至少有几层楼那么高,一路滚下来幸亏了几颗枯树的阻拦,减缓了冲击的力度,否则我现在绝对不是左胳膊顾着那么简单了。

咦?百合呢?我慌忙左右打量起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滚的,明明刚刚还在我后头,结果落地时候却滚到了我前面,此时她脸朝下趴在距离我四五亩开发的地方,身上的皮衣别划出来好多的破口,早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头上身上全是灰土,那个假发套也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我挣扎着爬到百合的身边,费劲全身力气把她翻过来,百合的小脸抹的黑糊糊一片,还沾了不少枯草,我探了探她鼻子底下,还有呼吸。暗自松了口大气,也顾不得什么怜香惜玉了,用力在她脸上拍打几下。

好半晌百合这才幽幽醒来,她睁着迷茫的双眼,轻轻转动自己的脖颈。见到我在搂着她,可把她给吓坏了,慌忙推开我,自己挣动着想要起身,结果刚一动弹,我就看到她的脸色变得涨红一片,凝皱着眉头痛苦的“嘶..嘶”抽抽着,眼圈顿时就泛红了。

我赶忙问道她:“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疼!”百合带着浓郁的哭腔摇了摇脑袋,随后她使劲喘了会儿气,尝试着挪动几下胳膊和腿。发现好像并没有受什么重伤,二分钟不到,她竟然爬了起来。

我心说她也不应该受什么重伤,毕竟刚才往下滚落的时候她是一路跟在我后面的,有什么磕磕碰碰的地方都被我先扫平了。可能因为是个女儿身,再加上受到惊吓,她才会昏迷的比较久。

见她没什么事情,我高高悬着的心脏才慢慢放下去,这妞可是我的上司,如果她要是出什么事情,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我叹了口气说:“肯定会疼,毕竟咱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的。”

百合整理了下自己的乱发,望向我问:“你的胳膊怎么了?”

“大概是骨折。”我痛苦的抽了口凉气,心里又火又无奈,百合闻言赶忙凑了过来,伸手就要摸我的胳臂,看到我躲闪,她才低声说:“别乱动。我是医务兵出生。”

我这才没有动弹,仍由她仔细的揉捏了两下,她很认真的贴着我胳膊游走几次后,点点头说:“看来确实骨折了,你还有其他什么地方不舒服?”

“哪都不舒服。身上没一块好肉。”我实话实说的回答。

她抿着嘴角,左右看了看,又望了一眼陡峭的山坡说:“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通讯工具和一些急救设备都在车上,而且刚刚你那一刀好像捅在那个男人的胸口。万一发生命案,事情肯定更加难办。”

我苦笑着指了指自己说:“大姐,你看我能走么?胳膊骨折,两条腿更是疼的厉害,现在别说爬坡了,我爬起来都成问题。”

百合的脸色阴沉,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我的眼睛看,我被她瞅的心里有些发毛,干笑说:“我脸上有花么?你老看我干啥?”

“那些人应该是冲着你来的吧?他们各个身手矫捷,而且配合流畅,我想应该是职业军人,但肯定不是卫戍区出来的,卫戍区战士学习的格斗功夫和他们不同,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百合眼神锐利的瞪着我问:“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我叹了口气:“别问了,我现在也说不清楚,要不这样吧,你赶紧先走,就算走不远,也能找个地方躲躲,对方确实被我弄死一个,但至少还有三四个人没事,我估计他们一点会下来找我的,那帮家伙身上都有枪,极其的危险,要是再连累你,我可就罪大了。”

“我走了,那你怎么办?”百合还算人性不错,关切的问道我。

我仰着脸看向土坡上面,上面已经出现两三个之前偷袭我们的壮汉,可能是考虑到山坡比较陡,那帮孙子没有冒冒失失的下来。

我不由有些着急,催促道她:“你废话咋这么多呢?我当然坐在这里等呗,他们要抓的人是我,不是你。而且应该还是想要我的活口,不然的话早就开枪了,你赶紧走吧,回去以后就报我失踪了。

本身我心里就有所怀疑,刚刚听百合那么一分析,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些壮汉十有八九就是从成都军区过来的,只是我很好奇,他们到底是提前得到了什么消息,还是一直都在机场蹲点,另外我和林昆之前使的那招“金蝉脱壳”难道失效了?对方识破了抓回去的那个“我”是假的么?

我脑子里顿时变得一头乱麻,实在是身上的伤口疼的厉害,不能跑,要不然鬼才想着束手就擒。

“你真的要我走?”百合也看到了山坡上的人,有两个家伙已经顺着山坡往下挪爬,看架势是打算下了抓我,尽管我心里很期盼,她能够把我带走,但也知道这基本上不可能,最终点点头说:“嗯,你走吧。”

百合二话不说,直接站了起来,也不理我,转身就走开了。

我愣了一下,靠!这个女人真这么绝?说走就真的扭头走,一句话都没有,好歹跟我客气客气,或者说句保重啥的也好啊。

人,真的是个矛盾体的结合物,往往说着口是心非的话做着自欺欺人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