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人生头一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以为自己就这么被百合给抛弃了,哪知道她不过只是走开几步就又转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根从地上捡起来的木棍,把棍子扔给了我,然后过来用力抓住我肩膀想把我搀起来。

“丢下你我这辈子恐怕都会良心难安,而且我也没办法回去跟姜衡大哥交差。”百合一边碎碎念的嘀咕,一边拉起我的胳膊就从她的脖子后面绕了过去,我拽的是左胳臂,疼的我忍不住闷哼一声,我的这条胳膊已经骨折了。被她这么一折腾,疼得我差点骂出娘来。

“男子汉大丈夫,你能不能利索点?难道真的想等死么?”百合不满的唠叨着我,回头望了一眼山坡催促我:“快点!”我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能继续婆婆妈妈,咬着嘴皮硬挺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响声,右手抓起木棍,步履蹒跚的往前慢慢挪动。

刚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好意思完全依在百合的身上,可是走了不过六七步,疼的我就实在撑不住了,我身体的重量终于一点点的从木棍转移到了百合的身上,又走出去七八步远,百合再次回头看向山坡,皱着眉头说:“来不及了,快!我背你!”

“啥?”我愕然的盯着她看,百合极其不耐烦的弓着腰杆半蹲在我前面说:“你敢不敢别墨迹啦?如果你想让我陪你一块倒霉的话。那就随便吧。”

我扭头看了一眼山坡的方向,见到有两个壮汉一脚摸索着爬下来三分之一的坡,心一横,眼一闭,径直趴在了百合并不算宽广的脊梁上,刚刚压到百合背上的时候,她不适应的轻哼一声,身子往前趔趄,差点没摔倒,紧跟着她顿了顿。大概在适应我的重量,深呼吸两口气,两手拖在我屁股上,拔腿朝着对面的小树林里小跑起来。

不瞎说,长这么大我真是头一回被女人背,小时候就连我妈都没背过我,没想到自己的“处女背”竟然让一个刚刚认识两天都不到的陌生女孩给破掉,百合的身高顶多一米六出头,身子骨也很淡薄,尽管她之前有过“背摔”罗权的壮举,可我仍旧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脑袋无力的耷拉在百合的肩头,正好可以嗅到她发梢的味道,清凉的薄荷味,亦如她这个人一般的干练简单,穿过那片稀松的小树林,正对着是一条很浅的小溪,小溪的对过是个不算太陡的山坡。

我估计上了那个坡,我们就可以逃出升天,但问题是上坡肯定消耗体力,以百合目前摇摇欲坠的趋势。就算爬上坡,我们也逃不了多远,肯定会被后面的几个壮汉给抓住。

百合正准备趟水过去的时候,我左右看了看周围,轻声喊住她。伸手指向小溪对面一块凹进去的地方,说:“到那边去,应该可以藏一会儿。”

走近了一看,这地方的确很隐秘,前面有两颗歪脖书不偏不倚的正挡住视线。而山坡下凹进去的地方足足有两米深,勉强算是一个山洞,又有点像我们农村自建的那种菜窖。

百合回头看了一眼,低声说:“他们还没追过来,咱们要躲起来吗?”

我想了想后,点点头说:“脱下来我的一只鞋扔到那个山坡上!然后咱们再下去。”

百合闻言稍微迟疑几分钟,将我一只鞋子脱下来,使劲抛向山坡,然后她先跳下去,又从底下用拥抱的姿势把我给揽下去,我俩如同鹌鹑似的,蹲在地上,紧紧的贴在一块,大气不敢多喘一下。

猛不丁我觉得脸上痒痒的,伸手一摸,指头上全都是鲜血,估计是刚才从山坡滚下来时候碰破了脑门,百合侧头看了我一眼,压低声音问:“你怎么流那么血?”

我伸手摸了摸,有气无力的说:“额头上破条大口子。你想想能不流血嘛,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尽管嘴上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挺担忧的,刚才伸手触摸的时候,脑门上至少破了核桃那么大的口子。要是照这种速度流血的话,我绝对挺不到天黑,就得血尽而亡。

百合咬着嘴皮打量我脑门上的血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上下,声音很小的喃呢:“我身上也没有什么止血的东西,怎么办,怎么办..”

“没事,我挺得住!”我伸手捂着额头,冲她挤出一抹笑容。

因为身后有追兵,我俩一直都没敢动弹。又等了十多分钟,我的伤口仍旧止不住的往外冒血,而外面的追兵也不知道走没走远,百合沉息两口气,看着我说:“你把脑袋转过去。”

“干啥?”我不解的问道。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脑袋别了过去,百合威胁着训斥我:“闭上眼睛不许乱看!”

说完她也艰难的转过身去,我听见她拉开皮衣拉锁的声音,不由疑惑的偷偷转了下脑袋,从背影上。我看到她好像用力在自己里面的衣服上撕扯了几下,然后又迅速把拉链合上,转身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拿着手里的一块类似海绵似的东西和一条乳白色的小带子。她先替我把脸上的血擦了擦,又小心翼翼将海绵按在我受伤的地方,用那根乳白色的小带子把海绵固定住。

我鼻孔里虽说满是血腥气,可隐隐的也能闻到头上那块海绵似的东西上仿佛带着几分特殊的淡淡的幽香,再联想她用来固定我的那条小带子,我忽然心里一动,心说她该不会是用自己的内衣帮我包扎的伤口吧。

想到这儿我不由偷偷的打量她胸口两眼,果然看到她两边的胸脯不对称,左边的明显比右边凹下去很多,见我眼神游离的打量着她,百合柳眉倒竖喝斥我:“看什么看!”

我咽了口唾沫,摇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想多谢你的救命之恩。”那知道一摇头,我顿时间觉得头晕目眩,身体不由瘫软的倚在她身上。这小坑直径也就两米多,我们两个正常人挤在里面,本来就挨的很近,我身体虚弱,就距离她更近了。

百合帮我又摆弄了两下脑门上的伤口后。声音很低的说:“你靠着我先闭眼休息一会儿吧,等天黑咱们再出去,反正时间多过一分,咱们就多一分安全!”

我无力的点点头,现在是真撑不住了,很干脆的把脑袋倚在她的肩膀上,我们在土坑里躲了不知道多久,大约有近一个小时,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这期间我一直都处于半昏迷办清醒的状态。多亏百合负责注意听周围的动静,又过了大概十多分钟,百合推了推我小声说:“上去吧,对方应该已经走了!”

“嗯。”我点点头,艰难的站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的缘故,这会儿我看她都是重影的,和刚才一样,百合先爬上土坑,观察了几分钟后,她才伸手很费力的拉着我的右胳膊将我拖拽上去。

之后我俩坐在地上,都“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百合仰头看了一眼

天空中微微露出嫩芽的月亮说:“咱们是先找地方给你疗伤,还是到藁城区和战友接上头以后再说?”

“都行,要不先去和战友接头吧,我没什么大事。”我心想因为我的事情已经浪费了多半天,不能再继续耽搁了,挤出个笑脸回答,说话的时候一阵风袭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尽管已经是五六月份了,可山里的夜晚仍旧还是很冷的,我身上多处受伤,又流了不少血,抵抗力肯定下降很多,怎么都无法抑止住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

“你很冷吗?”百合察觉到了我身体的不适,低声问道。

“你..你猜呢!啊嚏..”我牙豁子不停的打着架,鼻涕头子更是很不争气的喷了出来,见我冻成这样,百合迟疑了一下,然后身子靠了过来,伸手抱住了我,我们两人就那么紧紧贴在了一起,忽然被这么一个若软的身子抱在怀里,我心底止不住一颤,她的身体很娇柔,仿佛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女孩儿家的香气,我不由得一荡..

随即,我感觉到她的小手很冰凉,身子似乎也在打着摆子,敢情她也是冻得,我正瞎琢磨的时候,百合冷冷的说:“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只是觉得两个人抱在一起比较暖和,而且反正也得搀着你赶路,无所谓什么姿势,你记住,我是你的上司,不许乱想!”

“大姐..我就是想乱想,现在也得有内份心思啊,啊嚏,啊嚏!”我苦笑着叹了口气,又联系打了几个喷嚏,我俩紧紧依偎在一起,慢慢朝山坡的方向攀爬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