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2 又见阎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交待完,大兵就陪同着百合,走进了赌场左侧的一条走廊里,隐约间我看到那条走廊的门口站了两个黄毛蓝眼睛的外国猛男,差不多都得一米九将近两米来高。

“老板..”旁边的服务生,打断了我的观察,声音很她的声音很柔和的朝我弓腰点头,脸上挂着很职业的微笑说:“请跟我来吧。”

他领着我走到一间很大的柜台旁边,朝里面的收银员耳语几句,收银员递给我十张筹码卷,接着那服务生又礼貌的问我:“不知道老板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刚才大兵哥交代,让我安排人陪你四处走动一下。”

“嗯?”我愣了一下,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

服务生见我没说话,抽出腰后的对讲机语速飞快的说了几句什么。二分钟不到就立刻从周围走过来三四个相貌各有千秋的美艳女郎来,我必须承认这几个姑娘都很漂亮,身材也是一级棒,有的性感,有的看上去很清纯。有的冷艳,有的妩媚。

我瞬间想明白了,原来我看见的赌场里面的大多数穿着晚礼服的美丽女人,根本不是赌徒,她们只是这里的陪客女郎,估计就是秦八爷心心念念不忘的那些岛国小妞吧。

出于男人的本能,我一直都比较待见那种看上去模样纯纯的女孩子,不过当瞟了一眼那个正用迷离眼神楚楚可怜望着我的女孩时候,我直接摇了摇脑袋:“不用了,我自己随便走走就好。”

这种风月场,不管是清纯还是冷眼,其实全是伪装出来的,目的只是刺激男人的征服欲,只要你扔一叠钞票,就立刻能让对方在一分钟内脱光。然后在你面前摆出一百多种姿势!

我从不夜城起的家,对于小姐的伎俩不说知根知底,起码也明白个八九不离十,况且百合让我清算一下这家赌场到底有多少赌博机,旁边带着个人总是不方便。

听了我这句话,服务生的脸色没有变化,只是眼神流露出一丝好奇,他挥了挥手,让这几个女孩走开后,又微笑着问我:“老板是不是看不上她们?要不我再介绍几个别的类型给您?”

我摇摇头恶寒的轻笑:“我只是不喜欢女人,如果小哥有空的话,完全可以陪我转悠转悠,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聊聊人生,怎么样?”

那服务生立马打了个哆嗦,冲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老板,我还有别的事情,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再招呼我。”

说罢话,他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得意洋洋的拍怕手,喃呢:“小样,跟我比赖皮。还特么想找人监视我。”

我吹了声口哨,随便走到一台老虎机旁边,拿出一个塑料筹码来,立刻就有侍应生端着盘子过来,给我换了一大把游戏币。又还给我几个颜色不同的小筹码,代表不同的面值。

投了几个硬币,我貌似专著的盯着机器的屏幕数字转动,余光却在不住的打量周围的赌博机,心记都有什么类型。玩了几把都有去无回,我百无聊赖的站起来,又朝一个“俄罗斯轮盘”走了过去。

有时候真的感谢经历,如果不认识陈花椒的亲爹王叔,我兴许永远都不会了解赌场里面的那些器具,更不用怎么玩,正是因为有之前去过“翠屏居”的经验,这些赌具,我虽不说信手拈来,但至少可以勉强玩明白。

从“俄罗斯轮盘”又输了几个价值两万的筹码后,我又朝着一张牌桌走了过去,那张牌桌上正在玩“梭哈”的纸牌游戏,凡是看过香港电影赌片系列的人,应该对这种赌法都比较熟悉。

牌桌上,一共有五个人在押牌,那些人看起来都很财大气粗,随便一把扔出去的筹码都跟我我手里最大面值的筹码一样,一圈下去就是十几万,我暗暗咋舌有钱人真特码多。

我从震惊中冷静下来,又摇着脑袋朝其他牌桌走去。接下来的时间我把赌场里的几种不同种类的赌局都尝试了一遍,什么掷骰子,百家乐,推土机,玩法大同小异。唯一的区别就是吞钱速度的快慢。

可能玩的不是自己钱,甭管输赢,我都没有太大的感觉,一个多小时后,十万筹码被我输的只剩下不到两千。我招呼服务生领着我朝赌场的休息区走去。

这间赌场的规模很大,休息区不光有睡觉的房间,还有个小酒吧,里面的酒水饮料都是免费的,我要了一支啤酒,倚靠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计算刚才的所见所闻,同时透过透明的窗户看向外面的赌场。

通过观察我大致看出了这里的规矩,不少男赌客身边都有赌场里的小姐陪同,既算是服务又像是一种监视,如果客人赢了钱,就会顺手扔几个筹码给这些小姐,就当小费算了,不过也有客人玩嗨了兴起,直接拉着小姐往赌场后面的睡觉的房间走,不管怎么算。这间赌场每个钟头的盈利都是一笔令人咋舌的数字。

“狗日的小鬼子,赚中国人的钱不说,还尼玛盗我们的信息!早晚有一天来场海啸,彻底把岛国从世界地图上抹掉!”我喝了一口啤酒,嘴里喃喃咒骂。猛不丁我看到赌场入口的方向突然走进来四五个人,引起我注意的是那四五个人众星拱月的推着一把轮椅,而轮椅上坐的青年我再熟悉不过,竟然是阎王。

阎王之前被我们毁容了,但是现在看来他应该整过容,模样恢复了七七八八,除了一些比较深的刀口,几乎和过去的模样没差别,那帮青年推着阎王直接走进先前百合和大兵进去的走廊。

我“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也朝着那个走廊走了过去。

走到口的时候,我被两个好像熊瞎子成精似的壮实老外给拦住了。

“先生请出示您的资格证!”其中一个满脸是毛,穿件紧身短袖,胸口高高隆起的老外拦住我,操着字正腔圆的中国话看向我。

“什么资格证?我姐在里面玩牌,我进去找我姐也不行么?”我火气火燎的嚷嚷。

老外不客气的摇摇头:“对不起。没有资格证不允许进入VIP赌坊。”

“那你帮我通知一下我姐可以吗?”我有些着急,阎王这个孙子不好碰,如果今天能够干掉他的话,肯定可以给谢泽勇他们解决一个大麻烦。

那老外油盐不进的再次拒绝:“抱歉,里面的每一张赌桌涉及金额都可能上千万不止。我付不起责!”

“这官腔打的跟我们市委书记一样。”我恼怒的硬往里冲,两个老外直接一巴掌把我推了个屁股墩,旁边马上有几个服务生走过来,将我搀扶起来,还是刚才大兵交代的那个服务生朝我摇头说:“老板见谅,我们赌场有规矩,除非VIP的贵客自己出来,否则就算是警察查牌也不能破坏掉他们的兴致,您稍安勿躁,我帮您联系一下里面的同事。请他们带话。”

我骂骂咧咧的跟随服务生重新走回小酒吧里,等服务生离开以后,我脑子快速盘算起那两个外国壮汉的战斗力,二十多分钟后,有个服务生来找我。带着我走下了电梯,一路把我送出门口。

我在一楼的典当行看到了百合和大兵,刚想问问他们从哪出来的,猛地又想起我现在的身份,老老实实的闭嘴。走到了百合的身后,百合和大兵客套几句,直接领着我离开了典当行。

走进车里,我问百合:“小姐,咱们去哪?”

“先回秦八爷那儿。”百合心不在焉的随口敷衍。感觉好像在想什么心事一般。

我也没多问,一脚油门踩到底,快速蹿出,车开到一半,百合招呼我停车。笑眯眯的问我:“成虎,跟我说说都有什么赌博机。”

“老虎机、拱牌、桥牌、百乐门还有..”我边想边回答。

百合递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说:“我说你记,这里的大厅一共有十三种赌局,分别是老虎机,百家乐。俄罗斯轮盘,blackjack...”她一口气报出了所有赌具的名字。

我愕然的望向她:“小姐,你刚才不是进什么VIP了么?怎么对外面的环境这么清楚。”

“VIP可以看到外面,别打岔,继续记录,其中老虎机三十八台,俄罗斯轮盘八个...”百合白了我一眼继续语速飞快的说道。

等她说完以后,我手写的都有点酸了,朝着她诚心实意的夸赞:“小姐,你这记忆力简直非人,不过我也没百玩,从门口守卫的那两个外国壮汉,大致战斗力和罗权相仿,但是敏捷方面肯定差一截,而且我发现整个赌场里有一种怪异的香味,那种味道让人闻着很入迷..”

“嗯,观察力不错,你闻到的香味是加入罂粟壳的檀香,偶尔闻闻提神醒脑,但是闻的久了会产生很强烈的依赖性...”百合微笑着回答我。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我们车的后屁股就被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猛地撞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