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 我要嫩死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的车屁股猛地被人从后面“咣”的撞了一下,百合不受控制的身子前倾,我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百合,回头朝后面望了一眼,见到一辆黑色的本田车狠狠的扎在我们身后。

可能是因为本田轿车的吨位没有“牧马人”大,那辆车并没能给我们造成什么实质伤害,自己的车前脸反而被掀翻了,旁边还有一辆看不清楚标志的越野正呈合围的架势朝我们靠近。

“姐,坐稳了!”我赶忙坐会驾驶座,发动着汽车踩足油门就飙了出去。

百合显然也有些火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把“大黑星”递给我说:“拿去防身!”

我接过枪,狞笑着说:“估计是和昨天偷袭咱们的那帮狗崽子一个窝棚出来的,操特妈的,不还手真当我没长手似的,百合姐,我能不能从市区开枪?”

百合皱了皱眉头摇头:“尽量不要,我不想破坏掉计划,当然如果危急生命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的。”

“懂了,好嘞!”我舔了舔嘴角,继续狂踩油门,同时透过反光镜看向后面追击的两辆车,没猜错的话应该还是成都军区的那帮家伙,只有他们昨天见过我。别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回石市了。

“牧马人”的提速很快,再加上我们现在行驶在人迹罕至的快速道上,我要是想甩掉他们的话,几乎不用费什么劲,如果放在昨天之前,碰上这群“兵爷爷”我的第一想法肯定是逃之夭夭,不过现在嘛,有六班和罗权给我撑腰,我真有点跟对方一比高低的想法。

当然硬拼我肯定不是对手,对方两台车,至少得有五六个人,要是普通军人还好点,万一是经过特种训练的话,我还不够给他们塞牙缝,况且我的左胳膊上还固定着夹板,就算两手健全也不一定整的过他们。

电光火石之间我生出来一个特别疯狂的主意,把车子靠到路边停下,冲着百合说:“姐。你下车一趟,看看咱们轮胎是不是爆了,放心吧,他们暂时追不上来!”

百合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等她刚出去,我猛地把油门踩到最大,直接“嗖”的一下蹿了出去,百合从后面撵了两步大声叫骂,我伸出脑袋喊叫:“如果我不死,会去八爷那儿跟你碰面的,你快躲进路边的地里去吧!”

百合恨恨的跺了跺脚,还算懂事的钻进了路边的麦田里。

等她的身影彻底消失,我才自言自语的嘀咕:“师娘,我不能带着你一块冒险!要不然结巴怪肯定得跟我绝交!”

我断定后面的人十有八九是冲着我来的,他们应该不会避重就轻的去抓百合,所以把车速放的很慢,只等到那两台车出现在反光镜里,我才狂踩油门,他们卯足劲的从后面追我。

眼瞅前方出现一个急转弯,我又透过反光镜看了一眼紧随在我们后面的两辆车,嘴角微微上翘,将安全带系牢后,喃呢:“追了老子好几个月。今天我就陪你们好好耍耍!”

距离急转弯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我猛地踩下刹车,同时拉起手刹,要知道当时的车速至少在一百二十迈以上,突然减速,其实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我屁股底下的“牧马人”原地就来了个七百二十度的大转弯,橡胶轮胎摩擦着路面发出“吱吱”的声音...

后面那两辆车肯定想不到我会这么狠,压根来不及减速,本田小轿车拼了命的打方向盘,直接飞出了公路插在路边的麦田里,而那辆越野车则擦着“牧马人”的车身。“咚”的一下撞断急转弯的指示牌,车身翻了过来。

“谢天谢地,狗日的胡金当初教我的这招果然好使!”我心有余悸的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当初我刚学开车的时候,胡金告诉我,汽车在高速行驶下,突然刹车,只要不动方向盘的话,会原地转弯,也就是大家平常从电影里看到的原地“漂移”。

我的本意是借着“牧马人”旋转的力度扫飞那两辆车,没想到他们那么怕死,反而自己出了事故,刚才那么快的速度,这俩车一个飞出公路,另外一辆翻掉,里面的人就算不死,我估摸着也得重伤,我深呼吸两口,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攥着百合刚才给我的手枪走了下去。

我先蹑手蹑脚的走到那辆翻掉的越野车跟前,看到越野车的玻璃渣子碎了满地,车底从中间断裂开,里面一共有仨人。此刻全都浑身是血,紧紧闭着眼睛,生死不明。

至于插进麦田里的那辆车,更不用说了,整辆车完全变形,里面人活着的机率更小。原本我是打算一走了之的,后来又一寻思,他们其实也怪可怜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深仇大恨,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琢磨了几分钟后。我扇了自己一巴掌咒骂:“什么时候才特么能改掉心慈手软的坏毛病!”

我又从驾驶座里跳出来,跑到那辆翻了的越野车跟前,费力把车门砸烂,将里面的三个人全都拖了出来,完事后我瞅着那三个进气多、出气少的青年叹口气说:“同位军人,咱们也算是战友,理应互相照拂,没想到却拼的鱼死网破,哥几个没能死在战场上马革裹尸,却成为某些领导的泄私仇的工具,是你们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生死有命,希望你们吉人天相吧!”

叨叨完,我准备打算离开,猛不丁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有点类似收音机信号不好的那种感觉,不由停下了身子。这种声音我一点不陌生,是兑奖台子的声音,在卫戍区的时候,姜衡让我们越野训练,往往都会一个人配一台对讲机。

我狐疑的走到那三个青年的跟前,从嘴边上的那个家伙胸口摸出一部烟盒大小的对讲机。对讲机上沾满了鲜血,听筒的地方正发出“沙沙..”的声音,我轻轻摆弄两下,听到那头很急切的呼叫:“A组,A组,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A组A组..”

我吐了口浊气,冲着那边森冷的说:“他们回不了话了,或许永远都没办法开口了。”

那头的人立马炸了,气急败坏的怒吼:“你是谁?”

“我是谁?呵呵..”我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或许出于“兔死狐悲”的缘故吧。

我沉默了几秒钟后说:“我叫赵成虎,是卫戍区雷蛇六班的一名普通战士,这次跟随我们领导出来做任务,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你们的目标,但是想告诫你们一句,不要再对我动手了。我不愿意跟自己的战友交恶,还有麻烦联系你们的上司,这趟任务是为内勤处出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如果你们还要继续的话,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你们的战友在藁城区快速路口,如果你们速度够快,或许还有的救。”

说完后,我把对讲器抛在地上,转身朝着“牧马人”走去,对讲机里一片沉默,不知道是对面的人关掉了,还是又在使什么别的伎俩,总之我现在心里坦荡荡的,至少我没有违心。

驱车返回栾城区,我直奔秦八爷的“华洋百货”,路上不住的琢磨待会见到百合应该说什么道歉。因为之前来过一趟,那个服务员没有阻拦,直接朝我指了指楼梯口。

“麻烦问下,白天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子来过没有?她受伤没有?”我轻声问道服务员。

服务员点点头说:“她是十分钟前来的,没看出来哪里受伤。”

“谢了。”我这才松了口大气,百合安然无恙。就比啥都强,我沉息两口气,走向秦八爷的办公室,因为太过紧张,我忘记了敲门,直接推门闯了进去。见到秦八爷端坐太师椅上,正跟百合说着什么。

“百合姐..”我心虚的拱腰。

“晚点再跟你算账!”百合瞪了我一眼,看向秦八爷礼貌的说:“八爷您继续说..”

秦老八也不知道正讲什么呢,一脸猥琐的笑容,同时拽起自己的两条裤腿,我看到他小腿上两边各纹一条鲤鱼。颜色一红一黑,左边的鱼头朝下,右边朝上,面目狰狞,很是骇人,懒洋洋的瞥了我一眼。问百合:“小百啊,你知道我这纹两尾锦鲤的意义么?”

百合摇摇头,我同样也好奇的看向秦老八,心说难不成这老货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曾经走过一段腥风血雨的岁月,可是不对啊,他不是外勤处在石市的总负责人嘛。

“你想知道吗小崽子?这事儿可跟你息息相关哟..”秦老八瞟了我一眼。

“想!”我老老实实的点头。

秦老八一下子喘上了。牛逼闪闪的朝我咧嘴:“先喊声爷爷听听..”

“爷爷!”我心一横,捏着嗓子低吼。

“我出生在1973年3月16日。”秦八爷嘬了口玉石烟斗,鼻孔里喷出袅袅清烟,咽了口唾沫道:“我是双鱼座的...”

“别拦着我百合姐,我要嫩死他!”我愤怒的扑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