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5 狠狠的打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到马上可以打脸江梦龙,我的心情是澎湃的,可又一想到我们“王者”竟然成为这次外勤处做任务的赞助商,我的心情瞬间变得比上坟还要沉重。

能和外勤处这种国字号的单位挂上钩确实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别说什么路虎、牧马人就算是凯迪拉克、兰博基尼我也在所不辞,可关键是这次外勤处勒令“王者”捐车,并没用自己的名头,而只是借着HB省一个可有可无的清水衙门征召的。

花了二百万换来一个屁用不管清水衙门的青睐,疼的我心口都直哆嗦,我甚至差点按耐不住想要跑回“王者”去问问到底是哪个傻二逼这么败家。当然这一切我只能从心里想想。

百合告诉我,江梦龙这会儿正在开会,让我到市政府的大门口等他即可,我到地方以后左等右等,熬了足足能有两个多钟头,愣是没瞅见江梦龙的人影,我有些着急的冲着车内的对讲机问:“百合姐,这江梦龙是给咱们甩脸子么?”

那头的百合沉默一会儿回答:“江梦龙很狡猾,估计是想给你来一招下马威,问题是咱们还没办法。人家冠名堂皇的用正在研究民生大计当幌子,再耐心等等吧。”

“姐啊,我能不能冲进大院里,直接把他捶成猪头?”我咬牙切齿的咒骂,当然我也就是过个嘴瘾,以江梦龙的级别别说王者,就算是天门的张竟天过来也不可能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百合笑着说:“我本人很支持你这种想法,外勤处也肯定不会为难,不过你得考虑清楚,你离开石市以后,你的组织能不能承受的起江梦龙的怒火,如果你觉得没问题,那就放手干吧。”

“..”我一阵无语没,没别的法子,我能继续耐心等候,一直等到将近下午,江梦龙这个王八犊子仍旧没有现身,午后的阳光透过车窗斜照在我脸上,弄得人格外的慵懒,不知不觉我居然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睡的正香的时候,猛不丁听到有人喊我,我赶忙抹了抹哈喇子仰起脸寻找。

“赵成虎,你还在车里吗?听到回话,听到回话..”车载对讲机里传出百合焦急的声音。

“啊?我在..怎么了姐?”我赶忙揉了揉眼睛回应。

百合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埋怨道:“干什么去了?喊你半天也不回话,刚才江梦龙在办公室等你,结果没等上,他现在在锦江酒店设席招待你,你快过去吧,记得一定要克制自己的脾气,你可以骂他、嘲讽他,但是一定不能动手。”

“之前不是还说可以动手的嘛..”我略微不满的嘟囔着,发动着汽车朝锦江酒店出发了。

到达地方以后,按照百合给我的房间号。我径直推门走了进去,进去前我还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光彩照人,怎么说也算是衣锦还乡,绝对不能让江梦龙小看了。

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方很上档次的石料圆桌,桌上摆放了几盘很精致的菜肴,桌边周围坐了四五个白衬衫、黑西裤的中年人,正在轻声细语的交流,看造型这些人身份应该都不俗。我估计不是某局局长就是某办的主任,江梦龙一脸儒雅笑容的坐在主位上正时不时的跟旁边的人细语几句。

被我这么一个不速之客突然打搅,圆桌后面的那些人全都扭脸看了过来,江梦龙也好奇的抬起脑袋,当跟我的眼眸对上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止不住颤抖两下,紧着眉头立马紧锁,别过去脸装作一副不认识的模样。

一个看起来像是秘书的小青年不满的问:“你找谁?”

“找他!”我咧嘴一笑,大大咧咧的坐到一张空椅子上,指了指自己西服上的胸针,盯盯的看向江梦龙说:“江书记你好,外勤处应该给您通过电话的吧?我叫赵成虎,是这次行动的联络员。”

“你是联络员?”江梦龙放下手中的茶杯直接站了起来,如果说刚开始看到我时候,他只是有些好奇的话,那么现在的江梦龙则完全变成了震惊,眼神中除了惊愕还带着少许的慌忙。

“是啊,想不到吧?我其实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用这种方式和江书记您把酒言欢,说老实话我也挺不乐意叨扰江书记的。”我耸了耸肩膀,压根不拿自己当外人。很随意的抓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吧唧嘴:“松鼠桂鱼,这菜味儿真棒!”

江梦龙的眼珠子来回转动几下,最终又满满坐下身子。跟左右那些中年人彼此对视一眼,江梦龙干咳着举起酒杯朝我道:“特派员旅途劳顿,我代表石市的全体同仁表示欢迎!”

“欢迎,欢迎!”桌边那几个穿白衬衫的中年人也纷纷举起酒杯朝我伸了过来。

我放下筷子,懒洋洋的瞅了瞅面前空荡荡的高脚杯。半晌没有动弹,旁边那个秘书似的青年赶忙抓起一瓶红酒替我倒上半杯,我这才玩味的抓起杯子,先是瞟了一眼举着酒杯的江梦龙,接着又看了看那些陪席的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仰头直接“咕咚”一口咽了下去,整的他们好不尴尬。

“你..”江梦龙愠怒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可能是考虑到眼下情况不合适,他推了推金丝眼镜框,硬撑出一个笑脸道:“特派员是不是渴了?要不要帮你上壶好茶?”

“不用,不用,江书记别多想..”我故意摆出一副愣头青的模样,微笑着说:“我就是单纯不想跟你碰杯而已。”

百合说过我可以骂娘,也可以羞辱他,唯独不能动手,所以我琢磨了半天,才想到用这种方式狠狠的打他脸,果然我说完话,江梦龙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就跟挨了一巴掌似的难看,我夹了一口菜,乐呵呵的抹了一把嘴上的油渍说:“不想喝的酒我先干为敬,不想见的人我笑脸相迎。”

江梦龙再次“腾”一下站了起来,两眼死死的盯着我。我面色无惧的笑着看向他,甚至还故意把眉毛扬动两下挑衅。

此刻我心里就一个念头,盼着江梦龙跟我动手,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暴揍丫一顿,狗日的最好能恼羞成怒把我们这次行动偷偷告诉岛国人,告诉这次的目标康正熊,或者是吴晋国,那样的话,我想不需要我动手,外勤处的首长就得扒掉他的皮。

我打着我的小算盘,对面的江梦龙肯定也有自己的主意,我们对视了几秒钟后,江梦龙推了推眼镜框笑了,朝着我翘起大拇指道:“特派员果然是年少有为,快人快语啊!”

“不不不,我这种人说的好听点叫睚眦必报,说难听了就是小肚鸡肠,对我好的人,我砸锅卖铁的挺他。害过我的人,我拆房子卖地去整他,江书记也别多想,咱们过去毕竟是朋友,嘿嘿嘿..”我摆摆手,举起酒杯敬向江梦龙:“刚才跟您开玩笑呢,您不会真生气吧?”

江梦龙面不改色的笑着摇头:“怎么会呢,咱们毕竟是朋友嘛,老钱、老许,你们吃饱了没?吃饱就到金融街去走访走访,我听说金融街最近发展遇到了瓶颈,能帮忙的地方一定不要吝啬。”

圆桌周边的几个中年人纷纷起身,半真半假的跟我辞别,离开了包房,屋里瞬间只剩下我和江梦龙两个人,我低头夹菜吃饭,江梦龙捧着酒杯怔怔有神的盯着我看,气氛说不上的怪异,江梦龙刚才言语中的意思很明显,他在拿金融街威胁我?

“江书记,上面的命令你大概也知道了,我再重申一遍,我们这次的目标是康正熊,晚上或者明天中午劳驾您设宴把他邀请出来,至于您和康正熊是敌是友,我不关心,我只知道国家荣誉高于一切,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我和你,我肯定不会走漏消息,如果任务失败。呵呵呵..”吃的七八分饱的时候,我抿了抿嘴唇,看向江梦龙说道。

江梦龙“嗯”了一声,脸色平静的回答:“我懂!”

“那就多谢江书记设宴款待了,我先告辞了!”我拍拍屁股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猛不丁扭头看向他轻笑问:“江哥,极乐会所的生意还好吧?每天的成交金额一定甩金融街好几里地吧?”

狗日的敢用金融街威胁我,我就拿“极乐会所”还击他。

江梦龙脸色骤然变冷,低声喊我:“成虎,如果不忙的话,咱们可以聊几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