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6 意想不到的碰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梦龙脸色骤然变冷,低声喊我:“成虎,如果不忙的话,咱们可以聊几句吗?”

我立在原地冷眼瞟着江梦龙,他脸上挂着“真挚”的笑容,至少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我想了想后,又重新坐回他身边,把玩着筷子点头:“当然可以,不知道江书记还有什么吩咐?”

江梦龙摘下来脸上的眼镜框放到旁边,冲着我说:“成虎啊,我想咱们之间一定存在着误会。当然谁是谁非,三两句话肯定也解释不清楚,就当是我的不对,今天老哥给你赔不是了。”

说着话,江梦龙举起酒杯,很是豁达的仰头灌了下去。

我当时就懵逼了,之前想过江梦龙可能会恼羞成怒的骂我,或者是威胁,甚至是利诱,但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跟我来这一出,赤裸裸的苦情戏弄得我进退不得,况且以他的身份地位。能跟我道歉的话,绝对算得上“屈尊”。

我咽了口唾沫,赶忙摆摆手捧起高脚杯:“江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年龄小,过去是我不懂事,总分不清楚个眉眼高低,说实话如果不是您宽宏大量,我们王者估计早就解散了,这杯酒应该我敬您。”

江梦龙的脸色稍稍缓和一些,朝着我低声问:“老弟啊,我比较好奇,你是怎么跟外勤处扯上关系的,据说外勤处马上就归政治部管辖了,这事是真是假?”

妈的!真是个老狐狸,刚特么没好两句就开始套我话了,我懵懂的摇摇头说:“江哥,不是我装逼,您这俩问题,我一个都回答不上来,怎么进的外勤处,我倒现在就和做梦一样,外勤处到底是干嘛的,我也不清楚,至于外勤处会不会归政治部,我更是两眼抹黑,不怕您笑话,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大的领导就是我们外勤处的副处长。”

我半真半假的跟江梦龙胡扯着,这种时候我必须装,还得不漏痕迹的往大了装,之前姜衡告诉过我,外勤处的处长仍到地方上至少也是副省级待遇,那么副处长我估摸怎么着也得比个市区一把手强,至于外勤处到底有没有副处长,姓王还是姓李,那就不是我操心的事喽。

“你见过外勤处的副处长?”江梦龙一脸的愕然。

我憨乎乎的点头道:“是啊,刚进去的时候副处长给我们开的会,教我们射击和擒拿,怎么了江哥,你也认识我们王处长?”

江梦龙干笑着摆摆手说:“我怎么可能见过那种人物,别看我们级别一样,但你们处长可是顶着国字号。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样吧成虎,我这个人性子直,也不跟你兜圈子了,以前的事情咱们彻底遗忘,今天王者一定会成为市里的重点扶持对象。也希望你能完全忘记极乐仙境的事情如何?”

“那敢情好,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往后我们王者全靠老哥照拂啦!”我窃喜的举起酒杯跟江梦龙干了一个,同时在心里不住的咒骂,真是条老奸驴。过去当我是根草是因为这孙子知道我没权没势,就算检举告发,估计也不会有人受理,现在他可能觉得我有背景了,才想着法的维系我。

跟江梦龙絮絮叨叨的聊了半个多钟头,我们商量好明天抓捕那个康正熊的细节后,我就离开了,返回宾馆的路上,我在脑子里盘算江梦龙刚才说的那些话,归根到底他是害怕我拿“极乐仙境”说事。

这样看来他估计应该很快会解散“极乐仙境”,不行!我得抓紧时间联系林昆,要不然白白错过一次整倒江梦龙的机会不说,兴许还会耽误了林昆的晋升,想到这儿,我不由加大了踩油门的速度。

快到宾馆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又放缓了速度,妈的!忘记第九处现在可不止是林昆一个人,还多了个朱厌,那这次晋升的机会到底给林昆还是给朱厌,林昆跟我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这些年大家风雨同舟,朱厌和我亦师亦友,不止一次的救过我的小命。更是王者的保护神,这一碗水要是不端平,保不齐会闹出什么内讧。

我苦着脸走回房间,百合和秦八爷正从我房间里聊天,见到我回来了,秦老八瞥着嘴问:“一副死了老爸的表情。是不是任务谈崩了?小百合你看我跟你说啥了,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你信不信我把你胡子全拽光?”我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坐到床上,冲着百合说:“明晚上八点半国际宾馆,666房间,康正熊会准时来碰头。”

“成虎。你怎么了?”百合担忧的问我。

我叹了口气说:“碰上糟心事了,而且还和你前未婚夫有关系。”

“咦?什么事情,说来听听..”秦老八马上跟个“事儿妈”似的凑了过来。

我歪歪嘴冷笑:“想知道不?想知道咱俩拜把子,以后你是大哥,我是二弟。”

“不许没礼貌!”百合推了我胳膊一下训斥。

秦老八很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无所谓,想拜咱就拜。戏文上说拜拜子讲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我上个月刚检查出来肝硬化,你确定还要跟我拜么?”

我让他怼的愣是半天没憋出一句屁,长这么大只有两个人能把我整的服服帖帖,一个是我师父狗爷,另外一个是天门的军师文锦,没想到现在又多出个秦老八,这仨家伙哪个都比我赖皮,比我狠。

“算你狠!”我无奈的剐了秦老八一眼,将我心里那点小九九跟他们说了一下,当然我没具体指江梦龙,只是说某高官,毕竟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拿着我这个消息私自去立功。

等我说完,好半晌,百合和秦老八都没吱声,百合不说话或许是因为朱厌的缘故。可话痨似的秦老八也不言语,我就有些想不明白了,我捅咕了秦老八两下问:“喂,百科全书,你帮我支个招呗?”

秦老八好像睡着似的,吓了一跳。“跐溜”一下蹿了起来,两只三角眼盯着我呼天喊地:“简直要逆天啊,你们王者这是要干嘛?一个小小的地方社团,竟然拥有两名第九处成员,再带上你这个外勤处编外人员,你们打算征服整个HB省么?不对,你们是想要雄踞整个北方吧?”

“光羡慕贼吃肉,不见贼挨打,你知道我们这帮人都经历什么才能混到这样不?再说了,我们也没干啥违法乱纪的事儿,成虎基金会知道不?石市谁不说好?那是我们王者的!”我自豪的昂起脑袋,猛不丁想起来我是求助他的,赶忙软下来,贱嗖嗖的搀住秦老八的胳膊摇晃:“八爷,您老英明神武,给小子想想辙呗,您说这种情况,我应该怎么选择?”

“为嘛要选择?难道他俩个有矛盾?不能一起完成任务?谁也没规定一项任务只能由一个人完成吧?”秦老八用看白痴的眼神瞟着我,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脑勺:“就这智商,只能回农村插秧!”

“您老教训的对!”我欲哭无泪的狂点脑袋,之前陷入了牛角尖,总在考虑选他俩谁,却忘了他们既然是一个组织,为啥不能同时进行。扳倒一个市的一把手,那功劳绝对够他们都往前迈几步。

百合从旁边静静的看着我和秦老八唠嗑,突然幽幽的出声:“把这次机会给你兄弟吧,如果你兄弟真的能够顺利上位,希望他放朱厌离开,朱厌是风,喜欢无拘无束,市长和平民之间选择,朱厌一定会选择做平民。”

“百合姐..”我哑然的看向她。

百合笑了笑,咬着嘴皮说:“朱厌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浪子,四海为家,行走天涯,过去因为他背负着复仇的使命,始终没办法做真正的自己,现在又因为你,如果有可能,给他一份自由。”

“嗯。”我重重的点了点脑袋。

百合吐了口浊气道:“陪我出去走走吧,我想看看他生活的城市,也许这样可以离他更近一些。”

“好!”我没有任何废话,和百合一块走出了房间,秦老八从屋里不爽的嘟囔:“都走了,谁陪我吹牛啊。”

我发动着汽车载着百合朝着桥西区的方向驶去,桥西区一直都是王者在石市的大本营,走出去没多远,我突然发现我们被跟踪了,后面几辆白色的北京现代如影随形的跟在我们身后。

“姐,咱们又被狗跟踪了!”我压低声音冲百合说道。

正说话的时候,吊在我们后面的一辆白色现代车突然超过我,原地一个“神龙摆尾”摩擦着轮胎横挡在我们前面,紧跟着后面的几辆现代车也呈“品”字形将退路彻底堵死。

百合递给我一把“大黑星”声音很轻的叮嘱:“小心!”

这个时候,前面那台车里跳下来两个人,当看清楚他们长相的时候,我先是一愣,接着兴奋的跑下车,跑过去跟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我怎么也没想到王兴和伦哥会突然出现。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尼玛的,吓死哥了!你们咋好好跟踪上我的?”我从王兴的胸口怼了一拳头问道。

“这车是前几天省里一个清水衙门强迫我们赠送的,当时我突发奇让人想往轮胎里面装了几个监控器,今天山鹰堂的兄弟突然汇报说是看到一个长得很像你的青年开这车去了市政府,所以我们就跟踪上了,没想到真是你小子!你个狗篮子,又玩这出,丢下兄弟们,一个人消失。”伦哥也从我胸口上怼了一拳头,说话的时候嗓子有些沙哑,其他哥几个眼圈也红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