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9 通情达理的贤内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菲半推半就的诱惑简直比任何烈性的药物来的更催情。

我咽了口唾沫坏笑:“咱们完全可以洗完澡再来一次嘛,昨晚上做梦我都梦到咱家念夏和我说想要个弟弟,你忍心拒绝吗?”

“坏人..”苏菲娇嗔的垂下脑袋,泛着潮红的脸颊如同一只熟透了的小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啃上两口,我忘我的把嘴巴凑向了苏菲的香唇,我们两个如胶似漆一般紧紧交缠在一起。

外面微风乍起,室内却春意盎然,小别胜新婚的甜蜜根本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的清楚,一个多钟头后。苏菲如同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我怀里,葱白的小指头从我胸口轻轻画着圈圈,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三分懒散、七分满足。

“吃饱了没我的女王殿下?”我的手掌在苏菲光滑的后背上轻轻的摩娑。

“三三,你胳膊受伤了,刚刚回来的时候还抱我,咋那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盯着我胳膊上的夹板,苏菲三分埋怨七分撒娇的往我怀里又拱了拱脑袋。

我刮了刮她的鼻子打趣:“爱的力量,你永远不会明白一个男人面对自己女神时候,那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勇猛。”

“切,明明是耍流氓的力量..”苏菲的小脸蛋顿时红到了脖子根,白皙的皮肤上透漏着一股清雅的香味,让我瞬间再次亢奋起来,恨不得再来个“二连击”。

苏菲揽着我的脖颈,娇羞的问:“这次你回来住几天?不许骗我,更不许不辞而别,只要你实话实说多久我都可以等着你。”

原本我正兽血沸腾,恨不得提枪再上马,听到苏菲的话,顿时间理智立即占据大脑,我叹了口气说:“本来我是计划明天下午我再和你见面,晚上就离开的,没想到今天会这样,明晚上吧,我可能就会走。”

“明晚上就走?”苏菲的嗓音骤然提高,脸色也变得慢慢黯淡。失落的点点头说:“好,我等着你,不管多久我都等着你,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不问也不想。”

瞅着苏菲的强颜欢笑,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媳妇,要不你骂我几句吧,你这么通情达理,弄的我心里特别难受。”

苏菲扬起脑袋,小嘴从我脸上亲了一口娇滴滴的说:“我为什么要骂一个负责任、有情义的好男人?如果我老公在外面吃喝嫖赌抽,兴许我就抱着孩子离开了,可他不是,他有家不能归,一个人受罪流泪,情愿自己忍受孤独和痛苦也要让他在意的所有人过得好,这样的傻子打着灯笼也难找,我怎么忍心去指责他一句不对?”

“媳妇..”我鼻子一酸,搂住苏菲很没出息的掉下了眼泪,我苦。她又何尝不苦。

苏菲就像小时候我受委屈一样,轻轻的拍打着我的后背安抚:“傻三三,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大概都知道,我知道你扛下来这件事情最重要的还是为了保全雷少强对么?不然雷少强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发了疯似的为王者开疆扩土,人心换人心。如果没有你的肝脑涂地也不会换来他的鞠躬尽瘁,我为我男人自豪。”

“可是我陪你在你和孩子的身边真的太少太少。”我内疚的抽了口气。

苏菲抿嘴笑着点头:“对呀,但是我一点都不气,只有让你心里内疚,你以后才会加倍的对我们娘俩好。其实过去我也挺不理解你的,总觉得你是在故意避着我,现在我想明白了,我的男人既然有雄心壮志,我为什么不能替他插上翅膀帮他飞翔?”

我愕然的望向她,一直以来都以为苏菲的心里肯定满满的全是埋怨,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宠着我疼着我,我的泪水再次从眼眶里打转。

苏菲依偎在我的肩头轻声说:“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不开心了可以哭可以闹,可以找个温暖的怀抱,可是男人什么都做不了,心酸难受的时候,除了点上一支烟使劲嘬两口,告诉自己明天会更好,然后迈开腿继续往前走。如果这种时候她的女人都不能成为最后的怀抱,不是要把男人逼死么。”

“老婆,对不..”我百感交集的小声喊她。

“不要说对不起,我永远不会和你没关系。”苏菲伸出一根指头按在我的嘴上,摇摇头说:“你要称王,我就陪你披荆斩棘大步向前,你厌倦了,我就伴你粗茶淡饭卸甲归田。”

“咳咳,那我要是还想再要个儿子呢。”我臭不要脸的轻吻在苏菲的额头上,此时我的心情太过澎湃,必须得通过这种方式转移一下,要不然我真怕自己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起来。

“讨厌,没正经!”苏菲把脸枕在我胸口,纤细的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喃声:“以前总以为天下最好听的情话,就是跟你一起走到了今天,还能让你知道我比初见钟情更喜欢你,我知道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脾气暴躁,觉得自己长得不够帅气,但其实啊,你已经很好了,也已经不能再帅了,就算有了白头我也一样看不厌,还是跟当年看到你一模一样,一眼看到,就喜欢得不行,喜欢到此生再不会不喜欢了”

盯着苏菲那双透亮的眸子,我俩的嘴唇再次紧紧贴在一起。

次日清晨,我是被手机的响声吵醒的,我睁开惺忪的眼睛瞟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不由坐了起来。苏菲星眼朦胧的接起来,接着满脸懒散的将手机递给我“找你的。”

电话是百合打过来的,我“哼哼哈哈”的应了两句,摁掉手机,抱住吴红光滑的脊背一语不发,十多分钟后,苏菲发出轻微的鼾声,我才蹑手蹑脚的起身下床。

从卫生间洗漱完出来,我看到苏菲依然在沉睡,我换好衣裳,慢吞吞的走到门口,极其不舍得又望了一眼床上的苏菲,此刻苏菲刚好转了个身子,背对着我,我知道她一定没有睡着,只是不愿意眼睁睁的看我离去。

“等我,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你身边,下次归来,我就不走了!”我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嘟囔着走了出去,当关上门的一刹那。我看到苏菲的后背剧烈颤抖起来,那一刻心仿佛被刀子扎一样的难受,我知道这个嘴上总是说着无所谓的女人,哭了。

走出房间,我的心情沉重的难以形容,揣着口袋按下电梯按钮,王者现在的总部在金融街最高的二十一层楼上,整栋大厦都归王者持有,除了底层是几个金融公司外,十层往上就是王者各个部门的办公室,最顶层的二十楼和二十一楼是骨干成员的房间。

我倚靠在电梯的扶手上,脑子里心乱如麻,“当逃兵”的念头不止一次飘过我脑海,我现在是真不愿意再回京城了,就想带着苏菲和念夏去南方找个山清水秀的小城市终老一生,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远的不说,单是那些陪伴我一路走来的兄弟,我就不能撒手不管,要么卫戍区从混出人样正大光明的回来。要么..

“没有第二条,我只有一个选择,王者归来!”我攥了攥拳头狠声低语。

电梯门“叮”的打开,我迈腿走了出去,同时仰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厅,猛不丁瞅见大厅里整整齐齐站了两排身着白色西装的短头青年时候,我吓了一跳。

当看清楚打头的那些人时候,我会心的笑了。

伦哥、王兴、胖子、唐贵、刘云飞站的笔直的望着我,所有人齐刷刷的朝我弓腰:“三哥!”

“一帮傻篮子!”我捏了捏酸楚的鼻子,朝他们伸开双臂,大家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强子带着胡金、洪啸坤和白狼正在返回石市的路上,估计中午能到,晚上我盯好饭店了,大家不醉不归!”伦哥凑到我耳边轻声喃呢:“朱哥说的,特许你今晚上陪着兄弟们好好的醉一场!”

“他说有个屁用,这事儿关键还得看..呃?朱厌跟我上司破镜重圆了?”我猛地觉察过来。

“不知道,待会你自己问问呗,他俩这会儿在门前的那辆路虎车里呢,对了,你的美女上司要求我们全力配合你们今天的行动。我已经安排兄弟们出发前往藁城区了。”伦哥拍了拍我的后背说:“幸亏你回来的消息我们压住了,要不然今天绝逼热闹,杜馨然和陈圆圆估摸着也很想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