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 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阎王!”当看清楚视频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家伙面孔时候,我恨得牙根都痒痒,真想马上钻进手机里。

见我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百合轻声问我,你认识轮椅上那个男人?

“太认识了!”我呼吸不由变得急促起来,每次见到阎王的时候,我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后悔当初的心慈手软,终归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家伙令我感到威胁。

视频里的气氛极其压抑,蔡鹰被吊在房顶,脸上的眼镜框早不知道丢到哪去了,旁边的老太太双手伏在地上。表情痛苦的朝着坐在轮上的阎王磕头,老泪纵横的模样叫人看着就于心不忍,她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阎王面无表情,嘴角邪恶的上扬,周围那些小青年一个个嬉皮笑脸,感觉像是在看马戏表演,没有半丝的怜悯之情。

“八爷,可以把音量调大么?”我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炸了,那帮畜生难道家里就没有老人长辈儿么,让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跪在自己面前磕响头也不怕天打雷劈。

八爷点点头将手机音量放大,里面传出老太太的哀求声:“求求你们了,不要再打我孙子,我孙子很可怜的,他爸爸妈妈走的早,他老婆去年也出了车祸,孤苦伶仃,如果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我替他道歉,你们要打就打我吧。”

老太太的口齿很不利索,还夹杂着浓重的崇州口音,但我基本上可以听懂她说的话,本身看到蔡鹰满身是伤的被吊在吊扇上,我近乎已经暴走,可是又听到他太太说“他老婆去年出车祸”这句话的时候,我出奇的平静下来。

蔡鹰的老婆和陈二娃的母亲之前就是被阎王给弄死的,为了陷害我,说起来蔡鹰这些年虽然没有为王者立过什么汗马功劳,但是也算兢兢业业,他不欠我任何,相反是王者欠他一笔人情。

任由蔡鹰奶奶泪眼婆娑的哀求。对面的阎王就是不动声色的冷笑。

老太太一边哭,一边冲着地面磕头“咣,咣,咣“的三个响头,每一下都像是撞在我的心头,我疼,既心疼老太太,也心疼被吊着的蔡鹰,老人的额头明显的肿了起来,两手抱在轮椅上的蔡鹰双腿哭泣:“我求求你了,不要打我的孙子啊,求求你,呜呜呜..”

“奶奶,你起来!别求他,我没事!”吊在电扇上的蔡鹰可能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满脸是血的冲着自己奶奶喊叫,老太太哭,他也跟着哭,那副画面简直让人心都要碎了。

好半晌阎王才有了反应,他像个变态似的“嘿嘿”笑了两声,朝着蔡鹰说:“做人别那么较真,我再问你一遍,赵成虎离开崇州以后去了哪里?他是怎么进入外勤处的,在外勤处又是什么职位?只要你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我保证不会再折磨你,而且送你五百万现金和两张去美国的机票,如何?”

阎王的声音格外的沙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谁捂着他嘴巴在说话,听得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此时的蔡鹰满脸都是血污,眼睛更是让打的睁不开。他“呸”的吐了口唾沫低吼:“省省吧废物,别说老子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那咱们换个问题,赵成虎这次回石市是打算干什么的?”阎王歪了歪脖颈,点燃一支雪茄烟,似笑非笑的看向蔡鹰。

我当时心里“咯噔”跳了一下。我回石市去为了配合百合捉拿康正熊,这事儿王者的核心兄弟基本上都知道,蔡鹰也肯定清楚,他如果真露馅的话,肯定会增加我们抓捕康正熊的难度。

蔡鹰咧嘴喘着粗气,沾血的唾沫拉长,涎着下巴颏淌落,冲阎王又吐了口唾沫嘲笑:“你像个傻逼似的,拿自己肚脐眼想想,我会告诉你么?你爹我虽然不算忠肝义胆,但是拿自己老大赚钱的事情真心做不出来!”

“桀桀..”阎王突兀的笑了,朝着旁边摆摆手,接着,边上的两个马仔似的小青年,抄起来自己手中的皮带,照着蔡鹰就“噼里啪啦”狂抽起来,“啊!啊!”蔡鹰疼的大声嘶吼,身上的皮肤被抽的皮开肉绽。我看着都觉得疼,更不用说当事人蔡鹰了。

跪在地上的老太太如同疯了一般,从地上爬起来咋喊:“不要,不要打了!”她冲到了蔡鹰的身边,上去死死的抱住了蔡鹰,用自己的身体替自己孙子硬抗,那两个抽打蔡鹰的青年停下手上的动作,扭头望向阎王,大概是在征求自己主子的意思。

“奶奶,你让开!别管我..”蔡鹰一边哭一边喊。

老太太哭嚎着乞求蔡鹰,孙子啊,他们到底想要什么?你给他们,奶奶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不能再丢下奶奶不管,呜呜..

“是啊,别让你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知道赵成虎的所有事情,我可以给你一千万,怎么样?”阎王增加了砝码,无比诱惑的看向蔡鹰:“这里的事情,你不说我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况且拿着这笔钱,天大地大,你哪里去不得?老太太好好劝劝你孙子,不能为了所谓的兄弟义气连你这个唯一的亲人也不要了对吧?”

“孙子,你告诉他们吧,奶奶求你了好不好?”老太太哭的几乎快要背过去气,可怜兮兮的模样真的叫人疼的难以形容,尽管我知道这只是录像,但是仍旧忍不住的嘀咕,兄弟你骗他两句也好,不要那么较真!

老太太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她以为阎王这帮人只是想要勒索钱财,猛地“噗通”一声又跪在阎王的面前,颤颤巍巍的从口袋掏出一个小手绢,然后把手绢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包裹着几张一百的,还有很多零钱,十块,五块,一块的,递给阎王:“我有钱,给你,全给你!不要再打我孙子了,我家里还有存款折,有好几千块钱,也都给你好不好?”

阎王一把推开老太太的手绢,有些恼怒的冷哼:“别他妈给我卖可怜,有时间还不如好好去劝劝你孙子,告诉我想要的事情!”

“我..我真的不知道。”蔡鹰最终还是妥协了,冲着阎王近乎恳求的说:“三哥做事从来不需要跟我们汇报,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去的你说的外勤处,也不知道他这次回来想干嘛,你就算弄死我,我也不知道。”

阎王狭长的眼珠子转了几圈后,狞笑着说:你不愿意出卖自己老大我也可以理解,毕竟赵成虎对兄弟方面确实没得说,那我再退一步吧。你告诉我,王者这些年都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不管是杀人越货,还是强买强卖都可以,如果有证据或者证人的话,我可以再额外奖励你五百万,王者能崛起,绝对不会太干净,所以你可以放心的说,谁也不会想到你告的密,我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蔡鹰低头陷入了犹豫,我当时心里挺矛盾的,既希望蔡鹰可以守口如瓶,又希望他能说出来,免除皮肉之苦。

好半晌后蔡鹰抬起脑袋问:“阎王,我可以问你个问题么?”

“请问。”阎王很无所谓的点点头。

蔡鹰突兀的笑了,你知道什么是家么?

“哦?什么意思?”阎王好奇的歪着脑袋。

蔡鹰的嗓门骤然提高:“家是同舟共济,家是风雨并肩,老子虽然不算个什么人物,但是这些年三哥和其他兄弟全拿我当自己人,我一个狗屁不是的九流混混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王者给的,是我们这帮兄弟一起拼出来的,你现在要砸烂王者的根基。毁掉我的家,你说我他妈会告诉你么?”

“我最喜欢的事情就算把嘴硬的人降服!继续..”阎王气急败坏的摆摆手。

两个小青年又抄起皮带走到了蔡鹰的身边,老太太慌忙爬起来想去阻拦,结果被一个小青年一脚给踹开了,老太太的脑袋撞在墙上,破出来一个大口子,鲜血往外潺潺的直流,半天没能爬起来。

“奶奶..”蔡鹰的眼睛红了,扯开嗓门怒吼:“忠孝难两全,阎王有种你他妈就弄死我,王者荣耀,王者荣耀!”这个时候视频戛然而止。

皮带一下接着一下抽打在蔡鹰的身上,我的血液好像静止了,眼眶也湿润了,胸口憋着一口怒气怎么也吐不出来,“八爷,劳驾把视频上的地址给我。”我深呼吸两口气,尽量保持平静的问秦老八。

“成虎你千万不要冲动..”百合低声安慰。

我抡圆胳膊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笑容带泪的问百合:“视频里的男人是我兄弟,他也拿我当兄弟看,老太太那么大岁数,脑袋上现在有血口,如果发生意外,谁负责?我不知道外勤处的规矩是不是坐视不理。但我做不到,百合姐,如果你没办法以上司的身份帮我,至少站在人道的角度想一想。”

“你想怎么样?”八爷严肃的问我。

“血债血偿!”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你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份,而且这件事情牵扯的面很广,会破坏到外勤处这次计划的。”八爷犹豫的说道。

我膝盖一软重重跪在八爷的面前恳求:“我现在只有一个身份,就是我兄弟的大哥,他在等着我去救他!哪怕闯出来天大的篓子,我都一个人扛了!请八爷成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