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4 兄弟,哥没让你失望吧?/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往楼上走的时候,我侧头看向哥几个轻声道:“所有事情我负责,刚才如果有倒霉蛋挂掉的话,将来警察问起来,就说是我一个人干的,吴晋国肯定会借着这事儿做文章的。”

“三哥,你说这话啥意思?”雷少强有些不悦。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这是命令,听清楚没?”

“嗯。”哥几个沉闷的点了点脑袋。

四楼。402,看的出来这地方绝对是阎王那个牲口暂时租用的,居然连防盗门都没有,外面就一层铁栅栏,里面是个有些年头的木门,铁栅栏也没有锁上,我顺手就把铁栅栏给拉开了。

“待会进去,救人是其次,首先保证你们自己的安全,我不想送任何人进医院!”我抽了口气安排道。

哥几个一声不响的齐齐点头,胡金吐了口唾沫,卯足劲照着木门“咣”的就是一脚,木门几乎被胡金一脚给踹下来,我们一股脑全都冲了进去,首先闯入眼帘的是个挺大的客厅,客厅里支着一张圆桌,阎王正坐在圆桌后面慢条斯理的吃饭,旁边还站了七八个小青年。

“阎王,你不是一直都在找老子吗?我来了,掌声呢?”我邪笑着冲坐在轮椅上的阎王昂了昂脑袋,见到他始终坐在轮椅上,我也不怕狗日的耍什么幺蛾子。

见到我们这帮不速之客的突然闯入,阎王立时间抬起了脑袋,当看清楚的我的模样时候,狗日的脸色瞬间变得比吃屎还难看。朝着我干笑道:“三哥,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啊!”

“我也是,来!咱们哥俩拥抱一下。”我直接从怀里掏出了手枪,枪口冲着周边跃跃欲试的几个小青年比划了一下,冷声道:“双手抱头跪下。”

几个小青年互相对视两眼,又看向坐在轮椅上的阎王,谁也没动弹。

“呵呵..挑战我的枪法是不是?”我仰头笑了,猛地“咔嚓”一下拉下手枪保险,冲着一个小青年的小腿“呯”的就是一枪,那小子惨叫一声,“噗通”一声瘫到了地上,哭爹喊娘的嘶嚎起来,沉闷的枪声震的墙壁“簌簌”往下脱落,阎王的表情愈发苍白起来。

“跪下!”我厉喝一声。

这回那几个小青年谁也没敢再犹豫,纷纷抱着脑袋跪倒在我面前,刚才视频拍的很清楚,这帮人渣也不差,被我一枪打在腿上的那小子正是把蔡鹰他奶奶推倒在地的那个混蛋。

我吐了口浊气,接着问道:“我兄弟和我奶奶都还好吧?”

“挺好的。在里面屋呢,要不我这会儿就请他们出来?”阎王讪讪的欠了欠身子,狭长的眼珠子里透着浓浓的恐惧,他很清楚我真敢弄死他。

“不劳大驾了,你继续吃你的饭。胡金进去看看。”我朝王兴、雷少强歪了歪脑袋示意。

他俩从我身后走向阎王指着的那个房间,身体刚刚挡住我的视线,就是那么一个恍惚,坐在轮椅上的阎王突然动了,他先是蹦起来就把圆桌朝着我们这头就掀翻过来。胡金顺势一脚把饭桌给踹开。

趁着这个时间差,阎王瘸着一条腿,踉踉跄跄的蹿进靠近里面的一个房间里,紧跟着就听到家具挪动的声音,而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那几个小青年也纷纷起身朝我们叫嚣着冲了上来。

场面顿时间变得混乱不堪,雷少强和王兴跟那帮小青年打斗在一起,胡金强则“咣咣”的猛踹房门,我没敢继续开枪,生怕会误伤到自己人,无奈之下只好把手枪揣起来,抄起匕首跟他们缠斗在一起。

对方不过是一帮普通小混子,就算不用哥几个帮忙,我揍趴下他们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几分钟的时间七八个小混混全都惨叫连连的躺倒在地上。

“强子、兴哥,把这帮傻篮子的脚筋全都挑了!只当是为民除害!内勤处的兄弟自觉往旁边靠靠。以免误伤!”我狞声说道,刚才那视频拍摄距离很近,说明秦老八的内线绝对就在这群人中。

当我说完话以后,一个染着红毛的小青年脸色发白的就地往旁边滚了滚,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没意外的话这家伙应该就是秦老八的内线。

“你上家贵姓?”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秦..”青年压低声音道。

我点了点头,冲着王兴和雷少强吩咐道:“除了他以外,剩下的人全部废掉!”

我推了推房门口的胡金,掏出手枪冲着门板“呯,呯”就是两枪,然后才对着屋里喊话:“阎王你跑不了,这层楼一共四层,老子不信你敢跳下去!”

“赵成虎,少他妈废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蔡鹰和那个老太婆弄死?识相点,给我留个活口,我把这两个废物还给你,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阎王气急败坏的在里面怒吼。

“三哥,别信他,他想跳窗..”蔡鹰虚弱的声音同时从屋里响起,只是话刚说到一半,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只能听到“唔唔”的含糊声。

“好啊,你把人送出来,只要他们安然无恙,我放你走!绝对不食言!”我很无所谓的冲屋里回话,确定下来蔡鹰确实在里面,我不由得松了口大气。

阎王嘲讽的尖叫:“赵成虎你真拿我当三岁小孩了,放他们出去,我还有活路么?不用白费心思了,我已经给吴晋国打过电话了,待会他会来接我,咱们一人换两人,如何?”

我的眼神顿时冷冽下来,吴晋国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来的,假设狗逼是带着成都军区的人过来,今天我怕是真的在劫难逃,想到这儿,我冲阎王大笑:“没问题,不过你得先把老太太送出来,她那么大岁数了,身体扛不住折腾。”

我刚说完话,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咣!咔嚓!”的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金哥,快踹门!”我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难不成阎王这个狗篮子真打算爬窗户跑?要知道这可是特么四楼啊,跌下去就算不死也得残废,尽管已经安排了伦哥和十虎从底下把守,我仍旧会怕发生意外。

王兴和雷少强也加入到踹门的行列当中。很快门裂开一条缝隙,透过缝隙我看到阎王已经坐到了窗户口,半个身子已经倾出窗外,窗户底下的暖气片上绑着一根不算太粗的麻绳儿。

我们费劲将门推开,胡金和王兴迅速将吊在房顶上的蔡鹰放下来,雷少强搀扶起昏厥在墙角的奶奶,我则攥着匕首站在窗户口,朝着正顺着麻绳儿努力往下攀爬的阎王喊道:“嗨!”

阎王一脸惊恐的仰头看上来,此刻狗日的已经爬到了三楼和二楼中间的地方,他脸色虚白的喊叫:“赵成虎,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杀人是违法的,而且我有岛国护照,除非你想挑起两国的纠纷。”

“厉害了我的哥,敢问你是岛国天皇的爸爸么?干掉你,就能引起两国纠纷?那啥..我免费送你体验一把飞翔的感觉。”我残忍的笑了,同时解开了绑在暖气片上的麻绳儿。

“啊!”窗外瞬间传来阎王的惨嚎声,接着就是“突”的一声闷响,重物坠地的声音。我以为狗日的肯定摔死了,哪知道几秒钟后,摔在地上的阎王突然动了,他是吐了口鲜血,接着如同一滩烂泥似的慢慢的挪动自己的胳膊和腿,没什么意外的话,这孙子的胳膊和腿肯定折了。

“麻痹的,命真硬!”我吐了口唾沫,冲着哥几个吩咐道:“强子、王兴送蔡鹰和奶奶去医院,顺便把白狼给我喊过来,金哥咱们下去带走阎王,既然狗日的好命没死透,那我就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残忍!”

“三哥..”蔡鹰满脸是血,眼角完全肿的睁不开,身上的皮肤也被打的皮开肉绽。

“兄弟,哥没让你失望吧?”我笑了笑,脱下来身上的西服披到蔡鹰的肩头。

我刚说完话,就听到外面传来“呯”的一声乍响,是猎枪的声音,我慌忙拔腿往出跑:“坏了。伦哥那头出事了!强子留下来照顾蔡鹰和奶奶,把门堵死,其他人跟我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