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6 试试你的斤两/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喘息了几分钟后,胡金凑到我声音压低声音道:“小三爷,对方的杂碎实在太多了,要是不行的话,你把枪给我,你们先走...”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直接打断他的话。

又休息了一会儿,见兄弟们都缓和过来,我打算挥手再来个二轮进攻的时候,对面的人群莫名骚动起来。接着从正当中分出一条空道,人群的最后面中出来几个人,带头的那个家伙满脑袋扎着麦穗小辫儿,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倒是蛮精神的,他挤到最前面,耸了耸肩膀朝我白眼:“Idiots;”

“小逼崽子,赶紧滚回你的新西兰取经去,草泥马得,信不信我一巴掌扇飞你!”瞅着站在我面前洋相百出的小青年,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这家伙正是吴晋国的儿子,那个叫杰西的小混蛋。

“我槽你个三舅母,小兔崽子你过来,看看老子能不能撕了你!”伦哥直接抱起猎枪就指向了杰西。

杰西打扮的很有欧美范儿,上身穿件挂满了铁皮的小夹克,底下穿条漏洞的牛仔裤,手里夹着一根没有点着的雪茄,朝我吐了吐舌头道:“NO,NO,NO,今天我只是陪客,真正要见的是这几位朋友。”

说罢话,他往后退了半步,让出身后的四个年轻人,这四个青年的身高基本上一样,都是一米七五左右,清一色的板寸头。表情平淡,乍猛的一看还觉得他们模样也好像有点相仿。

此时四人全都虎视眈眈盯着我,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似曾相识,猛不丁我想起来了,他们身上的味道和朱厌、姜衡极其接近,只是血腥味没有朱厌二人浓郁罢了。

我的眼皮不自觉跳动两下,谨慎的扫视四人。

这个时候站在左前的那个青年腰杆挺的笔直的出声:“赵成虎,首先感谢你上次在藁城区快速路口救出来我那几个出车祸的战友,其次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承认确实不应该以德报怨,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抱歉!”

“老哥贵姓?”我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

那青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还是脆声回答:“我叫李梓阳,来自西南猎鹰特种大队,不过我们现在属于休假时间,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和军区无关,如果没什么疑问的话,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听到对方直接报出来自己连队的番号,我心底忍不住“咯噔”狂跳两下。他这么自我介绍其实是有深意的,既算是给我施加压力,又显出来他为人的光明磊落。

没当兵的时候我以为特种兵都一样,水平应该也大同小异,可自打加入雷蛇六班后。我才明白过来这特种兵其实也分三六九等的,最普通的辨别方式就是所属部队有没有番号。

西南猎鹰在全国军区的名声都是极其的响亮,对方四人绝对是硬茬子,他们刚才刻意提到了“休假期间”,也就是说他们此行的身份也只能代表个人。跟我现在一样。

我想了想后,用比较迂回的方式开腔:“哥们,服从命令没毛病,但是你起码有判断是非的能力吧?总不能首长说乌鸦是白的,你也跟着帮腔吧?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惹过你们,是你们一直都在不停的骚扰我,偷袭我。”

李梓阳略显呆板的脸上出现一抹犹豫,摇了摇脑袋道:“谁是谁非,我说了不算,还是那句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只是在履行命令。”

“这特么这叫愚忠!当兵当的脑子都傻了吧?我呸,成X军区!”伦哥咬牙切齿的咒骂,同时抬起手里的单管猎枪发狠的低吼:“来,草泥马的!老子看看谁敢带走我弟弟,今天我跟他死磕到底!”

伦哥的这句话顿时激怒了对方,那四个青年训练有素的一字站开。齐刷刷的从后腰掏出一柄黑色的手枪指向我们,李梓阳沉着脸开腔:“我们不愿意制造任何血案,但不代表你可以辱骂我们连队。”

“稍安勿躁,你们的目的不就是带走我嘛?咱们哪说哪了,把枪收起来吧,哥,你也把枪放下。”我挡在伦哥的身前,朝着李梓阳笑了笑说:“打个商量,我跟你们走,放我兄弟们离开,如何?”

“三子,我不走!爱鸡八谁谁,今儿老子要是眼睁睁看着你被人带走,以后都没脸再说我是你哥,更没脸和下面的小弟谈什么兄弟情义!”伦哥气喘吁吁的咆哮。

胡金也冷着脸表态:“小三爷,我也不走!”

“血战到底!”王兴和十虎扯足了嗓门嘶吼。

面对兄弟们的满腔热血,我心里暖暖的,吸了口气说:“好了,都安静,我又不是去死,只是陪着几位兵哥哥去叙叙旧,过两天就回来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

我刚说完话,王兴就拿着手机凑到我眼跟前,我瞟了一眼短信上的内容,顿时间松了口大气,短信是胖子发过来的,就简单就几个字“十分钟后我们到达栾城区”。

我们现在之所以没办法走掉,就是因为对面稻川商会的炮灰太多了,假如这帮炮灰都滚蛋,我不说能斗的过李梓阳四个大头兵,至少逃走没啥大问题。

对面的四人面无表情的扫视着我,他们的眼中只有我,似乎压根就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能这么淡定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他们脑子缺根筋儿,要么就是他们自持本领高强。

见我半天没有动弹,站在李梓阳右边的一个青年不耐烦的喝斥:“赵成虎,你想好了吗?是你自觉跟我走呢,还是我们强制带你走?闲杂人等闭嘴,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特别是抱猎枪的那个家伙,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催你麻痹催,你骂我没问题,但是别吓唬我哥哥!既然是休班期间,谁他妈允许你们配枪的?持枪证有没有?入伍的时候班长难道没教过你们基本的规矩?”我瞪着眼睛瞅向那个青年,本来我还想着跟他们装回文明人的,可是一听见他指名道姓的吓唬伦哥,我当场就不乐意了,撸起胳膊。朝着那青年勾了勾指头道:“来来来,老子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被我一顿训斥的青年下意识的看了眼李梓阳。

“怎么滴?堂堂西南猎鹰竟然害怕我这个半路出家的野和尚?”我梗着脖子叫嚣,军人往往把名誉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见到我点名戳自己部队番号嘲讽,李梓阳也怒了,点点头低声道:“去吧,注意留活口,上级要求我们把人带回来。”

那青年把手枪递给李梓阳,挺直腰杆往前走了两步,冲我冷笑:“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拳头是不是和舌头一样硬。”

我虽然不敢保证可以完败他,但是自信挺个十多分钟还是没啥问题的,只要拖到胖子带着“巨鳄堂”的兄弟们过来增援,到时候场面肯定会变得无比混乱,我想逃走的话轻而易举。

家属楼的大门口瞬间空出来一大片地方,我和那青年紧紧的对视彼此。

我深吸两口气,“啊!”的吼叫一声,冲着对方就撞了过去,那小子同样面色无惧的迎着我的冲击一记直拳捣向我的眼窝,我按照姜衡教我的“军体拳”。左臂张开成掌,一把架住他的拳头,同时卯足了劲儿一拳砸向对方的胸口。

他被我出其不意的擂了一拳头,身体反震后退两步,但是应该并没受到什么伤,我心说精英就是不一般。

“有两下子!”青年甩了甩自己的胳膊,两手交叉放在胸前,比划了个起手式。

“何止两下子,老子还有三下子、四下子..”我冷笑着再次逼到他身前,速度飞快的对着他的脑袋、下颚、胸口猛挥拳头,完全把丫当成木人桩来打,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被动的防守,等我打了十多拳,换气的时候,他突然反击了,胳膊肘很突兀的横抵住我的下巴颏,身子微侧,“咚”的一下子顶在我的胸口,把我给撞了个踉跄,差点摔倒。

我揉着生疼的小腹。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这狗日的肋骨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撞在我身上,好像钢筋似的坚硬,疼的我喘气都抽抽,虽然吃了一憋,但我仍旧嘴犟鼻子硬的冷哼:“不过如此!”

猛不丁从人群中传出一道高亢的声音:“兄弟,未免有点太欺负人了吧?拿八极拳铁山靠对付一个寻常小混混,你的教官知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