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7 援兵到!/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道带着浓浓戏谑腔调的声音是从稻川商会的马仔中传出来的,紧跟着就看到一个身板挺拔的男人信步走了出来。

那男人古铜色的皮肤,棱角分明,脸上透着一股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玩味的打量着跟我单挑的青年士兵,明明只有三十七八岁,可他却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我认识他,他是杜馨然的司机。杜馨然一直都喊他为勇伯。

勇伯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紧着又瞟向跟我单挑的那个青年士兵侧身道:“没猜错的话,兄弟刚才用的是应该是八极拳里的铁山靠吧?用这么刚猛的杀招对付一个普通小混混,好像很欠缺考虑。”

“你是什么人?”青年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问题很笼统,你就当我是个过路人吧。”勇伯仍旧是一脸儒雅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个人畜无害的大叔,转了转脖颈,目光平和的盯着青年道:“刚刚好,我也练过几年八极拳,不如请兄弟赐教一番可好?”

勇伯说话的过程,两脚已经微微分开。手臂微微下垂,摆出一副跟茶壶有点类似的姿态,青年看了看李梓阳,大概是在征求对方的意见,李梓阳沉思了几秒后,点了点脑袋。

青年这才冷笑着看向勇伯道:“你是赵成虎的帮手吧!”

“我不认识他。”勇伯懒散的打了个哈欠,朝着青年轻声道:“还望兄弟能够赐教。”

“来吧!”青年彻底转过去身子,脚后跟微微踮起,后背佝偻成弓形,如同一只随时可能择人而嗜的猎豹一般。

眼瞅两人针尖对麦芒的杠上了,我深呼吸两口,琢磨着要不要从后面偷袭那个青年一下子,反正我们也不是朋友,谁也没规定不能玩偷袭。

这个时候勇伯突然开腔:“等等!”

“还有什么事?”青年极其恼火的质问。

勇伯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道:“那位先生请到旁边休息一下吧,拳脚无眼,误伤到谁也不好。”

“咳咳咳..好的!那就辛苦大叔了。”我尴尬的缩了缩脖颈,退回家属楼的大门口,勇伯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是已经很隐晦的提醒我不许背后搞小动作,我寻思人家毕竟是来帮架的也不好驳面子,老老实实的退回

兄弟们的旁边。

“三子,这人很面熟啊,总觉得在哪见过,也是你战友么?”王兴低声问我。

胡金压低声腔道。他是杜家小姐的贴身保镖,功夫很不错,他来了,是不是意味着杜家的人也马上要过来?小三爷是真心牛逼。杜家的人竟然都心甘情愿为你趟这滩浑水。

“杜家人不会来的。”我摇了摇脑袋,倒不是我看不起杜家和杜馨然,只是我清楚杜馨然绝对不会因为我将整个家族都赌上,对方毕竟是个实至名归的少将。招惹他们其实就跟自杀没多大区别。

我们说话的时候,勇伯和那个青年已经对上了,两人使的招数和套路几乎一样,基本上都是拿自己的身体做武器“靠”打对方,看起来很热闹,实质并没有多少观赏性,不懂行的人甚至可能觉得他们像是在玩“顶牛”,就是身体和身体的互相对碰。

别人可能不清楚这其中的凶险,觉得他们好像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在嬉闹,但是我再了解不过,几分钟前被那个青年撞了一下,我小腹到现在都疼的厉害。

从直观上来看。那个青年的攻击好像更加凌厉,处处透漏着一股子张牙舞爪的轻狂,相反勇伯一直处于很被动的局势,基本上都是对方攻击,勇伯防守,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两人对“靠”了几分钟,勇伯的表情始终都显得很轻松,可那个青年的额头已经隐隐冒汗。

最令人捉摸不透的是勇伯明明有好几次都把那个青年撞翻在地,只要稍稍发力就可以解决战斗,但是他却始终没有进攻,每次都是静等着对方爬起来,再跟他较量,与其说较量,我觉得勇伯更像是在戏谑对方。

“小三爷,我觉得勇伯像是在拖延时间!”胡金靠了靠我胳膊说道。

我点了点脑袋说:“准备一下突围。我估摸着咱们的兄弟马上就到了!”

虽说杜家不可能正大光明的掺和我和那位少将之间的矛盾,但是杜馨然完全可以从别的方面给予帮助,比如我们的车队被江梦龙使手段给拦截下来,但是杜馨然完全可以派他们家族的车队帮忙把“巨鳄堂”的兄弟送过来,勇伯的出现或许就是杜馨然给我的一个讯号。

场上的单挑仍旧在继续,看起来两人似乎仍旧势均力敌,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那青年已经败了,他此刻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根据我这么多年的挨打经验来看,狗日的绝对受内伤了,只是强压着不吐血,殊不知他现在憋的越厉害。将来需要养伤的时间就越长。

我们一行人全都做好了撤退的准备,就等着胖子带着“巨鳄堂”的兄弟到来,一举冲出包围圈,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猛不丁我突然听到一阵汽车喇叭喧闹的轰鸣,紧跟着就看到从不远处的街口拐进来一条长长的车队。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开进来的这支车队竟然清一水的出租车,足足能有四五十辆甚至更多,每辆出租车的车顶都挂着一个“成虎基金会”的标牌很是显眼。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出租车还没有停下就看到不少车门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每辆车里面至少跳下来三四个穿白色西装的小青年,人手一柄寒光凛凛的片砍。

人高马大的胖子和洪啸坤从第一辆出租车里蹿下来,两人都是赤裸着上半身,胖子拖着一杆半米多长的关刀,没有任何废话,胖子举起手中的大关刀仰头怒吼:“兄弟们。干翻他们,晚上我从水间逐月摆了三十桌酒席,请大家吃油焖龙虾、喝红酒!”

“胖爷威武!干!”身后将近二三百号衣着白色西装的小青年扯足了嗓门应和,跟随胖子和洪啸坤一起冲向了稻川商会的那帮混混中,两边的人流瞬间如同两股洪流交织在一起,一时间喊打喊杀声,惨嚎声,哭骂声两成一片。原本还显得有些宽松的街口瞬间变得拥挤不堪。

我们的人清一色的白色西装、稻川商会的马仔们则穿什么衣服的都有,很好辨认,也不怕被误伤。

两边的开战立时间也喝住了正在单挑的勇伯和青年,勇伯猛地一个发力直愣愣的撞在那个青年的胸口,青年踉跄的往后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勇伯冲着他摇摇头微笑:“兄弟,你学的八极拳虽然化繁为简。加强了进攻的力度和方式,但是也丢掉了八极拳真正的精髓,防守!回去再好好练几年吧。”

青年的嘴角溢出一抹鲜血,倒也光明磊落,点点头道:“我输了!”然后什么都没说,拍了拍屁股爬了起来,脚步虚浮的走回李梓阳的旁边。

勇伯轻描淡写的拍了拍手,看向李梓阳昂声道:“鄙人是石市武术协会的名誉顾问,还未请教几位兄弟的身份是?”

勇伯很狡猾,一句话既给对方保留了尊敬,也将刚才的单挑说成了普通切磋,打死我也不信勇伯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勇伯这么说的话,即便将来有人找后账,也可以解释的清楚。

李梓阳盯着勇伯的面孔看了几秒钟,又把视线投向身后如火如荼交战的双方,最后看了我一眼,低声说:“上次你救我战友的恩情,我还上了,今天我放你一马,但是下次你一定不会这么幸运,撤!”

“组长..”另外几个青年明显有些不满。

“撤!”李梓阳训斥一声,搀起被勇伯打伤的青年,快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这人还挺讲究的哈..”胡金闷声闷气的说道。

我撇嘴笑了笑说:“讲究个鸡毛,他是怕被咱们包了饺子,就像咱们现在被稻川商会的杂毛堵在这里一样,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这世界上不存在以一敌百的人,即便对方是特种兵也不可能干掉我们所有人,“谢了勇伯!”我毕恭毕敬的朝着拥抱抱拳。

“我从小看着二小姐长大,希望她能每天都能开开心心。”勇伯很无所谓的摆摆手,丢出句意味深长的话后飘然走向了家属楼里。

等他彻底走远,我伸了个懒腰,冲着左右的王兴、胡金和伦哥微笑道:“咱们也很久没有一起并肩作战了吧?扫掉这帮小杂碎,今天血洗远东大厦!”

“开磕!”伦哥一把扯烂身上的衣服,两手抱着单管猎枪当棍子,第一个蹿了出去。

“操特么的,伦哥耍赖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