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8 我要装X/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这帮人如同脱笼的猛虎一般冲向本就已经混乱不堪的人流。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有忌讳,谁也不敢放开收手脚干,生怕打的力竭了被对方给包抄,现在不一样了,胖子带来的援兵绝对不比稻川商会的人少,一对一的磕我们都占优势。

我先是一刀劈翻一个马仔,接着又一脚踹躺下一个家伙,扭头寻找那个这次稻川商会的带头人杰西。望了半天也没找见那个小篮子的人影,我估摸着他八成是趁乱逃跑了。

可能是我现在的功夫有长进了,对付这种平常的小青年,总觉得特别没意思,现在总算有点明白过来朱厌为什么会压着自己的功夫给人对打,这种一脚踢翻对手的战斗确实很无聊。

我正来回观望的时候,旁边一个其貌不扬的马仔,猛地蹿到我跟前,手里攥着一把二指来长的匕首直愣愣的刺向我的心口,速度快的一逼,绝对不是个平常小混子。

我慌忙往后倒退,险而又险的避开狗日的这一刀。不过胸口还是被他给划伤了,眼瞅着我雪白的衬衣上被擦出来一条血迹,我恼怒的咒骂一声,往前一把就薅住了那个家伙的手腕,用力朝上一拧,他顺势就被我拉扯的半跪在了地上,我拿膝盖照着丫的脸狠狠的磕了两下,然后麻利的把他手上的匕首给卸了下来。

接着我没有任何一点表情,横着一匕首就扎进了那个人的肩膀上,家伙式拔出来的时候,鲜血四溅,溅了我一脸,同一时间,侧面也蹿出来一个染着黄毛发的小青年,手里同样攥着把半尺来长的短刃,不等他手里的刀子刺向我,我已经一步就踏了上去,左手搂住了他的脖颈,右手攥拳照着他的肚子“咣咣”就是两下。

“都他妈小心点,这帮炮灰里面潜伏着杀手!”解决掉两个明显练过家子的刀手后,我冲着周边的其他兄弟招呼,杀手的目标很明确,完全就是冲着王者的核心人物去的。

刚刚不光我碰上了,不远处的王兴和伦哥也遭遇了两次偷袭。庆幸的是哥俩的反应都挺快,没有受什么伤。

“全部朝我靠拢!咱们别分开,就像一把锥子似的往前碾压,我和金哥打头。王兴、伦哥扫尾,十虎夹在中间进攻!”我学着平常我们训练时候的团战方式冲哥几个命令,大家迅速朝我身边集结,我们这二十来个人立马如同一只攥紧的拳头似砸向对面。

前面有我们这支特殊的“敢死队”拼杀。后面还得面临胖子和洪啸坤带领的“巨鳄堂”兄弟的猛烈攻击,这帮本来就没什么士气的稻川商会炮灰们终于开始溃逃。

二十分钟不到,战斗基本上结束,这条我也叫不上名字的公路变得满目疮痍,血污随处可见,片刀、铁管的被丢弃在地上,不少稻川商会的马仔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哼哼呀呀”的打滚,受伤轻的搀起受伤重的同伴一蹶一拐的离开。

街头混战一般不会真的拼死拼活,只要战斗结束,很少有人会去为难受伤的战败方,这也算是道上不成文的规矩,毕竟谁都有可能被砍伤。

“三哥。你没事吧!”胖子喘着粗气,兴冲冲的朝我扑了过来。

刚才虽然距离的比较远,但是我也看的清清楚楚,这小子特别的勇猛,手持一柄大关刀,像个人形推土机似的充当先锋,砍翻了不少对方的马仔。

“没看出来你个傻篮子还挺猛哈!”我和胖子拥抱在一起。

洪啸坤的性格内敛,虽然见到我也比较激动,但是并没有像胖子似的跟我拥抱,只是憨厚的笑了笑。

我没客套,走过去跟他熊抱了一下,拍打他的后背感激:“谢了老洪,没有你,就没有这支虎狼之师!”这话我说的一点不夸张,现在几个堂口的兄弟基本上都受过老洪的调教,严格点说洪啸坤就是我们王者的教头。

“应该的。”洪啸坤咧嘴笑了笑。接着洪啸坤转身冲后面的兄弟吩咐:“撤退,把受伤的兄弟送去医院。”

巨鳄堂口的兄弟们这段日子显然没少经历这种混战,有条不紊的搀扶起受伤的兄弟散开,几分钟不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时候雷少强也背着老太太,手扶蔡鹰从楼里面出来。

见到大家都安然无恙,我们一帮人拥抱在一起,全都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正说话的时候。两辆大型的洒水车“突突”的从街角开过来,后面还跟着十多个拿着扫帚的清洁工,最后面是个装垃圾的大货车,前面的洒水车负责浇湿路面。后面的清洁工迅速将地上的血污清理干净,把片刀、铁管之类的武器扔到后面的垃圾车里,十分钟不到,破烂不堪的路面就变得焕然一新,除了空气中还飘荡着一股淡淡血腥味外,完全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半晌才回过来神儿,朝着雷少强翘起大拇指夸赞:“厉害啊强子。这种收拾战场的法子都能想到,看来这段时间没少下苦功夫。”

雷少强一脸懵逼的摇摇头说:“不是我安排的。”

“呃,那是谁安排的?”我仰头看了眼四周。

胖子揉了揉鼻子说:“因该是杜小姐吧,我刚才看到那辆装垃圾的货车门上好像印着杜家车队几个字。”

“嘀嘀嘀..”大家正小声嘀咕的时候,三台由金杯改装而成的警车开到了我们身前,“三哥,你先撤,这儿我顶着!”雷少强冲我低声道。

我摇摇头说:“没事儿。看看是哪个警局的。”

警车呱噪的从我们旁边按着喇叭,车身上印着的“110”标志格外的扎眼,车喇叭一个劲地响,半晌也没人下来,胖子不耐烦的咒骂:“响个鸡八响,每公里一块一你就牛逼啦?”

从前面一辆车里蹦下来个身着警服的女警,女警身材火辣,被制服包裹着的妙曼酮体更显出一股子特别的韵味。两只黑葡萄一般的眸子里挂着浓浓的笑意,朝我昂着脑袋道:“赵成虎,你涉嫌打架斗殴,请跟我走一趟吧。”

“啧啧啧,杜警官升官了啊!”当看清楚女警模样的时候,我也忍不住笑了,真没想到杜馨然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嬉皮笑脸的冲她口花花:“就是警服有点小。都快把扣子给撑坏了。”

“少废话,有什么话到派出所说去!”杜馨然白了我一眼,朝我摆摆手,我们一帮人全都跟坐私家车似的涌了上去。

“赵成虎老实交代,前阵子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知道给姐姐言语一声?怎么滴是不是看不起人?”杜馨然坐在驾驶座上,绷着小脸冲我质问。

“姐啊,你这问题跟连珠炮似的,我应该先回答哪个?”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看的出来她很关心我,但是这种关心又让我害怕,我怕自己心里会生出别的念想。

见我面露难色,杜馨然撇了撇嘴巴道:“算了,不逼你了!你不想回答肯定有自己的苦衷,我这可算越区执勤,幸亏有马哥给开的特别许可证,待会栾城区警局的人肯定会在半路上拦截,问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用说,交给我就行了!你现在只需要考虑应该怎么感谢我就好。”

我抽了抽鼻子点头,感激杜馨然的善解人意。

正如杜馨然猜测的那样,我们刚刚走开不到十分钟,就有两辆交警摩托把我们拦下了,两个交警摆明了就是在拖延时间,让杜馨然交出驾驶本和行车证。

我冲着坐在车门旁边的胡金道:“把车门打开,我要装逼!”

从车里下来,我一脚踹在一个正喋喋不休交警身上咒骂:“瞎了是不是?没看到警灯长鸣着?执行任务期间,谁允许你查车的?上岗前是不是没受过培训?”

我刚说完话,一辆城管大队的拖车也“吱嘎”一声停在我们跟前,从车里骂骂咧咧的跑下来几个小城管,非要拖我们车,看来江梦龙想把我留在栾城区也真是费劲了苦心啊,我上去就是一巴掌掴在一个城管脸上,牛逼哄哄的掐着腰咒骂:“交警我都踢,你是你麻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