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5 事不过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鹏仔,你不要紧吧?”马靖赶忙跑过去帮着罗权一起搀住宋鹏。

宋鹏的脸色白刷刷的,没有一丝血色,手指捂着受伤的小腹,极其费力的摇摇头:“不碍事,俺自己可以走,对不起兄弟们,是俺拖累大家,给咱六班丢脸了..”

“丢个大鸡八,别废话了。老子背你!”罗权咒骂一声,将宋鹏直接背起来,我们急急忙忙朝楼下奔跑,“唐恩,唐恩!”我扶了扶耳朵里的对讲器低声喊道。

“收到,你们迅速撤退,我压制电梯里的人,对方的所有战力应该都在电梯里!”唐恩声音冷冽,显然也听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

我想了想后出声:“两分钟以后,你必须撤回集合点!”

“好!”唐恩那头应和了一声。紧跟着我又听到“呯”的一声狙击枪响。

从十九层楼到一楼,我们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罗权背着宋鹏大步流星的往前跑,我和马靖紧随其后,同时负责勘察敌情,我们下楼的时候,大厅里人不少,可能是见到我们几个满身是血,手上又拎着枪,原本还想过去询问的保安。立马吓得躲的远远的。

刚刚跨出“喜来登”酒店的大门口,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短发男人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一瞅见他脑门上纹的“天眼”,我就气不打一出来,怎么也没想到郑义这个狗篮子竟然从门口围堵我们。

“往旁边稍稍,惹急老子,立马嘣了你!”罗权愤怒的举起手枪。

郑义很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吧,我就不信你们敢在光天化日下枪击完我,还可以全身而退,就算卫戍区保你们,石市的警方起码也得把你们抓回去拘留几个钟头,再加上舆论的力量,这事儿只能越传越光,老百姓不会关心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关心的只是热闹有多大!”

这王八蛋说的是实情,从酒店里血战,首先没什么目击证人,其次成都军区、卫戍区也都会想办法把事情给繁衍掉,可是从喜来登的大门口,我们还真不敢开枪,眼下围观的人群很多,我们总不至于为了保密,把所有人全都杀掉。

“你想怎么滴?”我沉息了几口气后冷着脸问他。

郑义慢条斯理的瞟了一眼罗权背后的宋鹏,皮笑肉不笑的哼哼:“原来是有人受伤了,这样吧。我也不趁人之危,你们该去治疗的治疗,赵成虎我想跟你找个地方聊聊。”

“话不投机,聊你麻痹!”罗权是一点不带惯着郑义的,直愣愣的举起枪怒吼:“我给三秒钟时间滚蛋!”

“一秒都不需要。我刚刚报过警了!”郑义指了指天花板上的监控器,微笑:“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把摄像头打爆!”

“你可真特码卑鄙,说好的军事演习,居然还报警,我都替你脸红!”我深呼吸两口。推开罗权握枪的手臂,不管这孙子说的是真是假,我们不能从这地方开枪,否则的话事情肯定大条,我将钳制的李梓阳推给马靖,大大咧咧的冲着郑义道:“走吧,那边有家公园挺安静的,咱们慢慢谈!”

“虎子,你犯什么癔症!”罗权恼怒的喝斥我。

“权哥,这事听我的。”我摇摇头,又看向马靖严肃的交代:“你们马上去桥西区的金融街,找到王者的总部,让一个叫苍蝇的家伙帮鹏仔取子弹,如果我半个小时后没过去,就把李梓阳送上天!”

我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避讳郑义,就是明摆的告诉他,他敢跟我耍诈,我们就把弄死他的战友,郑义没有作声,把身子让开,放罗权他们通过,罗权跑出来几步,又回头看向我喊叫:“虎子,记住你跟我和鹏仔的约定,三年军旅生涯,咱们不离不弃!”

“妥妥的!”我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等罗权他们走远后,我朝着郑义咧咧嘴:“走吧,想聊啥。咱们抓点紧,大家都挺忙的。”

郑义瞳孔扩张,眼中迸发出一抹凌厉的杀机:“前前后后,你们雷蛇六班一共杀掉我们五个战友!你想离开,恐怕很难。”

“我不想杀人,但是不杀就会被杀!还有就是,我想离开很容易,我只是想确认我的战友们都安全后才走,我要走,你没脾气!”我实话实说的叹了口气。

郑义跟我并肩往前走着。轻描淡写的哈气:“哦?你凭什么这么笃定!”

“你知道什么叫主场优势么?石市是王者的石市,从这个地界,我想往左,没人敢让我向右,别说是你,就算是江梦龙、还有你上级也不行!”我声音不大,但是却一字一顿的昂然回答。

刚才我跟马靖交代的很清楚了,让他们去王者,还故意透漏出来我和郑义要再附近的公园里聊天,以马靖高超的智商,绝对不难理解我的意思,既然对方违反规矩报警,那就不怪我以势压人了。

往公园走的路上,我装做系鞋带的模样,弯腰从地上抓了一小把土。以备不时之需,走进公园里,我俩找了个相对谧静的草坪,郑义直愣愣的盯着我说:“来吧,咱俩公平的打一场,我需要回去有个交代,不然被问起来你到底是什么实力,我都不知道如何交差。”

我鼻子“哼”了一声,鄙夷的吐了口唾沫:“团战输了,现在又想单拼?你们班组的人都像你似的无耻么?”

“我们只是输在了易容术上,谁也没想到雷蛇六班居然有个易容高手,到现在为止,除你以外,我都不清楚你们的具体长相,如果真的拼功夫和能力的话,呵呵..”郑义甩了甩胳膊,单手横在胸前,比出一个进攻的起手式。

“你不要脸的模样,就跟我十七岁时候一模一样!”我往后拱了拱身子,两眼紧紧盯着他的小腹。此刻从站姿上来看,他的肚子并没什么防守,如果我全力以赴攻击的话,应该可以击伤他。

“多说无益,来吧!”郑义往前又压了一步。

这个时候,我愕然的看向他身后,接着愤怒的吼骂:“你们他妈咋又回来了,赶紧给我滚!”

郑义下意识的想回头,脑袋刚刚往后侧了侧,我跳起来就是一拳直捣他的小腹。而郑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我拳头都还没完全伸展,他身子一侧,已经躲开了我,同时胳膊肘狠狠的磕了我锁骨一下。

我踉跄的往后倒退两步才站稳,郑义轻蔑的笑了笑:“力量不错,就是速度太慢!”接着一个箭步冲我身前,抬腿就往我身上踹了过来,“去尼玛得!”我猛地将左手攥着的那把土扬了出去。

他下意识的伸出胳膊抵挡,我不退反进。拿脑袋重重的撞在丫的脸上,绷曲膝盖又是一下重重的磕在他的肚子上,他拿两手抵挡我的膝盖,我两手一搂他的腰杆,想把他甩到地上。

奈何那小子两脚好像从地上扎了根似的,我抱了两下愣是没抱起来,反而被他一胳膊给甩到了地上。

倒地的同时,我一拳头玩命的砸在他的膝盖上,不知道他疼不疼,反正我拳头好像磨破了破。我心里暗骂:“狗杂碎的骨头简直比木人桩还硬!”

经过短暂的交手后,我俩迅速分开,直观上给我的感觉是这家伙很强,但是比我强的有限,绝对不像朱厌那般不可战胜,如果硬要对比的话,我觉得他可能比胡金、白狼强上一筹,但是又比姜衡差不少。

郑义一面抹脸,一边往外“呸,呸”的吐唾沫,可能嘴里刚才吃了不少土,他咬牙切齿的盯着我:“你太卑鄙了!”他一瘸一拐的往前挪步,显然刚刚被我怼了一拳的膝盖还是受到了很大影响。

“别闹,我这还没开始真正耍阴呢!”我大大咧咧的往后退了两步,反正刚才的交锋,我没吃亏,如果能再把丫气出来点内伤,那仗不用打,我也稳赢了。

郑义胸口剧烈起伏,收起来刚才的玩味,表情认真的盯着我,好像生怕踩着地雷似的,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我跟前靠拢,他往前进,我就往后倒退,冷不丁我又朝着他的脑后喊:“卧槽,你们真来了!”

“同样的招式,用两遍,你觉得还有用么?”郑义阴冷的盯着我。

我讪讪的摸了摸鼻梁说:“老话不是说事不过三嘛,你等我待会再用一次哈!”

“去死!”郑义猛地抬起左腿,脚尖朝着我的脑袋就踢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