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 昆子你变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梦龙死了,死在这个僻静的河滩,或许这地方本来是他为我选好的墓地,没想到最后却葬送了自己,坦白来讲,江梦龙的死让我卸掉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上,最起码我知道以后王者在石市的路会平坦很多,但我却没有太过兴奋的感觉,尤其是他最后的那句话,他希望我放过白灵儿和他儿子小志。

扪心自问,江梦龙到底算个好人还是坏人?想了半天我也没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从我的角度看,这孙子贪得无厌,死有余辜,但是他在职期间。石市的社会风气确实好了一大截。

不说那副装腔作势的扫黑除恶行动,单是经济发展方面,他其实也做出了不少贡献,当然狗日的更多的还是为了自己能够中饱私囊,不过有一点不可磨灭。他很爱自己的女人和儿子,女人自然是我和苏菲都有过几面之缘的白灵儿,没猜错的话,他贪污的巨大财产或许也放在白灵儿那里,想到这儿我突然意识到白灵儿母子的处境或许很危险。

江梦龙的倒台。也就意味着那对可怜的母子再也无依无靠,如果他生前还有什么亲信,又或者他告诉过别人那对母子的存在,我想有心之人肯定会觊觎那笔财富。

如果不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我其实很想去看看白灵儿母子。眼下我的当务之急是挖出来那个偷拍苏菲照片的人,那家伙简直就是颗定时炸弹,能够在那么近的距离偷拍到苏菲,绝对是我们自己人,而且还是很信得过的自己人。

到底是谁怎么丧心病狂。拿着我们对他的信任,当成不要脸的资本,最重要的是有这么个人存在,苏菲和其他人随时都有可能被偷袭,毕竟谁也没长前后眼,会想到自己的兄弟突然临阵倒戈。

越想我越窝火,不由加快了步伐,穿过那片河滩,足足又走了七八里的山地,我才看到一条通往市区的公路,从公路上费劲巴巴的拦了一辆小货车后回到石市。

我没敢直接回金融街,而是先随便找了一家饭馆从里面歇息,顺便思索整件事情,林昆和朱厌刚才的表现足以说明问题,有人想要抓我,而且希望我死,能够遏制住两名第九处成员的行动,对方的身份也呼之欲出,和我有仇,而且又有大背景的家伙。除了成都的那位少将,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难不成周泰和现身石市了?

想着想着我不由打了个冷颤,分手前林昆让我到“高度路的南口”和他碰面,就说明他不希望我回去。可是一想到苏菲随时有可能面临危险,我还必须得涉险。

从饭馆出来,我又晃悠到夜市上买了身衣裳,又去理发店买了顶“三七分”的假发套,将自己简单收拾了一番后。才拦下一辆出租车朝着金融街出发,不知道是深夜的缘故还是怎么,金融街显得冷清了很多,基本上看不到有什么行人、车辆。

路过“王者总部”的时候,我没让司机停车而是直接开了过去,大厦的门口竟然站了几个全副武装的哨兵,一点不带夸张,那几个哨兵真的是“全副武装”,身披作训服,肩扛长杆的步枪,和卫戍区门前的哨兵基本上配置一样,都是那种一枪可以把人骨头干碎的95式的突击步枪。

我让出租车司机绕着金融街转了一圈后,又快速从另外一个出口离去,之后我跑到公用电话亭拨通了苏菲的号码。

那头“嘟嘟嘟..”响了几声后,苏菲略微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喂?”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大厦门前会有哨兵?”我急切的问道。

苏菲那边顿了顿。声音清冷的回答:“我不是小刚,你打错了!”,紧跟着就挂掉了电话。

望着手里的电话筒,我心里愈发紧张起来,苏菲不可能听不出来我的声音,她之所以这种表现就说明边上有人在监视。

怎么办?我使劲抓了抓脑皮,现在真有点一筹莫展,我被江梦龙绑架的这七八个小时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点抓狂,特别想骂娘。从电话亭里呆站了几分钟后,我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高速路南口”,寻思先和林昆见面再看看具体什么情况吧。

距离高速路口还有老远的时候,我就提前下了车,从附近观望了半天确定没什么埋伏才慢慢走近,从路口蹲了足足能有一个多钟头,我才看到一辆宝蓝色的“大众车”徐徐开到我身前。

林昆坐在车里,朝我招了招手,“昆子,到底特么怎么回事?”我急不可耐的钻进车里,朝着他问道。

林昆深呼吸一口气回答:“情况很复杂,我长话短说,首先是咱们兄弟闯了大祸,其次是你那位叫罗权的战友被人偷袭,现在生死不明,最后是京城卫戍区和成都军区都有大佬降临石市,两个战区的大佬明面上是到石市参加军政会议,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是在扳手腕,而咱们王者的总部大厦不幸成为他们掰手腕的小桌子。”

“罗权被人偷袭?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好端端的被人偷袭?”我愕然的问道。

林昆迟疑了几秒钟,表情变得很不自然,摇摇头说:“我也不太清楚,对了,你那个叫宋鹏的战友脱离危险,三子,我建议你现在到国外去躲一段时间,两位战区大佬的扯皮,肯定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事情,不过这波你们卫戍区有理,自己的亲孙子被偷袭,下属的精英生死不明。卫戍区又是御林军,怎么可能吃这个哑巴亏,指不定扯着扯着,你就漂白了。”

“你知道罗权的身份?”我皱着眉头看向林昆。

林昆顿了顿,点点头说:“三子,我希望你好,老早以前我就说过,除了咱们兄弟,其他人的小命在我眼中无足轻重。”

“罗权是被你偷袭的吧?”我声音骤然变冷。

林昆侧了侧脑袋没有作声,而是从车座后面取出一沓护照和银行卡递给我:“要不你到越南去吧,让王瓅陪着你散散心,痛快的玩几天,这头的事情差不多也处理了。”

“老子问你,罗权是不是被你偷袭的?他他妈是我兄弟,跟你一样的兄弟!”我一把攥住林昆的脖领,咬牙切齿的咆哮。

“但他不是我兄弟。”林昆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幻,算是承认的低声说:“我希望我兄弟好,至于其他人是死是活和我无关,今天成都那边的人先抵达的石市,两个满员的警卫班。下了飞机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诛杀你,我和朱厌不是神仙,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对方的王牌,而且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阻拦,这种时候除了把卫戍区也拖进来,还能怎么办?也幸亏对方来了两个警卫班,而且第一件事情是闯王者大厦,和你们雷蛇六班发生了争执,所以完全有动机偷袭,三子这次机会千载难逢啊!”

“去尼玛的!”我牙齿都快咬碎了,气急之下,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林昆的脸上,怒吼:“就算把卫戍区拖进来,也不需要这么极端的方式。”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真是林昆偷袭的罗权。

林昆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同时也举起拳头狠狠一下捣在我的眼窝上,两手掐住我的脖领,冷着脸反问:“不用这种方式,还能用什么方式?让罗权给他爷爷打电话求援吗?你用脚趾头想想偌大的卫戍区会因为你个皮毛不是的小兵兵跟堂堂少将杠上么?”

林昆的话让我沉默了,我承认他说的对。但是这种拿自己兄弟命换安危的事情我真做不到。

“昆子..你变了!”我深呼吸一口气,打开车门走下车。

林昆从车里蹿出来,一把攥住我的胳膊,厉吼:“我确实变了,但是我对兄弟们的心没有变过!”

“罗权也是我兄弟!”我使劲掰开他抓在我胳膊上的手,心情复杂的说:“现在的你让我感到害怕。”

“你他妈给我站住!”林昆上手又抓住我的胳臂。

我回头就是一脚蹬在他肚子上,林昆也没惯着我,跳起来一把揽住我的脖颈,将我按在地上,接着骑在我身上,劈头盖脸的就是两拳。

我用力掀开他,就像掀被子一样把他掀翻,也骑到他身上,砸了几拳头,我俩如同小学生似的从地上来回打着滚,互相攻击,互相咒骂,打了二十多分钟后,都累了,躺在地上“呼呼”的喘气。

“你狗日的,功夫还是比我好!老子可是练了足足好几万拳头..”我上气不接下气的瞟了眼林昆。

“因为你没有杀心,我也没有。”林昆躺在地上,揉了揉红肿的嘴角,深呼吸一口气说:“三子我知道,在你心目中老子现在肯定不是人,阴狠、恶毒而且没有人性,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老子问心无愧,你当做这种事情,我他妈不需要担风险?万一让抓出来,我的下场绝对比你想象的还凄惨,就算最后东窗事发,你也完全可以推到我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