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8 找回记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菲认同的点点头道:“应该去的,当初你们那么调皮,可没少让林叔叔跟着操心。”

我笑了笑,拿脑袋轻轻的撞了她额头一下,有这么一个懂事的媳妇,人生何求,后排的陈圆圆和杜馨然立马酸溜溜的“嘘”声起来,就连小念夏也乐的“咯咯咯”的直笑,仿佛她也知道马上就能见到爷爷和姥姥。

一边开车,我脑子里一边胡乱琢磨着,从小到大的那些事情,全都如同电影一般涌上心头,当初我带着胖子和王兴还有林昆从小县城里摸爬滚打,哥几个抢着抽两块钱的烟头,喝三块钱的啤酒,一起泡网吧,一块翘课,蹲在街头猜妹子底裤的颜色。

自打出了何磊的事情以后。大家被迫分开,林昆为了我们孤身入狱,我们哥仨败走石市重新来过,从开始到现在,从落魄到不败,经历过多少孤独月光,又留下过多少岁月沧桑,王者能有今天的姿态,这其中的艰辛,恐怕只有我们几个人最了解。

不知道为什么,想着想着,我的眼圈就红了。泪水像是拧开的水龙头一般滴滴打落在方向盘上,怕旁边的苏菲看到,我特意将窗户打开一条小缝隙,仍由风吹干脸上的泪渍。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这是老话,也是实话。

我很少去思索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即便想,每次的答案也都是没有任何意义,我的生活除了金钱和权利就是绞尽脑汁想法活着,每次摆平一个难题的时候,我都想告诫自己就这样吧,可是越是这么想。事情越会找到自己的头上。

尽管兄弟们一再告诉我,周泰和的事情已经被罗权给搞定了,可是我仍旧云山雾罩,那种不真切的感觉让我仿佛置身在梦境当中,倒不是说罗权没有那个能力,关键是他凭什么要帮我?即使他愿意帮忙,他家里人也未必要为了我个毛头小兵去开罪一位少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三,你是不是哭了?”冷不丁旁边的苏菲把手伸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抹挲。

“怎么会呢。”我使劲抽了抽鼻子,朝着苏菲挤出一抹笑脸,同时回头看了眼陈圆圆和杜馨然,朝着苏菲憨笑道:“待会到前面的服务站,我停下车,你去后面跟圆圆、馨然斗地主吧。”

“好呀,我正好也想跟姐妹们聊悄悄话。”苏菲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

苏菲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清楚我的一切,知道我什么时候想要安静,什么时候需要开怀,从来不会一味的腻歪我,强迫我做任何不喜欢的事情。

之后的时间里,车内变得欢声笑语一片,三个姑娘玩牌,小念夏从边上“唔。唔..”的凑着热闹,她们输了就罚唱歌,好在仨妞的嗓音都不错,虽然赶不上什么歌星,但是最起码让人听起来很享受。

时间过的很快,将近凌晨五六点的时候。我们终于进入了崇州市的境内,后排的三个女人都已经沉沉睡去,我本来打算先到不夜城和崇州市的王者总部去溜达一圈的,后来又一琢磨拉倒吧,干脆返程的时候再说,反正崇州有林昆打理也差不了差错。

林昆打理?林昆好像去了国外。想到这儿我忍不住苦笑着摇摇头,或许我的脑子真的出了问题吧,关于我和林昆喝的伶仃大醉的事情我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跟胡金和白狼沟通了一声,我们没在市里多逗留,而是直接杀回了县城,抵达县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大亮,后面的三个大美妞在念夏的嗷嗷待哺的哭声中惊醒。

我们从县城随便找了家早餐摊停了下来。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次回县城,老城区还是和过去一样萧条破败,斑驳的矮楼,坑坑洼洼的路面,晨曦的朝阳笼罩着整个老城,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汽车嘟嘟的喇叭声,自行车叮叮当当的铃声,霎时构成一组清晨交响曲,一些上班上学的人,纷纷侧目看向我们。

在我们这个县城奔驰、宝马绝对算得上好车,一下子看到三辆奔驰商务。而且车牌都是连号的,免不了会引起大家的注意,就连早餐店的老板对我们都是小心翼翼,一副生怕冒犯大人物的模样。

“小三爷,你这算不算衣锦还乡?”胡金懒散的夹起一个包子冲我笑着问道。

我点点头说:“大概算吧,如果胖子、兴哥和昆子一块回来,估计他们都能乐的找不到北,好了,抓紧时间吃饭,待会陪我去买点东西,先看看林昆他爹,然后再回家。他爹以前可是我们从县城混的时候的保护伞,该说不说,我到现在想起来他爹的模样都觉得腿发软。”

“哈哈..”大家全都笑了起来。

搁到现在,别说一个小县城派出所的副所长,就算是石市的公安局局长,我们也不一定鸟,但是那时候不一样,一瞅见穿制服的人,我们就先天性哆嗦。

吃罢饭,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城里的百货大楼里买了一大堆营养品,开向了林昆他家,他家住在公安局的家属楼。我记得头一次和胖子去他家的时候,林昆光着膀子在屋里打游戏,当时别提多眼红了,现在想想都觉得有意思。

我深呼吸两口,轻轻敲开林昆家的房门。

开门的人是林昆他爸,老头见到我两只浑浊的眼睛顿时瞪圆了。捏了捏我面颊,音色颤抖的问:“你是成虎?”

“叔,我不是泥捏的,别老搓了。”我坏笑着冲他爸打趣。

林叔赶忙将我们让进屋里,当看到我身后的苏菲、杜馨然和陈圆圆的时候,老头的眼神又一下子直了,把我拽到旁边,压低声音道:“成虎,叔不是老古板,也明白你们年轻人在一起肯定情难自控,但是你也不能把这些姑娘都带回家啊?咱们小地方的人思想毕竟保守,再说了,别的不考虑,你也得为自己的肾想想,小伙肾不行,一切等于零。”

我“噗”一下被逗笑了,将苏菲拉起来介绍:“叔,这个才是我媳妇。那个是我闺女,你孙女,那两个美女只是朋友。”

老头一脸的不相信,撇撇嘴说:“我没老糊涂,朋友看你的眼神儿会那样?行了,行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就不训你了,中午都别走,叔给你们炖骨头。”

“我婶子呢?”我低声问他。

林叔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落寞了,缓缓的瞅向屋角,叹口气说:“去年过世了。”

“啊?昆子怎么没跟我说呢?”我当时就急了。虽说我没和林昆结拜,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绝对不比任何亲生兄弟差,我爹他当成自己亲爹看待,林昆的父母我也肯定当成自己的亲爸妈看。

林叔苦笑说:“当时你小子不是出事了吗,我听昆子说你好像把省里面的高官给咔嚓了,昆子也不愿意让你分心,我俩爷俩就把这事儿给操办了,成虎啊,你现在也为人父了,以后做事可不敢像过去那么鲁莽。”

“嗯,我记住了!我先去给我婶儿上柱香。”我心情瞬间变得沉重起来,林昆从来都是这样,有什么事情都不愿意跟我们说,一个人扛,一个人背,明明恨不得所有兄弟幸福,却总装的好像漠不关心的模样,冷漠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无比细腻的心。

上完香,苏菲她们几个女孩子陪着林叔聊天,我则鬼使神差的推开了林昆的房间,林昆看来也很久没回来了,窗台上都布满一层灰土,我随意的打量着他的房间,猛不丁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相框。

相片上的四个青涩男孩我一点不陌生,分别是我和王兴、胖子还有林昆,看照片的新旧程度,应该是近期才冲洗的,瞅着那张照片,我的太阳穴突然剧烈跳动起来,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让我几乎要疯掉。我蹲在地上,两手使劲捶打自己的后脑勺。

脑子里好像出现林昆的声音:“三子,你一定要好好的,这辈子认识你们这帮坑爹的兄弟,我无怨无愧!对苏菲好点,要不然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如果有可能,将来让念夏到我的墓碑前磕个响头,喊我一身干爸爸...”

“是那张照片,林昆在照片后面给我写过信。”我猛地抬起头,直愣愣的看向相框上的照片,脑海中像是过电一般出现一副画面,我疯狂的开车返回石市,跪在秦老八的面前,祈求他救救林昆,接着我被百合拿电棍给砸倒了,我想我找到了那组残缺的记忆...

“昆子,等我救你!”我的眼泪止不住的蔓延出来,几分钟后我擦干净泪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又走出了林昆的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