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为日穿老兄的玉佩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来怪尴尬的,我回自己家,居然整的跟进国库似的,不光需要登记、签名,而且还得从门前的摄像头底下拍了备忘照片,就这还是全靠蔡亮打了声招呼,要不然我们连门槛都别瞎想进去。

这些守卫的兄弟是林昆安排的,他们只听令于林昆,对于蔡亮的话也只是象征性的服从,我带着所有人走进大院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我爸正和陈圆圆她爹黑狗熊从院子里下象棋。

俩老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吵的面红耳赤。

不算太大的小院子让我爸整的跟植物园似的,郁郁葱葱的一片。

“爸,我回来了!”我轻轻呼唤了一声。

老爷子当时手里正抓着一枚棋子和黑狗熊吵嘴,听到我的声音。整个人都傻了,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冲我身前,我张开双臂准备给他来个大大的拥抱,哪知道我爸竟然甩开膀子就给了我个大嘴巴子,接着像个孩子似的搂住我就嚎啕大哭起来。

我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内疚。感动我爸还能打我,他还在!内疚是因为这么久我才舍得回来看他一眼,我们爷俩久久的抱在一起没分开,另外一边的黑狗熊也和陈圆圆搂在一起,小院里弥漫着一股叫做“团圆”的味道。

自打黑狗熊被抓进监狱以后。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再次碰面的时候,我已经从当初那个可怜兮兮的鼻涕虫成长为虎背熊腰的大小伙子,不止黑狗熊感慨,我也是一阵唏嘘。

之后我们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拉家常。闲扯犊子,见到念夏,我爸的嘴巴就没合拢过,哪怕是被念夏尿了一脑袋,老头都如同沐浴仙雨似的高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就都住在家里的小院里,我竭尽全力的哄着老人高兴,陈圆圆和苏菲作为东道主,领着杜馨然把县城那几个景点都转了一遍。

没过几天,村子里就传出了我娶了三个媳妇的消息,对于这些风言风语,我爸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显得很受听,逢人就拍着胸脯叹气:“儿大不由爹!”

看起来像是很苦恼,可实际上他嘴角的笑容早就出卖了他。

不管怎么说,老头高兴就好,反正三个姑娘长得都不赖,怎么算我也不吃亏。

我爸告诉我,房子已经是第三次被翻盖,原本林昆是打算给我家起一栋八层的小楼,我爸嫌太扎眼,只让盖了三层,小院前前后后的房子也都被“王者”买下来了,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我爸。

我爸和黑狗熊还合伙从村里开了个玉米加工厂,生产各种玉米碾磨出来的粗粮。销到崇州市和周边的一些县市,有王者做门路,生意一直都不错,村里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俩老头在村子里别提多有威望了。

见到我爸那么自豪。我心里就说不出的畅快,当初我们爷俩从村里处处被人白眼挤兑,现在走到哪村民都会亲切的凑过来讨好,黑狗熊笑哈哈的说:“还有不少人要把自己二十出头的黄花闺女介绍给你爹,当你小妈。”

“去去去。说的好像没人给你介绍大姑娘似的。”我爸脸红脖子粗的反驳,两个老头说着说着就掐了起来。

俩老头的笑闹,让我更加透彻的悟清楚了人性,如果自己不强大,拿什么保护家。

从家里住了半个多月,期间我还陪苏菲回娘家住了两天。

算算日子,我差不多也该回部队了,临走的那天早上我爸和黑狗熊一路把我们送出了村口,瞅我爸红红的眼眶,我当时真想直接留在家里,不再去管什么江湖风云,雄图霸业,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至少在救出来林昆之前我还必须得挺着!

像小时候一样,我爸搂着我的肩膀碎碎念的提醒我。一定要记得按时吃饭,少喝酒、少抽烟,我闷着脑袋一个劲地点头说“好”。

不管多大岁数,在父母的眼里都是个孩子,常言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其实父亲的担忧一点不比娘少,很多时候男人只是不善于表达,他们对孩子的爱更多时候变成了实际行动,就好比我爸趁着我不注意偷偷的往车里塞了一大袋水果一样。

返程的路上,大家的心情都比较沉闷。谁也没有多说话,我讲了几个笑话也没能逗乐这帮姑奶奶,最后还是多亏了念夏,念夏一哭,三个女人赶忙变着法的哄。车里的气氛才变得好很多。

回到石市,我和苏菲又如胶似漆的黏糊了几天,我特意找借口去了一趟医院,咨询了几个脑科医生,询问我失忆的事情,一个医生告诉我,我这种情况属于“选择性失忆”,就是大脑受到了严重的刺激,自己强迫自己忘记一些事情,当然也不排除有人使用药物刺激。

如果是药物刺激的话,我想除了苍蝇这个混蛋,别人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恢复记忆以后,我想起来一个至关重要的混蛋,就是那个偷拍苏菲照片的内鬼,明里暗里的我问过苏菲好几次,她都始终没想起来,后来我又特意调了当天的监控录像,结果发现那天的监控录像不翼而飞,显然也是被内鬼给盗走了。

内鬼到底是谁?我简直如鲠在喉,每每想起来的时候我都恨的牙痒痒。眼瞅着回京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仍旧没有半点头绪,我不免有些着急,本身我就火急火燎,结果吴晋国这个臭傻逼又干了一件让我几乎丧失理智的事情。

距离我归队还有四天前的一个晚上。唐贵在和几个银行行长的酒会上被人偷袭了,不光被偷袭,对方还抢走了唐贵身上的U盘,U盘里保存了很多金融街的珍贵资料,唐贵到现在都处于昏迷状态,让人特别窝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发的第二天,石市突然爆出一条骇人的大消息,栾城区出现了一条类似金融街的贸易大道,开业当天,就引来很多岛国有名的大企业入驻,紧跟着长安区也冒出来一条“金融街”,同样有不少国内外的证卷公司加入。

长安区归程志远所有,而栾城区则一直都处于稻川商会的控制范围,我们的U盘刚刚被抢。他们的地盘就马上起来两条金融街,显然是蓄谋已久,这要说没有猫腻,我把脑袋拧下来。

可没有任何实质证据,我们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只能自己干着急。

金融街不比别的,对于我们“王者”来说那就是命根子,王者之所以现在能在石市顺风顺水,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得益于金融街,至少金融街从明面上为我们扛下很多舆论。

可是如果稻川商会和程志远手里也出现一条类似“金融街”的地方,即便规模再小,我们垄断的优势也将荡然无存。

之前石市“打黑除恶”的风声太紧,我们三方处于三足鼎立的局势,后来江梦龙死了,石市又开始新的一轮严打。所以“王者”仍旧未能对他们动手,哪料到我们不惹事,他们竟然还骑到脖子上拉屎。

根据这两个区出现“金融街”的前后时间上来判断,我猜测应该是吴晋国先窃取了我们的资料,接着又交易给了程志远。

当陈二娃把吴晋国和程志远相继搞起来一条“金融街”的消息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一帮兄弟正聚在一起研究对策,雷少强直接暴走了,非要把“狂狮”和“巨鳄”两个堂口的兄弟全都集合上,打算先砸烂“远东大厦”,再去毁掉程志远。

我拦下了他,摇摇头说:“强子,先别蛮干,你不觉得事情蹊跷么?以吴晋国在石市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斗得过咱们王者,就算再加上个程志远,顶多也是半斤半两,可是咱们三方一旦开磕,谁也讨不到便宜不说,兴许还会引起上面人的注意,你说吴晋国有那么白痴么?他现在的做法就好像在逼着咱们开战,一定有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