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 吃什么都行,就是不吃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少强咬牙切齿的跺了跺脚骂娘:“整咱们的人真是下的一手好棋,跟吴晋国、程志远动手,咱们可能会上套,可是不动手的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天天做大,真特码憋气!”

“办法是想出来的,不是急出来的,镇定!”我拍了拍他肩膀笑着看向陈二娃道:“你继续派人盯好吴晋国和程志远,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第一时间跟我汇报。”

“好!”陈二娃点点头就准备往出走。

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冷不丁出声:“对了二娃,我记得你祖籍是四川的对吧?”

“啊?是啊,我老家是四川的,怎么了三哥?”陈二娃先是愣了愣,然后不解的问向我。

“老家还有什么亲戚么?叔叔伯伯啥的都成,最近你菲姐特别喜欢吃四川的朝天椒。超市买的味儿都不正,所以我寻思让你帮忙联系一点本地货呢。”我笑容满面的起身问道。

陈二娃摇摇头说,没有了!以前还有个大伯,后来大伯也出车祸了,不过嫂子要是想吃的话。我可以想想办法。

“那就麻烦你了。”我客气的朝他抱了抱拳。

等陈二娃走出门口,我的眼神顿时间冷了下来,侧头看向刘云飞安排:“云飞,从十虎里安排几个机灵的小家伙给我监视好陈二娃,密切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包括吃饭睡觉,和什么人接过头。”

“监视陈二娃?行,我马上安排。”刘云飞怔了怔,也没多说话,马上掏出手机开始安排。

之前因为陈花椒的事情。我一直都对陈二娃有疑心,原本打算跟他坐下来,面对面的好好谈谈,奈何手头事情一直不断,所以就搁浅了。如果不是这次苏菲被偷拍照片,我几乎已经遗忘了这件事情。

刚刚陈二娃跟我交流的时候,他操着夹杂浓重口音的普通话,我顿时间想起来整个王者好像只有陈二娃出自蜀地,而想整死我的那位少将正好是成X军区的,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系,我不得而知。

“强子,不用着急起火,你先去调查一下长安区和栾城区新冒出来的那两条金融街到底是什么来路,后面的背景又是谁,我再好好想想对策。”我冲雷少强交代道。

雷少强理直气壮的说:“还需要调查么?刚才陈二娃已经说的很清楚啦,再说了,那两条街为什么不建在别的区,偏偏建在程志远和吴晋国的地头,这其中要是没猫腻,打死我都不信。”

“猫腻肯定有,可我总觉得背后的手应该另有其人,不知道为啥,这种感觉很强烈,建在他们的地头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他们两家和咱们都不是朋友,如果能够既分到相应的股份,又可以打压咱们,吴晋国、程志远何乐而不为?”我想心底的真实感觉和雷少强分析了一下。

我总觉得从唐贵被偷袭,再到突然崛起两家高仿的金融街。好像是出自另外一个人的手笔,吴晋国和程志远兴许也有参与,但他们应该不是主谋,这中间或许还有一个人将他们给串联起来了,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能耐?

我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几分钟后胖子打过来电话,告诉我唐贵醒了,我们一帮兄弟风风火火的冲向了医院。

病房里,唐贵脑门上缠着一圈绷带,小腹的地方也裹着一些纱布,之前偷袭他的人差点要了他的命,得亏唐贵多少练过几年功夫,身体素质还算不错。

“阿贵,你感觉怎么样?”我坐在唐贵的床边问道。

唐贵仿若大病初愈一般,脸色白刷刷的,摇摇头苦笑说:“人没多大事,就是U盘丢了,U盘里有不少关于经济方面的珍贵资料,还有一些打算入驻咱们金融街客户的信息,这下子算是彻底给别人作嫁衣了。”

“东西可以慢慢找。不急!你还记得偷袭你的人长什么样子么?”我接着问唐贵。

唐贵想了几秒钟后说:“记得,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长得一般般,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不过那家伙留着很长的刘海,我感觉他像是戴了顶假发套,似乎是为了挡住脑门上的纹身,具体他脑门上纹的是什么东西,我没看清楚。”

“脑门上纹东西?”我的嗓门瞬间提高,脑海中立时间出现那个叫郑义的混蛋。我记得他的额头上好像纹了一只天眼。

唐贵点点头说:“嗯,脑门上肯定有纹身,他的功夫很好,完全可以吊打我,但是却故意折磨我。让我给他跪下,还让我大骂你是王八蛋,王者是垃圾,我不从他就用匕首捅我。”

唐贵指了指自己小腹上的伤口,之前他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我,至少五六处刀口,而且肠头都露出来了,可想而知他当时伤的有多厉害。

“傻兄弟,以后再碰上这种事情,该骂你就骂,反正我也不会掉块肉。”我心疼的拍了拍唐贵的肩头,同时回头看向其他兄弟道:“你们也一样,明知道会被弄死还逞强的事儿不叫义气,那是傻逼,都给我记牢了,只要活着,就什么都能重头来,人没了,把你比成义薄云天的关二爷也扯淡。”

“操特妈得!真狠!”王兴出奇的愤怒。照着墙面狠狠的怼了一拳头。

我搂住王兴的脖子打趣:“咋地了?拳头是租别人的?怼墙面你不疼是吧?不用太着急,我的性格你们还不了解嘛?只有我占人便宜,你们啥时候看到别人从我这儿讨过好?阿贵挨的刀子,咱们一刀不少会找回来,金融街丢的资料。丢就丢了,咱们不要了,那两条金融街现在可劲儿赚钱,反正赚多少,最后我都会让他们一毛不少的给我吐出来!大哥吃什么都行,唯独不能吃亏!”

见大家一头雾水的看向我,我笑了笑说:“把心都撂进肚子里,我有主意,现在对手兴许正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盯着咱们呢,你们越是自乱阵脚,他就越有机可乘,行了,都散了吧,该干啥干啥,胖子带几个兄弟守好唐贵。阿贵你好好养伤。”

等大家都离开以后,“三哥,对不起,我把资料弄丢了,还连累咱们王者..”唐贵内疚的拽了拽我的胳膊。

我摆摆手打断:“不就是一点破资料嘛。丢就丢了呗,你既然能整理出来第一份,就不会再整理第二份了?你个正版商难道说还磕不过两个高仿货?真觉得对不住兄弟们,就从正面给我打压下去那两条山寨金融街。”

“好!”唐贵重重点了两下脑袋,眼眸中迸发出一抹精芒,有道是,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本来把资料弄丢,唐贵就已经够内疚了。这种时候他的情绪其实很敏感,不管我是夸他还是骂他,都容易叫他感觉大家在嘲讽他,所以我选择用这种方式去刺激他,看来效果还不错。

见到他的斗志又重新燃烧起来,我坐到唐贵的旁边问:“阿贵,咱们兄弟中有知道你昨晚上行踪的吗?”

“没有。”唐贵径直摇了摇脑袋:“就昨天我出门的时候,刚好碰上了兴哥,兴哥随口问了一句去哪吃饭,其他人不会知道的。”

“王兴?”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很快将疑虑去掉,王兴的人品我了解,就算是我背叛王者,他也不可能,那家伙看兄弟情义比命还重要。

“三哥,兴哥是不是恋爱了?我昨晚上碰到他的时候,他和一个女孩好像也打算去吃饭,那女孩长得挺不错的,我感觉像是从哪见过。”唐贵乐呵呵的问我。

我撇撇嘴说:“鬼知道,他要是真恋爱了,我觉得都应该摆席大庆三天,那根榆木疙瘩可算特么开窍了,行了!你好好养伤,我再琢磨琢磨别的事情去。”

“三哥,你刚才说你有应对的办法?是什么?”胖子把我送出病房外,如同个好奇宝宝似的问我。

我打了个哈欠,笑呵呵的道:“天机不可泄露!”

坐进公司为我准备的奥迪车里,我笑容满脸的脸颊顿时冷了下来,长长的吐了口浊气,别看我刚才从兄弟们面前装的气若闲云,好像已经找到了处理办法,实际上真的是一筹莫展,眼下有三个问题严重困扰我,第一是内鬼的问题,第二就是那两条冒牌金融街,再有就是偷袭唐贵的人,到底是不是郑义那个跳梁小丑,如果真是他的话,那形势就不容乐观了。

郑义的背景是成X军区,如果我真要搞他,无异于又得跟某少将掐起来,我现在真是特么老虎咬王八,无从下口,抽了一根烟后,我发动着汽车,朝着秦老八的小商场出发而去,那老鳖孙号称“活着的百科全书”,我寻思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