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2 八爷的妙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找秦老八的路上,我不停的在脑子里琢磨几个人名,陈二娃、郑义、程志远和吴晋国,这些人到底有什么联系?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联系在一起的?

程志远和吴晋国受利益驱使组成联盟,这个勉强还能理解,那么郑义一个堂堂的特种兵又为什么会和他们搅和在一起?虽然我对郑义这个王八犊子不算太了解,但也能感觉出来,他骨子里其实还是很有军人骄傲的,就算扳倒我,他也只会自己单干,除非是得到了某少将的命令。

那么话又说回来了,他们三个完全都有理由联合起来。但是这个陈花椒又是怎么回事?老子一没欠他钱,二没差他事儿,从来没有亏欠过他,他临阵倒戈又算个怎么一回事?

想着想着我不由自己都乐了出来。拍了拍后脑勺嘀咕:“玛德,什么证据都还没有,我就先给陈二娃定好身份了,看来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呐。”

潜意识里。我已经把陈二娃给定位成了“内鬼”,或许我觉得他最有动机,或许我本质里也希望他是内鬼,如果换个人的话。可能我会承受不住。

来到秦老八的小商店,他正叼着一根玉石烟斗,手里牵着条比他个头都大的“金毛”,看架势是准备去遛狗。见到我从奥迪车里下来,秦老八立马“啧啧”的凑了过来,伸手轻轻抚摸着车门,朝我歪嘴:“哟哟哟,王者的大哥大就是不一般,这才两天没见面,大A8都开上了,厉害呀!”

“喜欢啊八爷?送你啦!”我直接将车钥匙抛给秦老八,满脸带着谄媚的贱笑。

秦老八接过钥匙,兴奋的“嗷”一嗓子蹿进了车里,压根不管那条金毛犬拖着链子跑向了街头,我点燃一支烟,蹲在路边,眼瞅着秦老八从车里东摸摸西看看,那副没见过世面的土鳖样子,看的就让人忍俊不禁。

十多分钟后。秦老八悻悻的从车里走下来,把钥匙又丢给我,摇摇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车怎么着也得百十多万。你眼皮不眨一下的丢给我,绝对图的比一百万还值钱。”

“不愧是八爷,小子一撅屁股,您就知道我要拉什么屎。”我搓了搓鼻梁骨。讨好的递给他一支烟道:“这次来找八爷,还真有事儿求您指点迷津。”

“想续假的话,我可以替你打电话,别的事情,免开尊口,外勤处有外勤处的规矩,我不能破坏规矩。”秦老八难得正经的摆摆手,冲着我道:“对了,你看到我家小祖宗没?”

“你家祖宗?是那只金毛犬么?”我好奇的问道。

秦老八焦急的点点头道:“对啊,那可是我家那口子的命根子。”

“喏..它正跟你祖奶奶私会呢。”我朝街头怒了努嘴,那只金毛犬正和另外一只土狗正干着“不可描述”的事情,秦老八当时就急了。一路小跑的蹿过去“棒打鸳鸯”,费了半天劲才把他家“小祖宗”牵回来。

一边往回走,秦老八一边训斥金毛犬:“还要不要脸?你个姑娘家那么饥渴么?怎么一点不注意自己的高贵身份,丢人!败兴!”

金毛犬好像通人性似的“咕咕..的低鸣。

我“哈哈”大笑着说:“以后谁特么要是再敢说自己是单身狗,我就大脚丫的踢他脸,妈蛋的,敢跟狗比快活,人家狗可以想从哪做就哪做。他们谁行?”

“行了,别臭白话了!有什么事找我?”秦老八黑着脸,把金毛犬交给里面的店员,拽着我走进了奥迪车里。

我长出了一口气说:“其实也不是需要八爷违反规定帮我干什么事情。只是我有些东西想不明白,需要个睿智的人帮我一块参考参考。”

“这话说的没毛病,就喜欢你这个孩子的实诚劲儿。”秦老八一点不带害臊的点点头。

我将眼下我遇到的所有困惑一五一十的跟秦老八说了一遍,倒不是我有多信得过他,主要这些东西,我就算想瞒也瞒不住,早以前天门的张竟天就跟我说过一句话“任何组织和个人在国家这台庞大的显微镜下,都会变得完全透明。”

听完我的话后,秦老八抚摸着下巴颏陷入了沉默。

我怕打搅他的思绪,也没敢乱吱声,就从旁边安安静静的等候,等了足足能有二十多分钟,猛不丁听到秦老八的嘴里发出一阵“呼噜呼噜”的鼾声,这老混蛋竟然特么睡着了。

“喂,秦老八你他妈过分了啊!”我使劲捅咕了他胸脯两下。

秦老八赶忙抹了一把嘴边的哈喇子,惊悚的望向我:“怎么回事?哪着火了?”

“卧槽..”我直接无语了。合着这逼刚才拿我的话当成了催眠曲,我摆摆手驱赶:“滚滚滚,今天算我腿欠,多余跑来找你。替我续十天假,最近我家里有事走不了。”

“你看你,至于这么大火气嘛,不就是几个臭屁对手嘛?”秦老八抠了抠眼屎,顺手蹭到我胳膊上,点燃香烟嘬了两口道:“虽然我刚才没听完整,但是大概意思懂了,你现在担心吴晋国和程志远联手要害你,而且他们背后还站了什么了不起的大势力对吧?另外就是你们内部出现了至少一只内鬼,是不是?”

“没错,你有啥好主意帮我抓出内鬼,或者说搞下那两条金融街不?”我点了点脑袋。

秦老八吐了口烟圈道:“为什么要抓内鬼?他的存在。不是可以更好为你迷惑敌人么?你想想看,那个内鬼如果屡次放假消息给你的对手,你对手会怎么样?就算不扒了他的皮,起码也得胖揍一顿吧?据你说的。那个内鬼的身份不低,以你们这帮小家伙现在的身份,亲自抡刀跟人拼命的机会不多了吧?多观察观察,每次你放出去假消息,谁的身上会多出来伤疤,不就一目了然了嘛?”

“可是我总不能挨个扒他们衣服看看,身上有没有伤吧?”我撇了撇嘴巴。

秦老八叹了口气道:“你能手脚健全的长这么大真心难为你爸了,变通懂不懂?你特么不会请所有嫡系兄弟去泡泡澡么?既能增加兄弟感情。还可以看到你想看的。”

“那假如那个内鬼身上没有任何伤疤怎么办?”我接着问道。

秦老八拍了拍脑门再次叹气:“你眼睛是拿来出气的吗?不会多观察观察?屡次被人耍,你说那个内鬼的表情会和常人一样不?再说了,现在你只是怀疑有内鬼,万一没有呢?所以不要去胡乱猜忌,人心一旦冷了,可没那么好暖。”

听秦老八这么一分析,我也觉得确实蛮有道理的,接着问他:“那吴晋国和程志远咋处理?还有那两条金融街,您老有没有法子帮我毁了他们?”

“金融街的存在是为了增强石市的财政收入,入股金融街的商人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钞票,假设他们没办法为石市的财政建设添砖加瓦,反而还总是麻烦不断,鬼才会去管它们存不存在,假如那些入股金融街的老板们非但赚不到钱,还得担惊受怕,你说还有傻子会往里面白白搭钱么?”秦老八眯缝着眼睛,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道:“所以嘛..金融街如果动乱,三天爆出个贪污的绯闻,两天又死了个什么投资人,你想想那两条金融街黄不黄?对方现在就是给你一种假象,让你不敢轻易动手,等他们完全稳定下来,你想再动手,恐怕也晚了。”

“您老的意思是我得继续折腾那两条金融街?”我刹那间茅塞顿开。

秦老八拨浪鼓似的摇摇头道:“我可什么也没说啊,都是你自己意淫的。”

“是是是,八爷确实啥也没说过。”我陪着笑脸点头,压低声音问他:“八爷,你说的成都那位会不会直接对我动手?”

“他不敢,眼下罗权的事情还没水落石出呢,他现在再对卫戍区的精英动手,不是自讨没趣嘛。”秦老八笃定的摇头。

听秦老八提起罗权,我深呼吸一口气问:“八爷,我兄弟林昆的事情,您老方便跟我说说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