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 将计就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等我说完话,秦老八哈欠连天的直接打断:“我得回去补个回笼觉,昨晚上打一通宵麻将,没事别来烦我,有事更不要来找我。”

“八爷,我不求您老任何,只希望你能告诉我,我兄弟现在的境况,我们之间的事情您比谁都了解,拜托了!”我拽住秦老八的胳膊袖子,哀求的冲他祈求。

面对我赖皮似的拉扯,秦老八使劲嘬了口烟嘴道:“罗权的爷爷是什么身份。相信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我点点头回答:“有数,他应该算是卫戍区的天吧?”

秦老八叹口气道:“不是算,是本来就是!卫戍区现在姓罗,如果罗家不站错队。未来的几十年里也肯定都会姓罗,罗老爷子是现存有真正军功为数不多的几位大拿之一,说句不夸张的话,别看同样是将军。周泰和要是站在罗家老爷子面前都得毕恭毕敬的行晚辈儿礼。”

“我不懂您说这些和我兄弟有啥关系?”我迷惑的问道。

秦老八白了我一眼骂:“你是不是蠢?罗老爷子这种身份前几天和周泰和公然开撕,起因是因为他亲孙子差点被周泰和派出的杀手偷袭致死,而那个杀手就是林昆,你觉得林昆现在的处境能有多好?”

“可是。林昆和罗权不是商量好的么?罗权应该会帮着周全吧?”我抽了抽鼻子继续问道。

秦老八拍了拍额头道:“成虎啊,你觉得两大战区的一号首长公开叫板是像你们社会上两伙流氓打架么?站出来个人说两句好话,调解一下,就什么误会也没有了么?这种事情就算是罗权找他爷爷说清楚。就算是罗老爷子知道是罗权和林昆的计划,他也肯定都要做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这不止是对错的问题,更是声誉。”

“所以说..林昆必死无疑?”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秦老八摇摇头说:“我不敢妄下定论,昨天我和百合联系过,百合那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姜衡托了不少人打探,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我们只知道林昆应该还在卫戍区,可具体关在哪里,会被怎么处置,谁都不知道,你和罗权的私交好,可以等些日子,回部队以后再和罗权商量,这事儿除了罗权谁也帮不了。当然最苦的还是你兄弟林昆,不光现在要面对卫戍区,将来就算误会解除了,说不准还得被成X军区那边追杀。唉..”

“第九处呢?和尚那么牛逼,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自己手下的精英被杀不管?”我不由起了邪火。

秦老八舔了舔嘴上的干皮道:“谁说第九处视而不见,和尚已经入京了,只是收获微乎其微。别看第九处超然世外,但不代表他们的权利比战区大,和尚论级别的话,和两大战区的首脑人物还是要差上不少的,其实这件事情最好还得你去解决,不管谁说好听话,都不如罗权和自己亲爷爷来的更近,只是万一让老爷子知道,因为你个毛头小鬼,害的两大战区差点起火,我担心你的下场更可怜。”

“嗯,谢谢了八爷。等处理完我们眼下的麻烦,我就回部队去!”我诚心诚意的朝着秦老八道谢。

秦老八押了口烟道:“至于稻川商会,我给你的建议是要么一竿子打死,要么就别去招惹,这个组织别看在石市一直被你们王者压着,可实际上在他们本国,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都是臭名远昭的,万一真把他们六代目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到时候石市肯定大乱,你应该清楚咱们国家的国情,中国没有黑涩会,也不存在任何暴力组织。咱们是个和谐有爱的国度。”

“嗯,我明白!”我朝秦老八再次点头。

秦老八又给自己续上一支烟,朝我伸出手掌道:“拿来吧。”

“啥呀?”我一头雾水的望向他。

秦老八眉头一皱,梗着膀子嘀咕:“当然是车钥匙了,跟你扯这么半天蛋,你当老子真的闲的没事干么?百科全书也得吃饭,既帮你分析局势,又给你这么多有用的信息,一台A8你赚大发啦。”

“...”我一阵无语,心底一个劲地暗骂老杂毛,刚刚才对这老孙子升起的一股子崇敬之情,立马烟消云散,秦老八把我赶下车,丢给我两个钢镚,满脸正气凛然的说:“坐公车回去,多体验一下底层生活。对你没坏处。”

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驾驶着我的奥迪车绝尘而去。

我可怜兮兮的溜达到公交站牌底下等车,同时迅速琢磨刚才秦老八跟我说的那些话,一条不算太成熟的方案跃入脑中,正计划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了眼号码是苏菲打过来的,我不禁欣慰,心说不管在外面有多苦,还好有个人在家里一直等着我,我赶忙接了起来:“喂老婆,怎么了?”

“三三你最近不会走了吧?”苏菲甜腻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抽了抽鼻子说:“嗯呢,还会再多呆十天,不过我有事情要做,恐怕陪不了你和念夏多久。”

“没事的,只要每天能见一面我就心满意足了,对了三三,你在哪呢?吃饭没有?啥时候回来啊?”苏菲乖巧的问道。

我抽了口气感慨:“还是媳妇你最惦记我。我没吃饭呢,咱家里有啥呀?”

“有个美丽大方,活泼可爱的老婆和一个人见人爱,冰雪聪明的的闺女!快点给她们带点好吃的回来吧。”苏菲一句话差点让我喷出口老血...

搭乘公交车回到金融街。我又给雷少强打个电话,让他给我送了点现金,完事给苏菲买了一大堆吃的,然后才将所有兄弟都招呼道总部大厦的会议室开会。

这次会议,我按照秦老八的提议,将所有在王者有点地位的人全都召集过来,包括陈二娃、蔡鹰这种平常都不可能出席会议的特殊部门,见大家都到齐以后。我故意问雷少强:“强子,那两家膺品金融街的背景都打听清楚没有?”

“长安区的金融街,注册公司是个海外的皮包公司,具体信息查不出来,不过实际是八号公馆的人在把持,对了,程志远在长安区的场子叫八号公馆,一家规模不算太大的商会,下属花样繁多,什么娱乐场所、运输外贸,应有尽有,那家伙完全就是按照咱们王者的套路在建设,最可气的是,狗逼玩的比咱们高端,手下的马仔全都是从长安区的高中生发展而来的,特别有忠诚度,而且他还特意请了几个退役的老兵训练,完全仿照老洪的模式。”雷少强骂骂咧咧的介绍。

我点点头,继续问:“那栾城区的那条金融街呢?”

“那边算不上金融街,更像是个日式建筑的小镇子,狗日的吴晋国竟然从咱们中国的地盘上盖小鬼子的房屋,城建局领导的脑袋里面肯定都装的是屎,言归正传,那个金融镇的注册公司同样也是在海外,下面的操盘手都是远东集团的,栾城区的金融镇比较厉害,昨天刚刚才挂牌,今天已经引来至少不下十家大公司入驻,都是岛国比较知名的株式会社。”雷少强将两边的情况大致分析了一下。

我又扭头看向坐在角落里的陈二娃问:“二娃,你那边有什么收获么?”

“没有,程志远和吴晋国今天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住所,至于有没有通过电话,我们不清楚,他们的住所都有防窃听的干扰器。”陈二娃一板一眼的汇报。

“嗯。”我点了点头,拖着下巴颏闭眼沉思了几秒钟后,猛然起身道:“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两个狗犊子实在太他妈过分了,我打算今天晚上过去踩下吴晋国的金融镇,兴哥你待会通知一下巨鳄堂的兄弟,强子,你把狂狮堂的兄弟拉回来守住咱自己的老窝,山鹰堂继续负责监视,金哥你领毒蛇堂的兄弟埋伏到吴晋国的住所,如果有机会的话,就给干掉他!”

“是!”所有兄弟全都起身回答。

唯独王兴魂不守舍的闷着脑袋坐在原地没有起身,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兴哥?兴哥!你对我的安排有什么意见吗?”我冲王兴轻喊了两声,喊到第三声的时候,王兴才猛不丁回过神儿,茫然的望向我问:“怎么了三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