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 梧桐的挑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暴躁的一拳接着一拳砸在王兴的脸上,他的鼻子,嘴角很快就见了血,最开始的时候,他还骂骂咧咧的嘶吼反抗,打到后来,他干脆一动不动的任由我打,眼神也变得灰蒙蒙一片,没有半点的神采。

“三子差不多得了,谁都有过没心没肺的时候,你当初刚和苏菲好的时候,还不抵他呢。别特么打了!”伦哥和雷少强将我拖拽开,刘云飞和陈二娃把王兴搀扶了起来。

我“呼呼”喘着粗气,伸手指向王兴:“我他妈就问你,跟不跟梧桐分手?”

王兴松开自己的衬衣扣子,干脆将身上脏兮兮的西服脱下来扔到地上,昂头反问我:“如果我说不呢?”

“我去尼玛得...”我抬腿又是一脚踹在王兴的身上,伦哥抱住我的腰将我搂到旁边,不住的安慰:“你给王兴点缓冲时间不行么,上来就让人分手,谁也接受不了,还有梧桐又是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来的石市?我咋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问他!让他自己舔个逼脸说说,那个婊砸为什么会出现在石市!”我气呼呼的指向王兴。

对面的王兴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吐了口带着血丝的吐沫:“没错!梧桐是我从上海带回来的,我带自己女人回自己的家见最好的兄弟有什么不对吗?梧桐够懂事了,她生怕她的出现会引起你们不满,特意每天都化很浓的妆,难道我就不知道那些化妆品对身体有害?可是我却不能拦着,一边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边是把自己完全交给我的女人,你让我怎么办?”

“你快拉倒吧,臭傻逼!人家化妆就是为了不让我们认出来,我们只要不注意,她完全可以干很多事情,一脑子浆糊,你跟我装个鸡八情圣!”我是真气急眼了,说起话来完全口不择言,尽管说完以后我就后悔了。

王兴点点头,悲凉的咧嘴笑道:“没错,我确实笨,没你脑子好使,不然也不可能你是大哥,我跑腿,可是三子,你未免有点太自以为是了吧?你怎么就能肯定梧桐是有所企图呢?咱们中出了内鬼,我知道你怀疑我,怀疑梧桐在搞鬼,可是我明白告诉你,她不是!你知不知道,你没回来之前,梧桐是苏菲的秘书,她们在一起相处的有多融洽,如果她有别的心思,苏菲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说起这事儿,我特么还没给你算账!把那个婊砸安排到苏菲身边,你有什么企图!”王兴要是不提这茬,我还没那么大火气,此刻他说起来了,我的火瞬间愈演愈烈,得亏苏菲没什么事情,要不然我哭都不知道找谁哭去。

眼瞅着我俩又要掐起来,伦哥走到我们中间,一手推我,一手推王兴训斥:“能不能都小点声!不嫌丢人啊?里面正做手术呢!”

王兴抹了一把脸笑了,那种很苦涩的笑容。朝我伸出大拇指道:“合着这么多年,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没溜,你觉得我会把一个杀手放在自己弟媳妇身边么?我告诉你,让梧桐去给苏菲当秘书是我的提议,我就是想看看她是否另有目的,如果她真的敢动什么手脚。不用任何人,我就会解决她,可是结果很明显,她完全是奔着我这个人来的!”

“傻逼吧你,梧桐如果敢碰苏菲一指头,她现在还能活着么?她恨的是我。是整个王者,在没有成功报复以前,你就是她的挡箭牌。”我鄙夷的朝王兴吐了口唾沫。

多少年了,我们兄弟间没有像现在这样吵过架,我和王兴更没有这么脸红脖子粗的死磕,此时不光他心疼了,我自己也难受的不行。

王兴咬着嘴皮半晌没有说话,最终叹了口气说:“三子,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无非是怕梧桐利用我,然后毁掉咱们王者对吧,好!我跟你打个赌,你敢么?”

不等我开口,另外一边的蔡鹰手里抓着王兴刚刚扔到地上的西服,掌心里放着一枚黄豆大小的东西,出声:“兴哥不用赌了,你已经输了!这是针孔式监听器,之前朱哥跟我们山鹰堂的兄弟特意介绍过。这种监听器不光可以窃听,还能定位,而这枚监听器是在你西服的夹层里发现的,刚才来医院的时候,我就怕咱们被人监听监视,特意让手下的兄弟送过来个反监听器。”

蔡鹰晃了晃手腕上的一块很像表的东西说:“你看兴哥,上面的指示灯一直亮着,说明咱们现在仍然被监听,你好好回忆一下,有机会触碰到你衣服的夹层的人,都有谁?”

王兴盯盯的看着蔡鹰手心里的监听器,满脸全是不敢相信的表情。几秒钟后他一把摆开蔡鹰的手,朝着我咧嘴大笑:“三子,不至于跟我这么玩套路,你惯用的伎俩我都懂,无非就是想让我心里生出猜忌,然后疏远梧桐对么?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对她这么大敌意?明明是咱们杀了人家的师哥,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况且我现在也是黄帝的徒弟。”

我傻愣愣的望向王兴,本以为他见到监听器会觉悟,哪料到他竟然认为是我在使把戏离间他和梧桐,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往下接话了,好半天后才回过神儿,冲王兴冷笑:“你没治了!”

人家都说陷入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负数,我觉得王兴现在的智商两个负数相乘都不止,也不知道被那婊砸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就一门心思的认为梧桐好呢!

见我不再言语,王兴掏出烟点燃一支。使劲嘬了两口后,“啪”的一脚跺灭,犹豫了足足能有十几分钟后,他走到我身前。

冲我笑着说:“三子,咱们是兄弟,从十五岁开始就在一起玩。不应该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知道你害怕梧桐别有所图,这样吧!我退出王者,如果她真的有别的念头肯定会暴露,那时候也不会利用我做出什么伤害大家事情,如果她一门心思跟我过日子,我们正好也可以平平淡淡的生活,这样你也没什么可为难啦。”

“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抛弃我们这帮兄弟?”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打死也没想到王兴会做出这种抉择。

王兴摇摇头说,不是抛弃,是顾虑!你刚才说的对,如果梧桐真的是来报复的。我不能让她毁掉王者,可是我又真心喜欢她,割舍不下来,所以只能...

“你喜欢她啥?身材还是模样?又或者身份?这样的女人老子可以给你抓一大把出来。”我恼怒的揪住王兴的领口。

王兴摇摇头苦笑:“喜欢就是喜欢,不一定非得是什么,就好像你喜欢菲姐一样。论模样她也就和陈圆圆差不多,论家世她可能还不如杜馨然,可你就是发了疯的喜欢,不是么?我现在也是这种情况。”

“江湖路远,你他妈有走远给我滚多远,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我简直要气炸了。使劲推在王兴的胸口大骂。

王兴吸了吸鼻子点头:“好,我滚!你自己多保重...”

“别他妈跟我扯淡,你不是对梧桐很有把握么?敢不敢让我和她见一面,我当面跟她聊聊!”我拽住王兴,捡起来刚才被他扫到地上监听器低吼:“我知道你能听得见,你敢不敢和我见一面,咱们聊聊,如果你能解释的清楚监听器是怎么回事,我就算给你下跪道歉也无所谓,如果你说不清楚,别说你是黄帝的徒弟,你就算是四哥的闺女。我也肯定把你格杀石市!”

只要梧桐敢和我见面,我就有把握套出来她的话,即便套不出来,我也可以将她当场杀掉,这么做可能会被王兴恨一阵子,但是至少保证我兄弟不会吃大亏。

“三子,何必呢?我已经认怂了,你还想怎么样?反正王者现在足够强大,我可有可无,你就让我赌一把吧。”王兴一脸失望的朝我说道。

其实他现在的心情我很理解,既不愿意和兄弟反目,又不想女人委屈。能做的就只是为难自己。

我瞪了他一眼咒骂:“你闭嘴!老子心疼你会输的肝肠寸断,退出王者也可以,那咱们以后就是陌路人,老死不相往来!”

王兴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正迟疑该怎么回答我的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响了,是梧桐打过来的,王兴走到旁边,接起电话“喂”了一声,接着又走回来,将手机按到免提键,那边传来梧桐的声音:“赵成虎。你不是想知道监听器是用来干嘛的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怕王兴在外面沾花惹草,前段时间有个叫刘晴的女人总和他联系,我没有安全感,所以特意找人买了个监控。”

“呵呵,这理由找的真水。”我不屑的讽刺道。

王兴这个傻篮子竟然还从旁边应和:前几天晴晴确实找我了...

“你想要跟我谈谈是吧?没问题。咱们明天上午在金融街的爱森咖啡厅见面,还有,不要再动王兴一根指头,你没资格打我男人!”梧桐冷漠的挂断电话。

把手机揣起来以后,王兴冲我说,三子现在可以信得过梧桐了吧?如果她真的心里有鬼,就不会打这通电话,恐怕早就逃跑了,为了我,你就不能容忍一下她么?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等明天我和她聊完以后再说吧。”我揉了揉太阳穴,心里琢磨,梧桐竟然这么笃定,说明事情肯定有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