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 故人来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兴这个人的脾气直,说好听点叫爱憎分明,往难听说其实就是一根筋儿,记得当年还在读书的时候,他就敢直接跑到刘晴的家门口去朗诵情书,每次我让苏菲受点委屈,王兴都一定会是第一个跳出来的人,让这么一个不会拐弯的人潜到梧桐的身边,真是够难为他了。

况且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对梧桐上了心,如果不是因为梧桐跟我们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估摸他真能一条道走到黑。

哭累了,我点燃一根烟,躺在地上喃喃自语:“唉,傻狍子!自己多保重。”

王兴的长相在我们这伙人里绝对算得上帅哥,但感情世界却是我们中最单纯的一个。他的爱情观和现在很多小青年不太一样,他相对比较保守,在他看来想要发生关系,必须得是有感情的基础,所以追女孩子的时候少了很多花言巧语的身体碰撞,更多是嘘寒问暖的关怀,可是现在的姑娘怎么可能会看得上他那样的“老实人”。

我胡乱遐想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我接了起来:“峰哥。刚才我短息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三哥,你该不是魔怔了吧?花钱雇我去扫你自己的场子,你咋想的啊?”电话那头的陆峰用跟精神病人对话的口气跟我调侃,刚刚王兴带着梧桐出门以后,我突然想到一个对程志远或者吴晋国动手的借口。

让陆峰假扮成他们中的人到金融街来闹事。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去砸他们的金融镇,最重要的是我想通过陆峰的嘴告诉天门,他们又需要清理门户了。

毕竟我之前已经干掉黄帝的一个徒弟,如果再弄残他第二个徒弟的话,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别看张竟天、黄帝这帮大佬嘴上表现的好像都挺无所谓,实际上谁疼谁知道,辛辛苦苦养出来的徒弟就算犯了滔天大罪,也不希望被人给搞死,将心比心的话,我很了解这种感受。

“峰哥,你放心大胆的做,回头把账户给我发过来,茶水钱,我绝对不能差事!”我朝着陆峰笑呵呵的说道。

陆峰沉思了几秒钟后说:“茶水费什么都是小问题,主要我怕你阴我啊三哥,鬼知道你这么明火执仗的叫我去砸场,回头打算讹我多少钱,这事儿你以前可没少干过,除非你跟我说出来到底为啥,要不然这个忙,我不敢帮。”

“唉..我都没脸说,峰哥我们内部出现鬼了,而且这个鬼啊。还跟你们天门千丝万缕,我实在被逼的没辙了...”我将王兴和梧桐的事情精剪了一下告诉陆峰。

听完我的话,陆峰沉默了良久,弱弱的问:“三哥,你别笑话我笨。我还是没听出来,这和你让我去扫你的金融街有啥关系。”

“亲哥诶,我的意思很简单,我现在怀疑梧桐跟程志远和吴晋国有联系,想要去砸他们的金融街。但是又没理由,眼下石市的风声这么紧,我就算闹事也得有个噱头吧?”我无奈的冲陆峰解释。

陆峰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答应我:“那行呗,我待会就安排兄弟过去溜达一圈,你短信告诉我,什么地方不能闯,什么地方不能砸,别到时候不小心破坏掉你什么重要设施被你敲竹杠,梧桐的事情,待会我跟文哥汇报一下,没问题吧?”

“唉,这事儿能别往外说,还是不要说的好,怪丢人的。家门不幸呐!”我装腔作势的喘了口气,现在我巴不得他马上给天门打电话,最后能绕开文锦直接告诉张竟天最好。

临挂电话前,陆峰又反复确定:“三哥咱们可是提前说好了,这场子可是你让我砸的,别回头再找我后账,我们最近投资在建厂呢,真没闲钱让你讹!”

“峰哥,我不是那样的人儿。”我拍着胸脯保证。

陆峰小声哼唧:“光办那样的事儿。”

跟陆峰说定以后,我又故意找了点别的事情打电话把其他兄弟支开。尽可能让金融街留下的人越少越好,静等着陆峰来砸场,从咖啡厅里出来,只剩下白狼仍旧守在门口等我。

“伦哥呢?”我不解的问道。

白狼回答,去找王兴了。他说他和王兴好好谈谈,毕竟都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不希望看到你们真的分道扬镳,大哥,我觉得其实关键就是梧桐。如果把梧桐干掉的话,王兴说不准过一阵子就能想明白。

“干掉梧桐,王兴能疯,由着他们去吧。”我摇摇头,之前不理解王兴的一片苦心,现在明知道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挖出来藏在最深处的家伙,我就不能轻举妄动梧桐。

白狼低声问我:“那如果咱们以后和王兴以敌人的身份碰上怎么办?动不动手?”

“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我现在没那个心情,对了,结巴怪还没现身么?”我好奇的问道。自打林昆被卫戍区的人带走那天开始,朱厌好像也人间蒸发了。

白眼摇摇头:“没有。”

“那内个谁呢,陆舞呢?这几天怎么也没见过她得瑟?”我记得前阵子还能看到陆舞每天跟屁虫似的在朱厌的身后晃悠,自打百合出现以后,陆舞好像也失踪了。

白狼摸了摸鼻梁。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出声,陆舞好像接了什么任务去南方城市了吧。临走的时候,还让我转告你,想办法把百合给弄走,朱厌是她的。

“朱厌又不是我儿子。跟谁在一起是人家的自由,碍我屁事!”我没好气的撇撇嘴,带着白狼回到总部大厦,因为陈圆圆还在住院的缘故,苏菲和杜馨然都没在,念夏被送到了杜家,我也放心不少,站在苏菲办公室的落地窗后面,可以完整的看到整条金融街。

见我时不时的东张西望两眼,白狼疑惑的问我:“大哥,你是在等什么人么?”

“嗯,等砸场的!”我似笑非笑的点点头,刚说完话,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了,一个身穿工装短裙的漂亮姑娘推门走进来,她是苏菲现在的秘书,一个品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姑娘朝我恭敬的说道:“老板,有两位先生想见您,一位是王氏集团的总经理王建豪。另外一位自称孔令杰。”

“孔令杰?让他进来吧。”我摸了摸鼻头,几乎都快忘掉这个人了,记得很早以前,我让上帝给他注射过一支从上帝那缴获的特殊药剂,想要把他变成傀儡的,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也就把他抛之脑后了。

几分钟后,一个瘦的跟竹竿有一拼的青年和一个胖的如同煤气罐似的家伙一起推门走进来,身材消瘦的青年留着个半长不长的偏分头,脸色白刷刷的骇人。尽管外面套一身品牌西装,但是仍旧给人种很颓废的感觉,而胖墩墩的家伙,竟然是那个石市四大家族曾经的落魄公子哥王建豪,当初被我再崇州市拿美女圈养起来的那位。

“别来无恙啊孔少,王兄脸上的肌肉见涨嘛,你们消息蛮灵通的嘛,我才刚刚回来,你俩就迫不及待的跟我这个老朋友叙旧了。”我倚靠着老板椅,朝办公桌前面的孔令杰笑了笑。

多半年没见到。孔令杰看上去沧桑了很多,用“沧桑”这个词形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很不恰当,但此刻孔令杰确实就是这样,脑袋上多出来不少白色的发丝,颧骨高高昂起。脸上几乎见不到什么肉了,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这还是当初那个风华正茂的孔家大少,石市第一家族的嫡系继承人么?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咄咄逼人的气势。

反观王建豪,现在小日子貌似过的肯定狠潇洒,胖了不少不说,举手投足间也多出来一些真正大家族子弟的从容和贵气。

“三哥,我快想死你啦。”王建豪亢奋的往我跟前走,结果被白狼冷漠的目光又给逼了回去。

孔令杰不自然的欠了欠身子,朝我伸出手掌:“三哥,别寒碜我了,我在您的眼中还算个屁的少,您喊我小杰或者令杰都可以,我每天都在王者大厦的门口蹲点,就是想要来跟您亲口赔个不是,听说您回来了,我迫不及待的哀求王公子陪我一块来探望一下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