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 时过境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孔令杰那一脸谦卑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当年的他是何等的不可一世,瞅我都不带用正眼瞟的,即便是后来孔家没落了,孔令杰也依旧很看不起我。

往事浮上心头,几年前的过往历历在目,我记得第一次遇上孔家大少的时候,还是在崇州市的竞标会上,因为点小矛盾得罪了他,我被逼无奈跟他赔礼道歉,到了石市以后再次遇上,我处处耷拉着尾巴跟他相处,夹缝中生存,一路上跟他斗智斗勇。直到后来被孔老爷子青睐,才开始慢慢扭转颓势。

见我迟迟没有出声,孔令杰将手掌又往我跟前伸了伸,点头哈腰的讨巧:“三哥,之前的事情全是我不对。我现在是真后悔了!希望你能给我次机会。”

我抿嘴笑了笑,蜻蜓点水的跟他碰了下手后,就又坐了下去,朝着孔令杰客套道:“孔少,咱也不是啥外人,过去的事情就翻篇吧,以后大家好好处,比什么都强!”

孔令杰连连点头:“一定一定,只要三哥不计前嫌,我愿意为三哥肝脑涂地!”

“言重了孔少,你的来意我大概懂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咱们改天再约,你看怎么样?”我很官方的下“逐客令”,同时冲着王建豪咧嘴笑道:“豪哥。待会有时间没?咱们找个地方喝喝茶?谈谈心?”

“那敢情好,我早就想和三哥吹吹牛了,如果没有三哥当初的当头棒喝,我现在我不可能成为王家的二号人物,嘿嘿...”王建豪搓了搓手掌笑道。

“你那个牛逼哄哄的堂哥呢?”我好笑的问道。

王建豪感激的说:“出车祸了,植物人!凡是有机会继承王家大权的堂兄弟们只要头天被家族赏识,第二天准会发生意外,最后谁也不敢上位了,就把我给推了出来,我知道都是王者的兄弟在暗中帮我使劲,谢谢了三哥。”

“咱们是朋友嘛,不需要客套,我只希望在我们王者遇上麻烦的时候,豪哥可以伸出援助之手。”我打了个哈哈,辅佐王建豪上台就是希望王家能变成王者的同盟。

“一定!对了三哥,前阵子大嫂找我投资基金会,我赚了不少钱,这是一点小意思,您别嫌弃。”王建豪拍了拍快赶上胖子的大肚腩,乐呵呵的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推到我面前。我粗看了一眼,大概有六个零,不由满意的点点头:“豪哥还是和过去一样实在,我这个人就喜欢和老实人做朋友,专职各种牛逼不服。”

我斜眼瞟了瞟旁边的孔令杰。他的脸色变得灰蒙蒙一片,极其难堪,我就是要让他下不了台,他过去让我丢人了那么多次,我现在收点利息不过分。至于整他,说老实话我现在挺不屑的。

孔令杰嘬了嘬嘴唇干笑:“要不我来安排的,反正我也闲的没什么事情!”

“那怎么好意思,对了!孔少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啊?有事直接说事,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我嘴上说的不好意思,实际没打算跟他客气,对于他这种坐地户,不宰都对不住自己。

“我的事是小事,先给三哥安排好地方再说。”孔令杰赶忙掏出手机安排,等他打完电话以后,我才微笑着问:“孔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你身上的毒吧?”

“不瞒三哥,这确实是主要的原因。”孔令杰很痛快的承认了,将自己的胳膊袖管挺起来,苦笑说:“各种方法我都试过了,但是没有任何效果。求三哥给我条活路,孔家已经一蹶不振,我现在只希望不要在我这一辈断了根儿。”

我瞅向孔令杰的胳臂上,密密麻麻的扎了好些针眼,估计是他毒瘾犯了。想要寻找替代品才把自己祸害成这幅模样,一瞬间我也想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消瘦。

“待会你去找找苍蝇吧,不过需要花钱买,给多少钱,你自己看着办。”我点点头应承,时过境迁,现在的他在我眼里只是一条可怜虫,说句不夸张的,以王者现在的实力,灭掉孔家跟玩似得容易,不等孔令杰千恩万谢,我叹了口气说:“咱们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孔家原本在你一代指不定会腾飞,可惜是你自己错过了机会。”

孔令杰满眼复杂的咬着嘴皮,最终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字:“命!”

“石市最近新出现了一个雷家,你们应该都知道吧?”我手指轻轻敲击桌面,朝着孔令杰和王建豪说:“我的目标是帮助他们力压老牌四大家族,成为石市的第一家族,希望两位兄弟多配合。”

时至今日,王建豪基本上可以代表王家,孔令杰是孔家的代言人,而杜馨然则是杜家大小姐,他们三家基本上都跟王者的自己人没区别,唯独四大家族的柳家和我们没有交情,不过好在杜馨然的大姐嫁到了柳家,所以基本上也不会出什么难题。

“三哥,我这个人没什么志气,只要王家不受大影响,需要怎么办,您一句话的事儿!”王建豪马上表态。

孔令杰犹豫了几秒钟后也点头:“孔家也没任何意见。”

“孔少,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站错队,我估计孔家真要在手中彻底断掉了,天门狐狸觊觎你的位置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孔令杰。

他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慌忙捶胸顿足的保证:“绝对不会!”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办公室门再次被人敲响,还是刚才的那个女秘书,神色有些慌张的冲我说:“老板,刚才保安打电话说,有人到金融街闹事,可是咱们的内保今天好像都被调派出去了。怎么办?”

“没事儿,告诉保安们原地休息吧,半个小时以后你打电话报警。”我咧嘴笑了,侧头看了眼窗外,金融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七八辆面包车,三四十号带着口罩的小青年正挥舞着铁管、片刀在打砸。

“大哥,用不用我下去看一眼?”白狼阴森森的低吼。

“三哥,人手不够的话,我马上给家里打电话,安排点人过来救场!”王建豪迅速掏出了手机。

我摆摆手道:“不用。他们砸就让他们砸呗。”

大街上的那帮暴徒看上去气势汹汹,逮着什么就砸什么,“噼里啪啦”的玻璃破碎声伴随着汽车的警报器响,听起来特别的热闹。

我瞅了几秒钟后,小声嘀咕:“陆峰也太特么娘得小心了吧。怎么尽砸些窗户玻璃和垃圾桶,这帮逼到底是砸场的还是打扫卫生的!”

可能真是被我坑怕了,陆峰这次安排的小弟不少,但是打砸的目标都是些最不值钱的东西,不是门窗玻璃就是一些垃圾桶。宣传橱窗,最野蛮的行动无非就是把路边的一些汽车给敲烂了。

这次带队的应该是林恬鹤,尽管他脸上带了口罩,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一米八五的大个头。咋咋呼呼冲在前面,打砸了十多分钟后,林恬鹤指着距离老远的那些保安吼叫:“告诉赵成虎,以后老实点,少装逼,不然我们稻川商会弄死他!”

“噗...”我差点没笑喷,掏出手机给陆峰拨了过去:“我说峰哥,你安排的群演也特么太粗制滥造了吧?我让你嫁祸程志远或者吴晋国,他直接临走的时候报号,吴晋国和程志远也不是傻子啊!”

“要不...我再让阿鹤重新砸一次去?”陆峰也尴尬的不行,连连道歉道。

我吹了口说:“拉倒吧,也别忙活了,待会你对外放出消息就说你的花街也被吴晋国的人扫了,扬言今晚上要血洗远东大厦,当然就是随便放句话。做不做峰哥随便。”

“卧槽,我怎么感觉又被你拉下水了?我们天门和远东集团和八号公馆可是无冤无仇啊?”陆峰骂了句娘。

我坏笑说,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么,峰哥不会那么小气吧?

“我就特么知道,你赵成虎跟我谈合作。绝对没那么简单,得了!算我交学费了,待会我就往外发放消息,对了三哥,你今晚上真准备去扫吴晋国的地盘么?”陆峰好奇的问我。

“那当然了!”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不过我心底打的却是另外一个念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