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 发展重心/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志远的背影透着股让人压抑的落寞,他沿着街角渐行渐远,而那条赝品的金融街此刻火光冲天,就好像我们兄弟现在的心情一般亢奋。

胡金冲我轻声问:“小三爷,你觉得刚才程志远说的是真话不?他真的只是单纯为了让陈...那谁幸福么?”

“管他真的假的,反正咱们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三哥,撤不撤?”刘云飞大大咧咧的笑道。

我又望了一眼熊熊燃烧的街道,摆摆手下命令:“走吧,回家!再不走待会还得麻烦警察叔叔送咱们。”

我猜明天石市的报纸头条和本地新闻一定会持续滚动今天这场大火,警方也一定会拍着胸脯保证肯定会将纵火案的元凶缉拿归案,接着事情就慢慢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彻底淡出人们的视线。

程志远不会报警的,因为他知道就算真的报警,我们这边顶多也就是被抓进去几个顶罪小弟。而王者将会对他展开更为疯狂的报复。

至于程志远说的那些话到底是肺腑之言还是故作深情,我其实并不太在意,毕竟我不是陈圆圆,也左右不了她的任何想法。

今天晚上的总体战况还是挺乐观的,扫掉长安区的金融街。眼下就只剩下栾城区的那个金融镇。

往回走的路上,我冷不丁想起来刚刚跟我交手的那个黑瘦小伙,冲着胡金交代道:“那个叫张思澳的小朋友蛮有意思的,金哥你这两天抽空去摸摸他的底细,如果有可能就把他抓到我面前。”

“小三爷对他有兴趣?”胡金笑呵呵的问我。

“没兴趣。强出头的是废物,能屈能伸才是人物。”我摇摇头说:“况且那小子是条野狗,性格太过桀骜不驯,估计是刚刚开始玩社会,胆子还没有那么肥,我估摸再过一阵子他可能连自己老大都不服!我只是不想程志远过得太舒坦,就用他的方式对付她吧。”

之前程志远命令张思澳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他极其的不耐烦,充满了不爽,一个功夫还算不错,而且又有野心的家伙,只要稍稍诱惑一下,就能刺激起来他心底的贪婪。

程志远之前一声不响的叛出王者,如果我能挑拨起张思澳的欲望,难保他不会成为下一个程志远。

“三哥,刚才我听程志远说,他对那个张思澳有救命之恩,我觉得张思澳肯定不会出卖自己老大,所以这事儿恐怕不好办吧?”刘云飞提醒道我。

“名利如火,给人希望,也点亮了欲望!”我笑了笑说:“况且咱们也没打算收他,只是叫他认识到自己的价值罢了,假设下次他在程志远那里再受点委屈的话,可能会想到自己的价值,有个三次五次的,程志远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我只是希望在程志远身边埋颗定时炸弹,要不然我过几天回京城去,谁也按不住他了,他不得飞速发展啊!”

“小三爷。你还要回京城?回去干啥呀,反正你现在回不回,领导也不会催,成x军区的那个傻逼少将也不敢明目张胆把你怎么样,不如就从家里磨够三年得了?”胡金一脸的不舍。

我楞了下神。接着语气坚定的说:“必须得回去,有人还在等着我,况且咱们王者还没有条像样的大腿,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脑袋上头时刻悬着把剑,周泰和现在只是暂时被卫戍区给困住了。等他挣脱束缚,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吃了!”

“对了,你明天让蔡亮到石市,换强子过去主持崇州市大局,胖子和十虎也跟着回去吧,胖子的老丈人在石市还是很有地位的,他肯定不能让自己女婿吃亏,当初培养十虎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成为王者的中坚力量,不是当扛刀小弟,再有就是老让亮哥从老家呆着,他恐怕心里也憋闷的慌,我心里也内疚。”我朝胡金笑呵呵的说道。

蔡亮和胡金是拜把子兄弟,有些话他说比我说出来效果更好。

胡金沉思了一会儿,压低声音问我:“小三爷,你是不是怕亮子生二心?”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亮哥有没有二心我不敢保证,但我不希望发生同室操戈的悲剧,况且他从家里呆的时间太久了,也是时候出来活动活动筋骨,最主要的是我想他啦。想念嫂子炖的大骨头,嘿嘿...”我笑了笑,扭头看向车窗外的景色,车窗玻璃可以反射出胡金的表情,看到他乐呵呵的,我才松了口气,胡金高兴,就一定会用高兴的方式和蔡亮聊天。

刚才设计程志远的时候,我突然也想到了我们自己的内部,崇州市眼下只剩下蔡亮没有挪过窝,从一个地方呆的时间久了,心态会慢慢发生变化,有的时候可能不是他的本意,但是经不住底下马仔推波助澜,很容易把“我们”模糊成“我的”,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对谁都不好。

再者就是雷少强,既然我打算把雷家扶持成石市的第一大家族,就必须得让他换个地方,要不然大权在握,也会生出很多不必要的祸端,其他兄弟的心里保不齐会生出什么不满。

“强哥回崇州,那石市听谁的?”刘云飞好奇的问我。

我想了想后说,个人守好个人的一摊,小事互相商量,大事投票决定,平常多听听伦哥,蔡亮和胡金的建议,实在搞不定了,可以让苏菲介入,最不济还可以让苏菲询问我师傅一声,还有就是,不要再对周围的县市征战,把兄弟们都压缩回来,不求疆域万里。只盼家中安宁。

“全都收回来?”胡金和刘云飞异口同声问我。

我点点头道:“对!全部收回来,王者这阵子风头太盛,低调才能活的更久远,真搞得人尽皆知,咱们距离解体的日子也不远咯。”

“为什么啊?”两人再次一齐问出口。

我正色道:“天门比咱们势大不?”

“那还用说。肯定比咱们大的多,上海滩是什么地方,能够雄踞大上海,全中国有几个社团可以做到。”胡金出声。

我舔了舔嘴皮说,可是你到上海去打听打听,平常老百姓有几个知道天门的?知道的无非都是一些商贾名流,老人们常说,一瓶子不响,半瓶子晃荡,咱们不能再当半瓶子了。

“和谐社会乱不乱。全靠钞票说了算!回头我召集所有兄弟开个会,近两年咱们王者的发展重心就是一门心思赚钱,这年头钱能通神,假如咱们现在有一百个亿,什么鸡八稻川商会。吴晋国,全都得给我靠边站,不服气,咱就是花钱雇街头的小赖子都能把他们磨死!”我将心里的想法跟他俩说了说:“当然赚钱不代表别人可以欺负咱,耍贱的照干不误!”

想让大家慢慢漂白是我的真实想法。更重要的一点我没说出来,林昆现在被卫戍区的人控制起来了,生死不明,倘若他还活着,我想要救他出来。劫狱肯定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投资,不计其数的往里砸钱,毕竟对方可是一个身披战功的实权派中将...

回到金融街,我把兄弟们都喊到会议室。简单的开了个会,同时分配大家近期的任务,就是想方设法的恶心吴晋国,祸害他的金融镇,同时想辙给我挖出来那位稻川商会新派下来的那位大拿的真实身份。

散会前,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调侃了一句:“当老大是真他妈累,等王者以后稳定住了,我就带着苏菲和孩子游山玩水去,这个龙头谁爱当谁当!”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享受着假期最后几天的惬意时光,没事就腻在苏菲和念夏的身边,偶尔也会到医院去看看陈圆圆,跟杜馨然学学经济学,小生活过得真心美如画。

第三天得时候,胡金把那个叫张思澳的小青年绑到了我面前,“把他带到楼顶上的天台吧,那地方凉快,方便谈心!”我摆摆手示意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