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回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老老实实的将车子停到路边,然后从车里走出来接受检查。

反正我身上没带什么违禁物品,车子来路也正大光明,最重要的是现在还从石市的地界上,出了事情,我也不怕脱不开身,没必要跟警察对着干。

那辆桑塔纳警车缓缓开到我跟前,接着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当看清楚他的模样时候,我兴奋的走上前,一拳怼在他的胸口笑骂:“你快特么吓死了老子了!”

那家伙满脸胡子拉茬,眼珠子红通通的,整的好像几天没睡觉似的,不想竟然是马洪涛。马洪涛冲我努嘴坏笑:“我跟你说哈,你这可算袭警,老子有权拘起来你,你小子不够意思,回来的时候不吱声。走的时候也没言语,要不是今天我刚好在这附近执勤,下次都不知道得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马洪涛的话挺让我暖心的,从认识到现在,我好像从来没帮过他。还总是逼他违反纪律,可他从来没怪过我,反而一直拿我当成弟弟看待。

我瞄了一眼马洪涛身上的制服和肩章,我意外的问:“你咋穿的是交警的衣裳?咋地?又降职了?”

我记得清清楚楚刚回石市那天,杜馨然还告诉我,马洪涛现在是桥西区警局的一把手,难不成他又犯了什么错误?

“可不呗,前几天扫黄,把办公室的一个领导给逮起来了!”马洪涛摘下来警帽,坐在警车前脸上,从兜里掏出来一包四块钱的“中南海”,递给我一支,自己点上一根,很无所谓的笑了笑:“升升降降,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嘛,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了。”

“那也不能直接扔到交警队呐,按照程序,你不是应该到警局门口看门去?”我接过烟点燃,靠在他跟前。

马洪涛苦笑着耸耸肩说:“之前确实把我调到门卫室去了,结果看门的时候,抓赌博,我又把局里主任的小舅子给铐起来了。”

“噗..”我瞬间笑喷了:“该!让你丫没点眼力劲儿。”

“其实当交警也挺好的,起码事儿少!而且还能存到钱,我打算再存两个月前,休年假,然后去缅甸旅游区,听说那边的口气挺好的。”马洪涛弹了弹烟灰。

“听说那边还有个叫安佳蓓的美少女?”我坏笑着努努嘴。

马洪涛从我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脸红脖子粗的瞪眼:“别瞎说,我就是单纯的去旅游。”

正说话的时候,马洪涛腰上挎着的对讲机猛不丁响了:“71552。71552,速到旭华道去增援,发现两名酒后驾驶司机!”

“得,不扯了!见你一面,我心里就踏实了!下次回来。咱们不醉不归哈,到时候馨然怕是都升到副局长的位置喽。”马洪涛将烟头弹飞,抓起对讲机道:“我是44671,我距离旭华道比较近,我过去吧!”

我拽了拽马洪涛的胳膊:“马哥。又没喊你,歇着呗!反正挣得是死工资,那么卖力干啥?”

马洪涛严肃的掰开我的手指头道:“工资是死的,可责任是活的,两个酒驾司机,你听听多危险,万一他们再撞到无辜的路人,那就是好几个家庭的悲剧,我穿这身皮,就得对得起帽子上的警徽,行了三子,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我走了!”

不等我再多说什么,马洪涛钻回警车里,一个潇洒的“神龙摆尾”。“嗡”的一声就冲向了街尾。

我笑着看向他离去的背影,摇摇头道:“你丫就算贬到城管上去也不会闲着。”

马洪涛是个好警察,但不是一个成功的职场人,他的眼里太过于公正严明,所以注定不会爬的太高。但这个世界上确实需要他这样的傻子,也正是因为他的“不识抬举”,才越发显出来那些八面玲珑的烂鱼臭虾是何等的令人作呕。

告别马洪涛,我再次踏上了北行之路,很上次离开不同,这回我心如磐石,我的目标很简单,带我兄弟林昆回家,不管付出多大的艰难险阻,我都要带着我兄弟平平安安归来。

石市到京城的高速越修越近,临近晚上九点多钟过的时候,我终于驶进了京城的地界,一想到马上能见到那帮损货战友,我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和王者的兄弟不同,雷蛇六班的战友们给我的是另外一种感情。

我将车子行驶到京城郊外的灵山景区,一个人从旅客大厅里静静的等待百合来接应,我们的训练基地建在“灵山”自然风景区的背后,这个季节刚好是旅游高峰期。

旅客大厅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全国各地的旅人,大部分都是一家老小出来游玩的,有带自己媳妇的,也有带别人媳妇的,反正闹哄哄的,特别热闹。

闲着没事干,我干脆翘起二郎腿观察起周围的行人,坐在我不远处的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身上背个小号的旅行包,腿上放着个笔记本电脑,正低着头劈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他旁边还有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可能是他女儿,小姑娘扎两个羊角辫,长得白白净净的,很是可爱,不吵不闹。一个人乖巧的从蹲在旁边玩溜溜球,自己弹老远,完事捡回来,再弹飞,再捡回。玩的不亦乐乎。

或许是当个爸爸的缘故吧,我现在看到小孩子就觉得分外的喜欢,一眼不眨的瞅着小女孩看,在玩的过程中,小女孩不小心把溜溜球滚远了,蹦蹦跳跳的去捡球。

溜溜球刚好滚到一个打扮的很时髦的女人脚边,女人捡起来球和小姑娘玩了起来,我估摸着人家认识,也没有多往心里去,又看了十多分钟。我有点尿急,就到厕所去解决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我又下意识的看了眼那个小姑娘和女人,两人手拉着手。朝大厅出口的方向走去。

出于好心,我朝旁边那个中年男人提醒了一声:“喂,大哥!你闺女跟人走了。”

中年男人头都没往起抬,应付似的“喔”了一声,仍旧两眼盯盯的瞅着电脑屏幕。半分钟后,男人心满意足的将“笔记本”合上,看了眼自己的脚跟“腾”一下站了起来,焦急的喊叫:“慕斯卖,慕斯卖..”

“先生你好。请问你刚才看到一个这么高的小女孩吗?扎两个辫子..”中年人的脑门瞬间冒出个冷汗,走到我旁边,连比划带含糊不清的问道:“她是我的女儿!”

听他怪腔怪调的口音,我好奇的问了句:“你是岛国人还是韩国人?”

“我是岛国人!”中年人着急的来回张望。

一听丫是岛国来的,我立马收起自己的好心。撇撇嘴不耐烦的嘟囔:“没看见!”

“慕斯卖,慕斯卖..”中年男人不再跟我多废话,慌慌张张的朝着旅客大厅喊叫起来,绕着大厅喊叫了半天,也没见到自己女儿,男人急的蹲在地上哭嚎起来,那副模样弄的人心里怪不舒服的。

冷不丁我想起来回京城之前,秦老八跟我说过的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心说孩子是无辜的,就当是看在孩子的面上,我走到中年男人的跟前说:“出去找找吧,我刚才看到你闺女跟着一个女人出门了!”

“谢谢!”中年男人爬起来,拔腿就朝门外奔跑出去。

我寻思“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也快步跟了出去,好在“灵山”景区是不允许开车上来的,想要走到出口,必须走很长的一段路,如果我们速度够快的话,我们应该可以追得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