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 我有怪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叫厄运的岛国青年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好的,那我就在石市恭候赵先生大驾,当然..前提是赵先生能避开这次厄运!”

“你说错了,应该是我恭候你的大驾!只要在这片土地上,不管你玩的多好,混的多硬,你们始终是个外地人!”我翻了翻白眼冲他微笑:“还是刚才那句话,这局算我输,咱只当是开胃菜,以后慢慢来!”

厄运侧了侧脖颈和旁边的中年男人用岛国语絮叨了几句话后,厄运朝我微微欠了欠身子:“那就不打搅赵先生脱离苦海了,不然游戏就没有乐趣了!”

“不劳阁下费心了!”我皮笑肉不笑的问道:“我想知道你在稻川会社是个位置?”

“稻川商会如今的六代目是我的父亲。这位是我的兄长,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我会继承七代目,不知道这样的身份,能不能陪赵先生一起做场游戏?”厄运指了指旁边那个都能当他叔的中年男人跟我介绍。

我嘲讽的努努嘴:“你爸的身体真心不错,替我问候你妈哈!”

正说话的时候,审讯室的铁皮门猛然推开,之前那个红脸汉子被人踉跄的一把推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穿军装的挺拔汉子,正是姜衡和宋鹏,姜衡的肩章换成了“一毛二”,宋鹏也换成了军士长的军衔。见到他俩,我就知道这次的事情绝对有惊无险了。

“虎哥!”宋鹏怒气冲冲的冲我走了过来,回头朝着红脸汉子喝斥:“手铐钥匙呢?给我拿过来!”

“稍安勿躁,还有没有点六班人的样子?毛毛躁躁!”姜衡瞪了一眼宋鹏。扭头看向红脸汉子冷喝:“谁给你权利铐我们卫戍区的兵?是你们大队长么?让他过来一趟!”

“首长,这件事..”红脸汉子赶忙急赤白脸的解释起来。

等说完话,姜衡眼皮不眨一下的重复问道:“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的问题?我问你,谁给你权利铐卫戍区的人?之前在电话里,我说的清清楚楚,赵成虎是卫戍区的兵,需要什么证件我都可以提供,你是不是拿我的话当作耳旁风?”

单论级别的话,其实姜衡并不比对方高出来多少,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红脸汉子会比看到自己祖宗从棺材里蹦出来还有惊恐,姜衡摸了摸鼻梁瞟了我一眼,侧头又看向对面的厄运三人,撇撇嘴道:“你们是干嘛的?”

“空尼其挖...”厄运恭恭敬敬的朝着姜衡鞠了一躬,然后操着鸟语絮叨了一通。

姜衡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眼,斜眼打量厄运一行三人,轻飘飘的问了句:“岛国人?”

“嗨!”厄运又鞠了一躬。

“哦..”姜衡很无所谓的点点头。走到厄运的跟前,上下看了几秒钟后,突然一肘子怼在厄运的脖颈处,接着两手抓起厄运的头发。拿膝盖照着丫的脑袋“咣咣”就是两下。

旁边那个中年人想要阻拦,厄运赶忙逼逼了一句日语,估计是不许对方乱动,而宋鹏眼疾手快。直接掏出一把手枪顶在那个中年男人的脑门上厉喝:“别乱动!”

姜衡捶傻篮子似的,薅着厄运的头发猛磕了几下后,将厄运一个背摔扳倒在地上,接着还不解气的从墙上取下来橡胶棍,朝着厄运的身上“突突”就是一通猛抽。

连续打了厄运七八分钟,姜衡这才一把将橡胶棍扔到地上,拍怕手吐了口唾沫道:“不好意思哈岛国朋友,我从小就患了一种怪病,一听到岛国话就会控制不住的手脚抽筋,你不会怪我吧?怪我也无所谓,我是京城卫戍区的一名普通勤务兵,我叫姜衡。如果你落下什么后遗症,可是随时去找我!”

厄运被姜衡打的满脸是血,死狗似的趴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身。

姜衡又懒散的看向红脸汉子问:“哦对了孙队长,你刚才说我手下的战士怎么了?无故攻击岛国友人?是不是像我刚才那样?”

红脸汉子吞了口唾沫。吞吞吐吐的解释:“他到没有..没有像您这么反应过激。”

“那就没啥大问题了,我手下这个战士跟我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我们老家的人都有我这种怪病,主要我们那地方是个革命老区,从小听老人讲的最多的故事就是八路军打鬼子,所以可能见到岛国朋友,情绪有些失控,岛国友人你没事吧?”姜衡俯视着厄运,装作一脸关心的模样问道。

厄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费劲巴巴的从地上爬起来,摇头道:“没事!”

“我去,你这普通话说的比我还利索。看来没少下功夫嘛,既然是个误会,要不咱们就这样算了呗?”姜衡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厄运的肩膀头轻笑:“朋友,给你句忠告。在中国就要守中国的规矩,不管背景多硬,兜里衬多少钱,都要老老实实的做人,还有就是以后尽管少说鸟语,要不然你以后肯定还免不了挨打!没问题了吧?”

“没问题!”厄运低垂着脑袋,只是伸手抹擦脸上的血迹,看不出来丫此刻是个什么表情。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反正我现在真是乐开花了,本来以为自己今天被他们给摆了一道,哪想到姜衡竟然用这种方式替我出了口恶气。

“既然受害方都说没问题了,那孙队长,是不是可以放我的手下离开?”姜衡朝着红脸汉子笑了笑。

红脸汉子二话不说,掏出钥匙就把我的手铐和脚镣全都解开了,陪着笑脸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老孙呐!虽然老话说的好,马无夜草不肥,但是这草可千万别随便吃,有的草吃完拉肚子,有的草可能会要命,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想多强调,只希望你记住一句话,以后卫戍区办事,不要往跟跟前凑!”姜衡拍了拍红脸汉子的后背道:“希望你能当个孙猴子,而不是孙子,今天的事情抱歉了。如果你觉得没办法交差,可以直接推到我身上。”

等我稍微活动了活动手脚,姜衡白了我一眼问:“手脚没问题吧?需不需要到医院做个检查什么?”

“不用了,咱们走吧班长!”我摇了摇脑袋。实在不想再从这个是非之地多呆一分钟,万一待会武警总队再下来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还容易连累姜衡和宋鹏。

往出走的时候,我扭头看了眼厄运笑着说道:“你看。我说啥了?我这个人打小命硬,不管碰到什么驴马癞子都能逢凶化吉,未来的七代目,等我回石市咱们从长计议哈。”

“赵先生。这个恩情我记下了!”厄运眼神冰冷的盯着我,又看了我旁边的姜衡一眼,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姜衡一个箭步又冲了回去,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厄运的脸上。破口大骂:“我让你特么别说鸟语,是不是听不懂?”

“班长,人家刚才没说鸟语!”宋鹏这个老实蛋走过来劝阻。

“呃?”姜衡摸了摸下巴颏,面露涩笑:“不好意思哈。打早了,要不你再说一句鸟语补回来?”

厄运捂着脸,没有敢吱声,姜衡这才牛哄哄的摆摆手:“收队。回营!”

走出审讯室,我的眼珠子再次瞪直了,总算明白过来那个红脸汉子刚才为什么老老实实,敢情整个大院被人包围了,满院全是身披军装的青年,大门口挡着两辆军绿色的卡车,不少士兵的手里都抱着一米多长的步枪。

“卫戍区办事,以后少掺和!如果你们真有本事,可以到边界线上去试试!”姜衡神了个懒腰,比划了个收队的手势,院子里的青年士兵们开始往外有条不紊的撤退。

“姜扒皮,你升官了?这些人都是从哪弄来的?”我好奇的问向姜衡。

“闭嘴!”姜衡喝斥了我一句,领着我和宋鹏昂首挺胸的走出大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