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 先生,请你放尊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合轻声道:“我会帮你们如实上报的,其实这次的任务报不报都一样,军方的侦查系统超出你们的想象,最后提醒一句,记住你们一旦接受任务,就只能以个人名义,谁要是暴露身份,军法处置!”

“这么严重?”罗权愕然的问道。

百合没有再多说什么,自顾自的离去了,等她走远后,哥几个全都聚过来询问我到底是什么任务。

我把任务简单和大家说了说,完事后认真的看向他们说:“其实这次任务大家不是非得参加的,肯定有危险,而且我更多是为了救我兄弟。”

“咋地?你是不是怕俺们抢你功劳啊虎哥?”宋鹏歪着脑袋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就是,我这才刚当上班副。你就给我下马威,虎子不地道啊!”罗权两手抱在胸前,一脸的不爽。

“我喜欢刺激,这种事情肯定不会错过。”马靖径直朝自己的床边走去,从床底下翻出来一个小型的化妆箱道:“况且缺了我的化妆术和精通日语的技能。任务的难度会加大很多吧?”

“生死磨砺才能加速进步,我肯定参加!”唐恩一如既往的冷淡,但是已经表面自己的态度。

“你们这帮狗日的,说的天花乱坠,其实就是眼红老子马上到手的少尉军衔?虎子。弟兄们能不能建功立业还得看你的!”罗权大大咧咧的挎住我的脖颈,压低声音道:“我敬林昆是条汉子,也给他保证过,一定会想方设法救他出来,你不是想让我食言吧?”

我盯着罗权真挚的眼眸看了几秒钟。又回头望向其他战友,大家的脸上充满了跃跃欲试,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感动,和王者的兄弟们不同,六班的战友给我的是另外一种别样的感情,如果说我是王者兄弟们的靠山,那他们就好像是我的靠山,那种任何事情都愿意挡在我前面的感觉真好。

“便宜你们这帮王八蛋了,本来老子还寻思吃份独食呢!”我使劲眨巴了两下干涩的眼皮,冲着哥几个翘起小拇指。

“揍这个装逼货!”罗权胳膊一撸就将我压到了身子底下,其他人也一股脑扑了上来。

笑闹过后,马靖招呼我们化妆,毕竟百合三令五申的腔调,我们只能以个人名义出去办事,所以还是改变一下容貌比较好,我瞅着镜子里的自己,差点都没认出来。

头发长短马靖改变不了,仍旧是板寸头,只是眼睛被马靖化的小了很多,有点像桃花眼,鼻子也垫高了不少,本来我的模样还算正派,被他这么一叨拾顿时间变成了小混子。

“我马哥,你这哪是化妆啊?简直就是整容?”我捏了捏自己的脸蛋,确定我还是我自己。冲着正给罗权化妆的马靖道:“我怎么感觉自己有点像古惑仔里那个谁呢..”

“山鸡是吧?我就是照着他的模样给你整的。”马靖咧嘴笑道。

我想起来上次我们跟郑义那帮傻叉打对垒战的时候,马靖说随便给我们化化真不是客气话,认真起来的马靖简直比电影里眼的那些易容师还狠。

将大家全都收拾的焕然一新后,我们从秘密通道离开了训练基地。

因为这次的目标是在燕郊一带,所以我们必须得坐车提前过去。好在我和罗权归队的时候,都开了车,要不然我们真得徒步过去,起初我还以为燕郊是京城的一个区,路上经过罗权的解释才明白。合着燕郊是属于HB省,只是距离京城特别近罢了。

有道是“天子脚下无寒窑”,即便只是个县级市,燕郊的发达程度也赶上了很多中型的大城市,再加上靠近京城却又不属于京城管辖,所以从燕郊往市里运“药”确实最合适不过的地方。

我和罗权、宋鹏一辆车,马靖和唐恩一辆车,路上罗权还埋怨我:“虎子,你真不应该把班副让给我的,我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说的好像你不想升少校似的。”我白了眼罗权。

罗权深呼吸两口,点头保证:“废话不多说,这份情义我永远记在心里,还是那句话,给我三年时间,换你一世繁华!哥这个人说到做到。”

“好嘞。那我们就静等鸡犬升天喽。”我坏坏的咧嘴笑了起来,老实说把位置让给罗权,我其实也挺肉疼的,但是我知道上面的意思肯定是让罗权做班副,不然不会给这方面的福利。我如果硬往上挤,可能一辈子也就是个小上尉了,但罗权不一样,这只是他真正迈向军方的踏脚石,权衡再三我还是决定让出这次机会。

“一个破班副就授上尉军衔,我估计几大战区也就那么有数的几个班,你们想想如果将来雷蛇六班的全部兄弟都是中校、大校衔,咱们一块走出去是个什么画面?是不是很刺激哈..”罗权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我们抵达燕郊的时间是晚上八九点钟,问了下路人后,径直朝着目标“天海会所”进发。这家夜总会的占地面积特别大,足足能有几十亩地,里面的建筑风格也偏向日式,据说不光有夜总会、饭店之类的常规场所,天海会所最出名的就是“温泉”,给我们指路的男人满眼精光的重复了好几次“可以男女共浴的温泉。”

似乎所有的会所都一样,外表光鲜亮丽,里面藏污纳垢,将车子停好以后,我们没有着急进去。而是朝着会所的大门外走去,接受特训的第一课,姜衡就曾经告诫过我们,不管到什么地方执行任务,第一件事情就提前踩点,找好最佳退路。

海天会所的附近是几条比较老旧的街道,看起来熙熙攘攘,挺热闹的,在距离会所很近的地方是个烧烤摊。

见到烧烤摊,我们一干人的眼睛顿时全亮了。那烧烤摊的地理位置实在太好了,斜对着会所的大门,进进出出的车辆一览无余,可以很方便的监视会所情况。

“虎子,你带着弟兄弟先去会所踩踩点,我和唐恩去跟那个烧烤摊的老板商量商量能不能转租,咱们可提前说好了,今儿只踩点,什么事情都不做,你千万别贪功,反正咱们还有十五天的时间呢,处理掉七条杂毛狗没多大问题。”罗权不放心的嘱咐我。

“好,你自己多小心。”我点点头,带着哥几个走进了会所。

会所的门口站着几个身穿和服的漂亮迎宾,我们一行人走进来后,几个领口开的很大的女孩子,声音甜美的鞠躬:“konniqiwa!”

“那啥..给俺们找个大点的包间,多喊几个漂亮姑娘。”宋鹏装的好像暴发户似的,故意讲脖颈上的金链子露出来,然后牛哄哄的摆手。

“嗨!”一个身穿粉色和服的女孩子,脚步轻盈的带着我们朝后楼上走去。

“马哥,你说这岛国小妞是不是腿有毛病,为啥走起路来,非要夹的那么紧?是不是怕有人从后面撅一下子!”我靠了靠马靖胳膊坏笑着问道,说话的时候。还故意伸手去那个女孩的屁股上戳了一指头。

前面带路的和服女孩里面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尖叫着回过头,眼神不悦的说道:“先生请您放尊重点,我是迎宾,不是陪酒女郎。您如果再这样的话,我会报警的。”

对方操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一听就知道是本地人,弄的我好不尴尬。

“不好意思哈,我朋友喝多了!”马靖赶忙替我掩饰。

这女孩长得很水灵,一米六的娇小个子,一张很纯很有瓷器感的精致脸蛋,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她脸上的妆化的很少,感觉像是刚从学校出来的高中生,这种地方还有这么纯的女孩?我觉得八成是装出来的。

女孩没有再说什么,冷哼一声,继续从前面给我们带路,不过这次明显和我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将我们带到一个充斥着香烟与美酒混合味道的包间后,她就欠身出去,领走的时候,小姑娘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没办法,女人缘就是这么旺!这才第一次见面就跟我眉来眼去,烦呐!”我臭不要脸的朝着哥几个笑了笑。

很快有服务生走殷勤的将果盘和啤酒盛上来,还带来几个浓妆艳抹的姑娘,我们就跟平常来消费的客人一般,入戏开始玩乐,包房靠近南边的一面墙是用玻璃制成的,可以看到底下的慢摇吧。

我站在玻璃后面打量底下的情况。舞池内灯光闪烁,很多衣着暴露的少女在其中摇晃着自己的身姿,口哨声响起,周围的男人都跟狼似的“嗷嗷”怪叫,冷不丁我看到一些鬼鬼祟祟的身影游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好像在推销什么。

摇头丸?我脑子里瞬间出现三个字。

从包间里纸醉金迷的玩了一晚上后,也没有人来给我们推荐任何“药”,我心说今晚上估计也调查不出来啥了,招呼哥几个一人,我们摇摇晃晃的离开,结账的时候,瞅了眼两万多块钱的消费单,我掏银行卡的手都不住的打起哆嗦。

从会所出来,我们开车径直走向斜对面的烧烤摊,此时的烧烤架子后面站了两个人,一个中年,一个精壮青年,中年人负责烧烤,青年在旁边观摩学习,我把目光投向了青年,他大概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上身穿着一件很脏很破的白色跨栏背心,腿上套着条满是油渍的迷彩裤,脚上蹬一双运动鞋,满脸胡子拉碴,冲我们热情的打招呼:“几位啊?”

我们谁也没理他,直接找了张桌子坐下,宋鹏冲我低声道:“权哥装的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哈。”那青年正是乔装打扮的罗权,我仰着脑袋来回巡视:“唐恩呢?”

我们屁股刚坐稳,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也从会所里走出来,一个披肩发的女孩招呼:“老板来十个肉筋,十个羊肉串..”

我定睛一看,顿时笑了,居然是刚才在门口迎宾的那个“瓷娃娃”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