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 王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扭头看那她的时候,她也刚好转过来身子,当瞧清楚是我后,瓷娃娃不屑的拱了拱鼻子,继续跟旁边的几个女生聊起天来,看来这丫头是真把我给恨上了。

我瞟了一眼几个姑娘,应该都是“天海会所”的迎宾小姐或者服务员,几个女孩叽叽咋咋的聊着天,可能是因为那个“瓷娃娃”身上有股子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劲儿,我不由多看她几眼,除了瓷娃娃,其他的几个姑娘长得也不错。只不过每个人脸上都画着浓浓的妆。

一个染着金色头发,看起来得有二十七八岁的女人问瓷娃娃:“依依,你今天赚了多少小费?”

“没有赚到...燕姐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份工作,要不干到月底我里辞职算了。”瓷娃娃摇摇头。一脸的沮丧,不知道为啥说完话以后又回头瞪了我一眼。

“辞职以后你能干嘛?要学历没学历,要技术没技术,还继续回街头摆地摊吗?”金发女朝烧烤架旁边的罗权招呼:“老板。来一打啤酒...咦?换人了?刘叔,新招的伙计么?”

罗权旁边烤串的中年人乐呵呵的说:“嘿嘿,这是我新招的老板,从明天开始这个烧烤摊就是他的了。我给他打工,老主顾们记得多来捧场哈。”

“哇,新老板!长得还挺帅得嘛!”金发女和几个女伴盯着罗权窃窃私语起来,瓷娃娃也好奇的打量着罗权。

罗权小伙本来长得就精神,脸盘端正,再加上马靖稍微一修整,更显得很有男人味,从侧脸看跟古天乐还有点像。

“依依,这年头钱不好赚,特别是咱们这种没文化,又不想出卖肉体的女人更难挣到钱,你知道为了让你到天海会所上班,姐求了多少人情么,天海会所的迎宾工资在燕郊算是很高的了,以后你学聪明点,客人想占便宜你就让他们占,反正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你就当是被猪拱了一下,我听人说,咱们老板是岛国人。每年都快带几个优秀员工到岛国旅游,一些长得漂亮的同事还有可能嫁到岛国,依依你长得这么可爱肯定没问题。”金发女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瓷娃娃。

依依撇撇嘴说:“我不想被人占便宜,也不想嫁给什么岛国人...”

几个女人边喝酒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唯独那个叫依依的瓷娃娃只喝饮料,后来听她们聊到了女生的私密话题,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偷听了,跟哥几个喝起酒来。

这家烧烤摊的生意不错。很多在会所里下了班的员工和小姐们都会到摊子上坐一会儿,喝几瓶啤酒,扯会犊子,我们几个竖着耳朵偷听四周的人谈话,竭力收集有用的信息。

等到凌晨两点多钟,烧烤摊的生意渐渐冷清,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桌人,瓷娃娃那桌的几个女人也在其中,不过好像都喝大了,一个个大着舌头又哭又笑,就连依依也被迫喝了几杯酒,粉嫩的小脸蛋变得红扑扑得。煞是可爱。

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孩子其实蛮不容易的,为了多赚钱,被迫套上异族的和服,说着自己并不喜欢的鸟语。目的无非就是更好的活下去。

“其实她们本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完全可以换份正经工作,我就不信有手有脚还能饿死。”宋鹏有感而发,一脸惋惜的小声喃呢。

我和他的意见完全不同,轻笑着说:“想要吃好喝好,没学历没文化,又不愿意出卖自己,你说她们干什么合适?难道也和咱们一样去当兵么?鹏仔。你从学校出来就直接参军了,可能没有感受过这个社会有多残酷,不信你问问马靖。”

马靖点点头道:“是啊,这个社会吃人不吐骨头,这几个女孩子能在高档会所这类的地方保持清明,已经是很难能可贵了,要知道这可是笑贫不笑娼的年代,人们只会看你兜里有没有钱。不会有人关心你钱从哪来的。”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一辆面包车“吱嘎”停到了烧烤摊前面,从车里下来几个赤着胳膊,身上雕龙画凤的社会小哥,冲着瓷娃娃一桌的女人吹口哨,紧跟着又有一辆白色的现代车开过来,一个青年从驾驶座的窗口探出来:“你们在这儿等着我!”

说罢话,那青年直接把车开进了对面的“天海会所”里。听到似曾相识的嗓音,我不由仰头看了过去。

“卧槽,王兴?”我“腾”一下站了起来,眼盯盯的注视着开进会所的那辆白色小轿车,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我看的很清楚,那个人十有八九是王兴。

“怎么了虎哥?看到熟人了么?”宋鹏好奇的问我。

我摇摇头笑着说,没事没事!可能是我眼花了吧。

我脑子快速琢磨,王兴到天海会所来干嘛了?他不是应该和梧桐在一起的么?难不成副驾驶座上的人是梧桐?

几个小青年咋咋呼呼的围成一桌,边划拳边喝酒,玩着玩着,一个小青年就搬起凳子死皮赖脸的蹭到了依依她们那一桌,接着又有两个小青年挤了过去,以后那几个小青年全都硬挤了过去。

依依她们想走,结果被几个社会小哥拦着不让,那几个小青年可能看出来依依一桌的女人们都喝多了,想着沾点便宜啥的,这种事情很平常,我更是司空见惯,所以也没过多去注意。继续琢磨刚才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王兴?会不会真的是我眼花了?

我抓起烟盒走到站在烧烤架旁边的递给罗权和那个中年人一根烟,笑呵呵的问:“请问有没有地方可以上厕所吗?”

正好我也想撒尿,我带你去吧。”罗权看出来我的意思,心领神会的领着我朝不远处的公共厕所走去。

我俩闲聊着走进公厕里。确定厕所里没人后,我替罗权点燃嘴边的香烟道:“辛苦了权哥,让你烤一宿的羊肉串。”

“这有啥辛苦的,虎子你们晚上有什么收获没?”罗权无所谓的摆摆手,惬意的吐了口烟雾问道。

“几乎零收获,不过我注意到一楼的慢摇吧好像有人在卖摇头丸。”我摇了摇脑袋道:“权哥,任务只是要求咱们除掉那七个岛国人,你说如果咱们能发现他们藏药的地方会不会奖励翻倍?他们既然可以往京城直接贩药就说明这地方肯定有个特别大的藏药仓库。”

“应该是有的,我听烧烤摊的老板说,天海会所的几个岛国老板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去,凌晨五六点才回来,这个时间段他们绝对是去做见不得光的事情,等这两天熟悉环境,我和唐恩跟踪他们一下看看。”罗权点点头道:“对了,晚上你带着兄弟们就在天海的客服部住吧,方便更好的调查,我有地方去,你不用操心。”

我点点头道:“唐恩呢?怎么没见到他?”

“会所大门口的出租车里,他现在的身份是个的哥,外面的一切交给我们俩。你们负责弄清楚里面的事,咱们先玩了五六天,等兄弟们都玩累了,然后直接干掉目标走人,如何?”

我们边说话边往出走,走回烧烤摊的时候,我看到已经有几个小混混把胳膊搭到了旁边女人的肩头占便宜,几个女人虽然挣扎,不过又不敢真怎么样,所以看起来有点像是打情骂俏。

虽说看的很不顺眼,但是我们毕竟和她们非亲非故,所以谁也没站出来多管闲事,这个时候突然看到那个叫依依的小姑娘奋力推开旁边紧挨着她的小青年,涨红着脸拽了拽自己的衣服,估计是被摸了,依依拉起旁边的“燕姐”和另外几个女人道:“咱们回家吧。”

“往哪走啊?咱刚刚不是都说好了待会一块去唱k吗?”一个胸口上纹着狼头的青年,站起身拨拉了两下自己的后脑勺,满眼邪恶的盯着依依咽了口吐沫,伸手拽住依依的手腕,要往自己怀里拉。

依依穿件及膝的淑女裙,一对白花花的大腿漏在外面,此刻又站起身,更是分外的显眼。

“不好意思,我们明天还得上早班,而且我姐姐她们喝醉了。”依依像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似得,慌忙甩开对方的手,晃了晃醉的脑袋都抬不起来的燕姐央求:“燕姐咱们回家吧...”

那个胸脯上纹狼的小青年,一把就将依依搂在怀里,依依吓得“啊!啊!”尖叫两声,接着甩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青年的脸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