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 相伴不如怀念/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看来老板还是个怀旧的人嘛,那怎么不约上兄弟一会儿到老弟的摊上来捧场呢。”罗权叼着一根烟,一边拿把破蒲扇朝着烧烤架上的肉串扇风,一边冲旁边的王兴乐呵呵的搭话。

我心里不禁捏了一把汗,罗权今天晚上才刚刚跟人学烧烤,万一弄砸了,肯定会引起王兴的怀疑。

王兴怀疑还只是小事,我就怕这周围还有别的人在偷偷观察,害怕旁边的那辆“本田车”里还坐了其他人。

王兴盯着烧烤架上红通通的火炭摇头:“太远了,距离远,心也远,或许他现在恨我恨得要死,毕竟我让他失望了,相伴不如怀念呐。”

罗权侧头看了我一眼。打了个哈哈没有继续在往下接话,王兴也不出声,这个时候,蒋依依突然站了起来,怯生生的抓起两瓶啤酒朝王兴走了过去:“王老板你好。今天晚上的事情太谢谢你啦,我想敬你一杯酒可以么?”

王兴转过来身子,从蒋依依的脸上来回打量了几秒钟后,才像是刚想起来一般,拍了拍后脑勺道:“你是今天晚上跟长崎高二犟嘴那个小丫头片子吧?换了身衣裳,没认出来你,不好意思意思哈。”

“您是贵人多忘事,还有...我不是小丫头片子,我都二十一了,只是个头稍微矮点罢了。”蒋依依拱着小嘴儿。还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子,仿佛要证明自己一点都不“小”。

凭心而论,蒋依依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在女生里也算个中等个头,怎奈何她此刻两边杵了两根竹竿,才会显得她格外的小巧玲珑。罗权将近一米八五,虎背熊腰,整个人往那一站,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的味道,王兴差不多也得一米八多,身材虽然略显单薄,可是配上他特意留的两抹胡茬,就显得就格外的有男人汗气息。

王兴憨厚的一笑道:“不小,不小,确实不小,你今晚上挺勇敢的,不过以后千万不要那么蛮干,长崎两兄弟都不是玩意儿,真把他们惹急眼了,后果不堪设想。”

说着话,王兴接过酒瓶,仰脖“咕噜咕噜”就全倒进了嘴里,一瓶酒他干完,只用了不到一分钟,不知道是真渴了。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王老板好棒!我喝不了那么多,就意思意思吧!”蒋依依也对瓶吹了几口。

王兴摆摆手道:“女孩子还是少喝点酒好。”

“王老板,你应该比我们董事长和总经理还厉害吧,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对谁这么礼貌过,可是你今晚上却把他们喝斥的一懵一懵!真的好帅。”蒋依依满眼全是崇拜之情。

王兴笑了笑说:“岛国人是最没有底线和尊严的名族。欺软怕硬,就像几十年前,美国佬往他们国家丢了两颗原子弹,炸的他们毛都不长,如果换做是别的国家。那肯定是世仇,可是现在岛国人见到美国佬却没有半分仇恨,仿佛看到亲爹似得跪舔,而咱们国家对他们宽松友善,他们反而认为中国人好欺负,亡我中华的野心从未真正的收敛过,当然咱们国家也不乏很多还不如岛国人的杂碎。”

蒋依依花痴似得惊呼:“哇,王老板你好有文化呀。”

“我?呵呵,我也是条杂碎,嘴上说的天花乱坠,实际上我不是也在和岛国人合作么?”王兴自嘲的笑了笑。

蒋依依轻声细语的说:“不要这样说自己,我和我姐,还有很多朋友都在天海会所里面做事,按照你的逻辑我们岂不是也成了杂碎嘛,大家只是为了生活而已。没办法的事情。”

“生活?或许吧...”王兴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刚打算再说什么的时候,罗权直接把一大堆烤好的肉串拿塑料袋装好,伸到了王兴的脸前:“老板烤好了,打包还是带走?”

“呃?打包还是带走?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吃?”王兴好奇的看向罗权问道。

罗权慵懒的笑了笑:“现在都凌晨三点多钟了。我差不多也该收摊了,希望老板多担待!”罗权故意又往前挪动了两下,有意无意的挡在了蒋依依前面。

从我的角度看的清清楚楚,罗权绝对是故意这么干的,他是想用羊肉串隔断王兴和蒋依依之间的距离。

“好的,多少钱?连那边的一桌账,我一块帮忙结算一下。”王兴很无所谓的从车里取出个手包,掏出几张钞票。

他开车门的时候,我特意瞄了几眼车内,没有一个人。确定王兴就是一个人来的。

罗权摇摇头说:“不需要,那桌全是我朋友,吃多少都算我请,你结自己的账就可以了。”

“燕姐,你把依依喊回来吧。人家好歹是个大老板,不要耽误了人家的正经事。”眼见罗权的口气里带了一丝火药味,我连忙给李燕使了个眼色。

李燕立马把蒋依依给喊了回来,蒋依依还闷闷不乐的嘟囔了几句什么。

王兴准备上车离去的时候,我特别想喊住他,跟他拥抱一下,提醒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临上车前,王兴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听着熟悉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的手机铃声。我的鼻子格外酸楚。

王兴没有上车,而是倚靠着车门接电话:“喂,长崎浩二,你又耍什么花招?”

一听电话那头的人是“长崎浩二”,我们所有人的耳朵瞬间全都竖直了,王兴不耐烦的骂咧:“不是说好了在湿地公园见面么?你他妈咋又变卦了?去哪?潮白河边?行行行,就这样吧,我警告你长崎浩二如果你们再变卦,我就不他妈跟你谈了!”

王兴恼怒的骂了几句后,钻进车里,“嗡”的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等他走远,罗权“呸”的吐了口唾沫,气呼呼的坐了回来。

“阿权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不高兴?”李燕关切的问道。

罗权翻了翻白眼:“蛋疼!”

“那我给你揉揉吧?”李燕不禁脱口而出,说完以后才意识到口误。脸上刚刚才消退下去的红云瞬间就浮了出来。

“哈哈哈...”我们一帮糙汉子全都给笑喷了。

李燕丢下句“明天见!”的话后,就逃也似得拉起蒋依依夺路而跑。

“咋地了我权哥?啥事把你气的胸脯子都大一圈?”我好笑的递给罗权一根烟。

罗权没好气的斜楞我一眼:“没事!虎子,你有没有觉得王兴是来故意送消息的?”

“不能吧?估计只是巧合,马靖的化妆技术,咱自己还不清楚么?只要咱不承认,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认得出来。”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后来又一琢磨,不太可能,王兴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我是“我”。

“行了行了,不闹腾了,刚才王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他们把接头的地点改到了潮白河边,鹏仔你马上去探探底,如果时机成熟的话,明天咱们就把长崎两兄弟给做掉!马靖咱俩去天海会所入住,争取今晚上把会所里面的环境摸清楚,权哥和唐恩按部就班,唐恩今晚上辛苦一下,盯个梢,权哥不是说,之前的烧烤摊老板见过长崎两兄弟经常凌晨四五点出门,如果他们今天出来了,唐恩争取跟踪上。”我把心里的计划跟大家说了下。

研究完,我们也迅速分散开,我和马靖往会所方向走。这个时候从会所里面刚好走出来三个人,我们走了个脸对脸,对方还善意的朝我们笑了笑。

我的精神瞬间提了起来,拿余光扫视那三个家伙,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我不会太注意,关键是我和马靖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可以很清楚的听到仨人在用岛国语低声的交谈。

马靖低声问我:“虎哥,是不是目标?”

“有点像...”我快速回忆了一遍几个目标的档案,不太确定的点点头,不是我记得不清楚,主要是档案上的照片都是一寸免冠,就是类似咱们身份证的那种照片,除了像长崎兄弟那种明显的角色,其他人还真不太好认。

我和马靖互相对视了一眼,马靖装作系鞋带蹲在地上,我斜眼看向三个家伙,领头的是个能有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他左边胳肢窝底下夹着个人造革的皮包,身上穿件土黄色的运动装,两边的青年大概二十四五岁,应该是马仔之流。

三人走出会所,朝着唐恩的那辆出租车招手:“出租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