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 嘴巴开过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未来姐夫?谁啊?”宋鹏是直到罗权心意的,故意歪着嘴巴装傻充愣的调侃。

蒋依依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是阿权呀,我姐昨晚上跟我聊到了天亮,张口闭口都是阿权,估计一颗心早就被罗权给偷走了。”

宋鹏咧嘴笑道:“关键我权哥也早就心有所属呐。”

“行了鹏仔,别特么絮叨了!咱们还有正事。”我皱着眉头拉起宋鹏跟蒋依依摆摆手道:“回头见哈。”

说实话我是真不想看到王兴和罗权争,可是万一王兴对这个蒋依依有意思的话,我也希望他俩能够公平竞争。

以罗权的人品肯定不会恼羞成怒,王兴更不会使什么卑鄙手段,反正怎么比蒋依依都肯定比梧桐那个逼娘们强一百个档次。

我和宋鹏回到宾馆开始从电脑上查询王兴提到的那个“燕龙马场”的资料。

要不是这回完任务,我长这么大都没想过到马场那么高档场所去见见世面,燕龙马场属于会员消费类型的。除非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平常不会接待散客,想要进去玩,就得办会员卡。最便宜的白银卡都得一万多块钱。

想想为了任务,我一咬牙一狠心让宋鹏拿着我的卡去取了十万块,顺便给哥几个都办一张卡回来。

顶着手里薄薄的塑料卡片,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心里暗道:“井田上二”的狗命是真特么值钱。

这个时候,马靖正好也提溜着个黑色塑料袋回来,从袋子里递给我们一人一个耳塞式的对讲机,大家试了试基本上没问题,我把凌晨准备干掉井田上二的事情跟马靖说了一遍。

“马场的更衣室?”马靖边低头摆弄手上的对讲机调控台边意味深长的笑了。

“马哥你笑什么啊?”宋鹏好奇的问道。

马靖喘了口气道:“想起来件搞笑的事情,前几年广州那边刚开始流行马场的时候,不知道谁传的骑马可以减肥,一大堆阔太太疯狂的涌进马场去骑马,结果几个月下来,那帮阔太太瘦没瘦我不知道,反而马都瘦了十斤不止,可把那家马场老板的老板给愁坏了。”

脑补着一帮煤气罐骑在汗血宝马上的场景,我和宋鹏很不讲究的笑喷了,就连耳麦那头的唐恩都忍不住大笑出来,战前的紧张气氛也被一扫而空。

“好了,不闹了!今晚上咱们第一次出手,务必做到干净利索,不要留下任何把柄!简单分配一下任务,我和宋鹏负责干掉井田上二,马靖和罗权负责清理现场,唐恩负责转移尸体,转移尸体是个大事,唐恩你得提前找好地方。”我扶了扶耳朵眼的对讲机交代道。

“收到!”哥几个齐声回答。

除了还在陪李燕游玩的罗权,大家伙基本上都清楚了自己的任务内容。

罗权不在。六班的事情基本上我说了算,而且大家又都是为我办事,所以我有义务安排妥当,我顿了顿道:“那大家趁着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吧!”

休息了几个小时后。天色暗淡下来,我和宋鹏照例来到门口的烧烤摊上,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装成客人的模样。马靖则偷摸的去安装监控设备,唐恩化身成了出租车司机,只不过他这个司机有点消极怠工,谁打车也不走。

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拿公用电话拨通了唐贵的号码,尽管百合一再提醒我,不允许动用王者的势力,可是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有双“眼睛”可以二十四小时看到长崎两兄弟每天的动态。

和昨晚上差不多,捱到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李燕和蒋依依下班了,这次两人带来二十多个会所的服务员、保安来捧场,本就生意火爆的烧烤摊变得更加人满为患。人越多对我们来说越容易隐藏,两个女孩子也算冰雪聪明,没有跟我们打招呼,当做不认识的样子。我假装路过,不漏痕迹的将两个监控器塞到了李燕的手里。

“虎哥,我觉得干烧烤这行挺有前途的,投资不大。见效还快,以后我退伍了,可以尝试一下。”宋鹏憨厚的朝着我小声道。

“你干不了,想挣钱有个先决条件,长相必须要帅,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那块料。”马靖透过对讲机乐呵呵的调侃宋鹏。

宋鹏顿时不乐意了,嘟囔道:“你这意思是长得不帅就得饿死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砖厂和工地随时都欢迎你。”马靖很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站在烧烤架旁边的罗权明显也听到了马靖的冷笑话,“噗”的一下冒出个鼻涕泡,尽管丫赶忙伸手擦了擦,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我权哥,今天的约会咋样了?上没上啊?我瞅你脸色不对。是不是伤到腰了?”我压低声音笑问。

“上你大爷,老子又不是个牲口,看到异性就着急配种,我们今天就是逛逛了公园,一起吃了顿饭,然后去看了场电影。”罗权气呼呼的骂我。

“听到你约会,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七十年代,我爸当年跟我妈搞对象的时候,好像也就是你这种套路,我权哥,你可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公子哥,别跟我说,你不会搞对象哈。”我满是怀疑的问道。

虽说李燕长得没蒋依依漂亮,可是好歹也算个七分美女,可能是年龄比我们大一些,身上反而有种不同于小女孩的知性美,有道是“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被一个千娇百媚的漂亮女孩倒追,我不相信罗权有如此定力。

记得和罗权第一次在三里屯酒吧碰面的时候,这家伙可是足足要了十多个“公主”陪嗨。

“权哥不实在,跟兄弟们也不说老实话,你要是不色,我把宋鹏眼珠子抠下来给你当溜溜球玩。”我撇撇嘴调戏。

宋鹏梗着脖子咋呼:“关我啥事?你不会抠自己眼珠子啊。”

“我就俩眼珠,抠下来不就没了?”我粗声粗气道。

宋鹏差点没哭出来:“卧槽,说的好像我不是俩眼珠似得。”

我们正用耳麦逗乐的时候,本来正跟同事们喝酒、划拳的李燕娇羞站了起来,走到罗权旁边,特别细心的拿纸巾给他擦了擦汗。

“哇吼~在一起。在一起!”蒋依依带着一圈同事边喊边拍桌子起哄。

李燕和罗权全都给憋了大红脸。

“我权哥和李燕还差一场美丽的邂逅,保证感情会升温...”宋鹏坏笑着吧唧嘴。

他话音还没落地,就看到三辆面包车突然风驰电掣的开过来,两辆车停在烧烤摊旁边。一辆车直奔着烧烤架后面的罗权和李燕就撞了上去。

得亏罗权反应灵敏,一把抱住李燕,三步并作两步的退了出去。

“咣”的一声闷响,面包车头和烧烤架来了个亲密接触。炉子应声而翻,上面预热的羊肉串和煤炭瞬间散落一地,有两块带着火的煤块,还砸在了罗权的鞋面上,李燕吓得“啊!”的尖叫一声。

蒋依依他们那一桌的男男女女全都站了起来,有两个气盛的小伙子顺手把屁股底下的椅子给抄了起来。

撞翻烧烤架的那辆面包车“呼啦”一下打开,昨天在烧烤摊闹事的那个王兴的马仔从车里钻了出来,鼻青脸肿的抄着把砍刀大喝:“就那个傻逼,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怼他!出了事我负责!”

狗日的昨天被罗权打飞几颗门牙,满嘴漏风的大吼了一句。

紧跟着从另外两辆面包车里也跳下来十多个拎着西瓜刀的小青年,一瞅这架势,我们哥几个也慌忙站了起来。

“我靠。俺的嘴巴难道开过光?刚刚才说了权哥需要场邂逅,马上就有人来送温暖了,活雷锋呐!”宋鹏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罗权吐了口唾沫,很爷们的将李燕拽到自己身后。缠着蒋依依那桌子吼道:“都不要管这件事情,你们以后还得上班呢,不上班的兄弟也有任务在身,我自己可以搞定!”

后半句话肯定是冲我们说的,我朝哥几个眨巴两下眼睛,比划了个“坐下”的手势后,我们又继续喝酒。

罗权瞪着一帮小混混道:“你们老大知道你们又出来找干不?别说我不给机会,现在把我烧烤炉子扶起来,老老实实的滚蛋,我当什么事情没发生过,要不然...待会谁的面子也不好使!”

带头的小混混不屑的臭骂:“昨天装的挺爽吧?今天老子就磕你了,我大哥也拦不住!”

等他说完话,罗权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是在询问我,沉思几秒钟,我点了点脑袋,我相信王兴的人品,这几天杂鱼过来闹事,他肯定不知道,只是让我为难的是这样王兴和罗权的关系怕是会越来越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