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 真正老熟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肉麻兮兮的女声:“先森您好,请问需要特殊服务么?泰式、日式和台式都可以的哟。”

我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冲着那头调侃道:“话说老妹儿,你们这行也怪不容易的,这都凌晨五点了,还没睡呢?要不你帮我买三张去新疆的火车票呗?”

“咯咯咯..先森你好坏好坏的!”那边的女声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不等我回过了味,已经变成了一道沉底的男声:“三哥果然好男人,这么诱惑都没成功,回去必须得跟菲姐好好数念数念。”

“诱惑个鸡八,你以为干小姐的都跟你似的没操守,这都凌晨五点多了。别说鸡了,狗都特么睡了!”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果然没猜错,就是唐贵这个损犊子来了。算算时间,从石市开车到崇州他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点。

“三哥方便不?我现在上去找你。”唐贵哈哈一笑,正色的问我。

我想了想后道:“你别出现了,咱们不要碰头,我这次的任务很特殊,不允许动用王者的力量,你先歇一晚上,明天下午两点左右,还打这个电话,记得把声音转换一下,还有就是如果你看到了王兴,不用大惊小怪,不要跟他碰面。”

“稳!需要我提前做什么吗?”唐贵也不是矫情人,很爽朗的同意。

我抽了抽鼻子说:“帮我入侵了天海会所的所有监控系统,最好能做点假的画面出来,具体我明天跟你细说,对了你来的时候开的什么车?”

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恶趣味的道:“阿贵,你这会儿查出来我们楼下的几个房间电话,挨个给他们打电话,问问他们需不需要特殊服务,反正怎么不要脸怎么来,如果能够直接把他们说“石更”了那就最好不过,别的先不用监控,先给我盯住我楼下几个房间的人。”

“三哥你最近越来越骚了!”唐贵坏笑着挂掉了电话。

跟唐贵聊完以后,我朝着双眼熬的通红的马靖、宋鹏和唐恩道:“行了,今晚上大家谁也不用看着了,踏踏实实的睡个好觉。我兄弟是这方面的行家,有他在,稻川商会的杂碎们逃不走。”

“那权哥咋办?”宋鹏打着哈欠问我。

我挪揄的笑道:“你权哥今晚上够呛回来,说不准人家已经陷入温柔乡了。”

哥几个这两天是真累坏了。脑袋刚碰着枕头,一个个叫扯起了咕噜,我仰头看着天花板不住的琢磨,今晚上那台跟踪我的奔驰车到底是特么啥来路。想着想着不由陷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特别安逸,如果不是被罗权的敲门声惊醒,我们恐怕能一股劲睡到下午去,我哈欠连天的打开门,冲罗权问:“战果咋样了?”

“昨晚上跟李燕聊了一夜,刚刚才把她送回去,撑到底我没好意思说出口,李燕实在太不容易了,十六岁就辍学出来打工,愣是把家里的几个弟弟供上了大学,虽然打扮的有点恶俗,人真不是个坏人。搞过两次对象,都被人给骗钱骗财,我现在真的特别不忍心伤害她。”罗权揉了揉比兔子还红的眼睛,一屁股坐到床上道:“虎子。实话实说你觉得李燕咋样?”

“还行吧,带出去不丢人,放家里也省心,模样漂亮。性格开朗,而且还会做家务,如果考虑结婚的话是个贤妻良母,搞对象嘛...就差一点了,那样的姑娘很难给你怦然心动的感觉。”我实话实说的帮助罗权分析了一遍,感觉我权哥好像有点动心了,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最起码我不用担心他再和王兴干起来。

罗权烦躁的抓了抓头皮说:“我想跟她试试的,可是我俩的身份实在差的有点大,我担心我家里人不会同意。”

“虚伪了啊我的哥,不喜欢就直说不喜欢,扯鸡毛身份。蒋依依未必比李燕高贵到哪吧?你怎么不怕你家里人不同意?”我不屑的撇撇嘴,可能是出身卑微的缘故吧,我其实骨子里特别烦别人提什么身份档次之类的东西。

罗权抓了抓侧脸道:“就算和蒋依依好,我也担心这方面的事情,算了!先把任务搞定,以后再研究我的问题吧,眼下有什么进展没?”

“进展啥的都是小事,有我们几个呢,你快抓紧时间睡会吧?”我不由分说的将罗权硬按到床上,招呼哥几个继续研究诛杀剩下几个稻川商会杂碎的计划。

我们几个商量了能有七八套方案,最后又被打翻重新想,一直磨到下午两点多钟仍旧没有想出来一条万全之道。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我估摸应该是唐贵打过来的,直接接了起来。

听筒那边唐贵用电子合成音冲我道:“三老板,天海会所的所有眼睛,现在都已经被我成功入侵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我知道他是告诉我已经入侵了所有摄像头,我抽了口气问:“帮我做假的画面,抹掉我们进进出出的身影。”

“好的,我马上着手准备,对了三老板,我刚才透过摄像头看到了你昨晚上跟我说过的不要大惊小怪的熟人,他好像在会所门口等什么人。”唐贵如实汇报道。

“他现在还在门口吗?”一听说王兴在附近,我脑子里立马生出来一条注意,赶忙问道。

“还在!”唐贵轻声回答。

“那你就开始准备吧,一定要帮我盯紧我楼下住的几个混蛋。”交代了唐贵几句后,我挂断电话,跟战友们说了一声。拔腿跑出门去。

天海会所的正对面,晚上罗权摆烧烤摊的空地上,我看到王兴的那辆白色“本田”车,我故意从车跟前晃悠了两圈后。朝着不远处的街口走去。

不一会儿王兴就跟了上来,我俩并排走,但是装出谁也不认识谁的样子,王兴小声问:“昨晚上没受伤吧?”

我心里一暖。看来这个榆木疙瘩还是想着我的,点燃一支烟,绷着嘴巴问:“没事,龙精虎猛,兴哥你今晚上可以把长崎两兄弟约出来么?”

“可以!”王兴拿出手机佯作打电话的样子点头。

“晚上十一点,把他们两个约出去,我有行动。”我低沉的用我们老家话嘟囔。

王兴沉思了几秒钟后说:“好,那就这么定了!不过最多只有一个钟头时间给你们行动,而且长崎两兄弟现在还不能死,最少得让他们多活三天,要不然我没法完成任务。”

“兴哥,其他事情我都能忍。但是你要敢染上毒瘾,咱们兄弟这辈子都绝交。”

不是我想的多,实在是王兴现在身处的环境,他每天都跟稻川商会和梧桐那帮盲流子接触。我是真怕他学坏了。

“我记住了,你自己多保重。”王兴侧头看了我一眼,加快步伐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我也打算掉头回宾馆,结果突然被迎面走过来的一个干瘪老头给撞了个踉跄,我皱着眉头看向撞我的人,当看清楚老头长相的时候,我直接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师...师傅!”

打死胖子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在燕郊的街头碰到了我师傅狗爷,师傅吹胡子瞪眼的咒骂我:“瞎了是不是?反应真特么迟钝,昨晚上老子本来还想跟你做会儿游戏的,谁知道你个瘪犊子居然叫人堵我!”

“昨晚上做游戏?”我再次愕然道:“昨天那辆奔驰车是你开的?”

“不是,是小四开的!”我师傅白了我一眼,随手指了指路边的茶楼道:“聊五块钱的不?老子现在的时间可是真有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