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 开怼吧,兄弟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师父从茶馆里分手,往回走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胸脯昂的比脑袋还高,神经病似的自言自语:“大哥从今天开始也是有组织的人了,以后看谁再特么敢跟我装逼!”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别人什么实质的帮助,可能只是一个赞许的眼神,又或者一句“我在”,就能叫你信心百倍,我哼着小曲往“天海会所”走,脑子里琢磨着今晚上怎么把另外四个目标彻底干掉。

“喂..臭流氓!”猛不丁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我诧异的转过来脑袋,见到蒋依依站在我身后,臊红着脸微笑,这小妞长得确实有够清纯。大眼睛、薄嘴唇,身上穿件奶白色的卡通体恤衫,底下衬条牛仔小短裤,看起来就像是个还在读高中的学生。

“老妹儿,咱俩商量个事儿行不?”我坏笑着上下打量蒋依依。

蒋依依点点头。身子又往后怯怯的退了两步,生怕我会当街非礼她似的。

我舔了舔嘴唇道:“首先我的职业是人民子弟兵,而且我真不臭,不信你闻闻,还有下次喊我的时候,嗓门能不能小点,明明是你摸的我,刚才路人的眼神整的好像我把你怎么了似的。”

“我哪有摸你啊..”蒋依依一脸嫌弃。

我指了指肩头道:“刚才摸没摸我肩膀,有道是女人的屁股男人的肩,摸了可是要负责的。”

“你..你不要脸!”蒋依依的小脸蛋顿时间涨的更加通红。

我呲牙咧嘴的一笑:“你咋知道我小名的?不逗你了,说吧尾随我要干嘛?我可告诉你,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想跟我那啥,可是得收费的。”

“无耻。”蒋依依都快被我逗急了,圆溜溜的大眼睛往外直喷火。

本真见好就收的心态,“好了,好了,不闹了!到底有啥事?”

“我刚才看到你和那个王老板一起肩并肩的说话,后来又跟着个老头走进了茶馆..”蒋依依低着脑袋,脚上跟踩着什么东西似的,故意磋着,说话的嗓音越来越小。

“等等,你都看到了?”我立马皱起了眉头。

蒋依依“嗯”了一声,轻声细语:“我今天上早班,下班的时候正好看到王老板的车停在会所的门口,本来想和他打声招呼的,你正好又出来了,所以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不过我发誓,我真的没听到你们说什么。”

“你继续说,需要我帮什么忙?”我点点头。

蒋依依声如蚊鸣似的低声道:“你肯定认识那个王老板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去乱说的。”

“有一点点瓜葛吧,不过不太熟。”看到她的表情,我基本上已经确定下来这小妮子怕是对王兴暗许芳心,想要我帮着撮合。

老实说我对这姑娘蛮待见的。虽然她家庭环境一般,但是能够在会所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还保持着自己的一颗清心,光是这份定力,就不知道比梧桐那个欠货强多少档次。

问题是我们这种人的生活实在太危险了,而且王兴的身份现在还有梧桐。这小姑娘的心性真的不适合挤进我们的圈子,我替她保媒,说不准就是害她,更别说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罗权。

“我想让你帮我..帮我约出来他,亲口说声谢谢。”蒋依依说完这句话。脑袋直接低到了胸脯,耳根子都变得粉红一片。

“过几天吧,他这阵子可能比较忙,而且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也不敢保证他给不给我这个面子!”我没有把话说的太满,在不知道王兴是什么想法的时候,我不能替他随便做主。

听到我同意,蒋依依马上欣喜若狂的抬起脑袋:“那就谢谢你啦,我姐说晚上请你们到我家去吃饭,记得喊上阿权哈!我先回家了,拜拜臭流氓!”

说罢话,小姑娘已经一蹦一跳的跑远了。

我苦笑着拍了拍脑门,看来我注定是摆脱不了“流氓”这个昵称了。

回到宾馆,马靖和宋鹏正在观察电脑屏幕上的监控器,罗权躺在床上。呼噜声打的那叫一个雷动,“有什么发现没?目标还在控制范围吧?”我好奇的问他们。

“那几个岛国渣子打住进房间里就没出来过,早上七点多喊了几个小姐进屋,刚才小姐们才出来,一个个走路的姿势都变了。”马靖咬着根牙签。拿指头戳了戳电脑屏幕道:“刚才我去套了下那几个小姐的话,四个目标身上应该都有枪,而且每人的房间里有一个黑皮箱,我估摸着应该是药。”

“咱们只管杀人,药不药。有警察负责!”我抚摸着下巴颏,思索了几秒钟后出声,即便他们身上携带几千万的“药”,我们也没办法拿走,万一再被警察给扣住,我们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的意思是,携带了这么大份量的药,你说他们是不是在等什么大主顾?如果咱们可以顺藤摸瓜的拿下,会不会把军功章的份量加重一些?”马靖摆摆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我皱起了眉头。

马靖慢条斯理的说:“虎子,咱们这次的任务是解决掉京城的稻川商会对吧?我的意思是,如果任务延续,咱们不光清理掉目标,而且还将幕后的那条大鱼也给钓出来了,上面会不会酌情奖励?有没有可能加速你兄弟出狱?”

“嘿。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我点了点脑袋,这次的任务是卫戍区直接下达的,卫戍区的职责是保卫京城,让我们除掉稻川商会正是因为他们跳的太厉害了,已经严重的破坏掉京城的安全性,如果我们可以帮助卫戍区将幕后一直销售“药品”的那条大鱼给捞出来,我就不信罗权的爷爷还当作什么事情没发生。

我想救林昆,罗老爷子巴不得罗权多立军功,其实我们这趟任务说白了,就是在陪太子读书。

“对了虎哥,你兄弟刚才给过打电话了,说是假的监控录像已经做好了,随时都可以嵌入天海会所的监控里,在一个钟头之内,整个海天会所的监控器都拍不到咱们的任何身影,他问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宋鹏憨笑着问我。

“一个钟头的动手时间?”我捏了捏鼻梁道:“那就晚上十点半吧!八九点的时候,咱们到李燕和蒋依依家吃饭,也刚好有不在场的证据。”

“咱们双管齐下么?李燕已经帮忙把监听器放到了长崎浩二和长崎绣一的办公室,我刚才听到他们说,今晚上会去参加一个酒会,机会难题,要不我和唐恩去搞定他俩?”马靖摩擦着手掌,眼中透着一股子跃跃欲试的精芒。

“长崎两兄弟暂时还不能干掉,王兴还有用,再稍微等等吧。”我摇了摇脑袋。

本来从床上正打呼噜的罗权,一个猛子扎了起来,不悦的道:“又是王兴?虎子,你想过没有,不同时进行,假如长崎两兄弟回来,发现自己的四个同党消失了,难道不起疑心?所以必须得同时进行。”

我明白罗权说的在理,可早上王兴千叮咛万嘱咐的跟我说过这茬,我也好让他难办。冲着罗权恳求的商量道:“权哥,长崎两兄弟对王兴确实有大用,他来燕郊的目的就是跟长崎兄弟谈判的,咱们稍微缓了一两天,长崎兄弟应该起不了啥疑心吧?反正马靖懂日语。咱们也可以24小时监视,如果发现他们要逃,咱再动手也不迟啊!”

“不行,这个风险太大,假如出了事。谁负责?每次碰上事情你总让战友们为你兄弟让步,将心比心,你也应该考虑考虑大家的感受吧?”罗权思索几秒钟,摇了摇脑袋。

“我负责!”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服你了!五体投地的服!”罗权盯盯的瞅了我半晌,最终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躺下身子继续睡觉,我知道罗权肯定没睡着,不过心里一定很不爽。

“权哥,亲哥哥..”我陪衬笑脸凑了过去。

“困着呢,别跟我说话!”罗权没好气的翻了翻身子。

我朝唐恩和宋鹏讪讪的笑了笑,我们仨继续研究晚上动手的具体细节。

捱到晚上的时候,宋鹏留下来继续监视,我们剩下人去李燕家吃饭,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饭吃到一半,罗权说是去上厕所就一去不复返了,直到我们该走的时候,这个虎犊子仍旧没露头,搞的李燕无比的失望。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先回宾馆。随着动手时间越来越近,罗权仍旧没回来,我不由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正打算通知兄弟们取消行动的时候,罗权的声音冷不丁出现在耳朵里的对讲机:“行动继续,我在办一点私事,唐恩接替我清理现场,抱歉了各位兄弟。”

“权哥,你到底干嘛去了?你不知道今晚上的事情很重要么?”我极其愤怒的埋怨他,罗权没有再说话,显然已经把对讲机给关掉了。

“真他妈服气了,这个时候使小性子!”我恼怒的骂了句娘,一切准备妥当,唐贵也将在十分钟后为我们发出掩人耳目的假的监控录像,这个节骨眼上罗权来句“办私事”,这不是故意给我甩脸子么。

“行动还继续么虎哥?”宋鹏低声问我。

我深呼吸两口气,挤出个笑脸道:“开怼吧,弟兄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