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 咱俩很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兴侧头眼眸冰冷的看了我一眼问:“如果我一定不让你救他呢?你想过没有,他的做法给我带来多大的困扰,或许是把我往死路上逼,这些天和长崎兄弟有过接触的只有我,两天时间,稻川商会的所有人被你们连根拔起,甚至那批货怕是也落到你们手上了吧?别人难道就不会怀疑到我头上?三子,你能不能对我公平一点?”

我吐了口浊气:“这事儿没得商量,人必须要救!”

王兴脸上的肌肉剧烈抽动两下,眼中闪过一丝失落,苦笑着摇摇头,发动着汽车驶向了大路,我知道王兴又一次让步了,只不过这回他的心一定被我狠狠的划了一刀。

我余光打量王兴,正色道:“兴哥。我真的很为难!出门之前我刚刚跟罗权撕破脸皮,对我而言,你们都是我兄弟,都是我赵成虎这辈子最难能可贵的财富,如果非要让我做出个选择。那不如杀了我来的痛快!”

“嗯,我知道了!”王兴表情僵硬,两眼直愣愣的盯着前方,明显不太想跟我继续对话。

我从口袋掏出香烟递给他一支:“兴哥,如果实在难。你回王者去吧,反正家里也需要你。”

王兴没有接烟,也没用说话,好半晌后才憋出几个字:“我拼了命的努力,只想证明自己!半途而废不是王者人。”

“可是再继续下去的话。你会有危险,正如你说的那样,这些天和长崎兄弟接触过的人只有你,京城的稻川商会被清除,你肯定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我把烟硬塞到他嘴里。替他点燃。

王兴耸了耸鼻子没有吭声,继续摆动方向盘,我看了眼窗外,王兴居然载着我驶出了市区,正朝着郊外的方向急速前进,不由急眼了:“兴哥,你别开玩笑,罗权肚子上中了枪,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

王兴不言不语,油门踩到底,望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我恼怒的推了推他:“兴哥,你能不能别让我那么为难啊?罗权的身份不一般,昆子还指望他救,别这样成不?”

王兴好像聋掉了一般,对我的话完全充耳不闻,只是把脚下的油门越踩越大,眼瞅着车速指针已经飙向了160,汽车变得有些飘,我也不敢再继续乱碰他。生怕我俩再发射点意外。

我知道刚才的那些话,可能伤害到了王兴,毕竟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拿他跟一个认识不过几个月的人比,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才会导致他此刻情绪失控,混兄弟其实跟搞对象差不多,虽然不存在争风吃醋,但是眼见自己最亲密的人因为别人疏远自己,也会觉得很不痛快。那种心情我很理解。

我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王兴,他自始至终没有回应一句话,宛如一块万年寒冰,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想到宾馆里满身是血的罗权,我焦躁的心情愈演愈烈,朝着王兴大吼:“王兴,你够了!停车,要不然老子马上跳下去!”

王兴侧头看了我一眼,将车速慢慢放缓,最后停了下来,不等汽车停稳,我就火急火燎的踹门跳了下去,王兴也从车里走下来,朝着我道:“等我。我去喊我带来的黑市医生!”

说罢话,他朝着路边一栋民房走去。

我这才注意到,居然来到了一个蔬菜种植大棚区,马路两边放眼望去全是罩着白色塑料布的大棚,我正对着的地方是几间大瓦房。应该是菜农们住的地方,瓦房前面停着三辆面包车,正是之前王兴那些小弟们的座驾。

敢情王兴他们一伙人一直在这地方落脚。

二分钟不到,王兴带着一个三十多岁,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男人的手里提着两个小号的急救箱,王兴朝我努努嘴:“你要是不着急的话,咱们再欣赏一会儿风景再出发!”

“孙子才不急!”我吐了口唾沫,慌忙拉开车门走了进去。

王兴翻身坐进驾驶室,回头朝着那个中年人冷冽的喝斥:“今天的事情不许跟任何人说。否则我杀了你全家!”

“放心吧大哥,我保证会把这件事情烂到肚子里!”中年人吓得打了个冷颤,连连带头。

王兴这才又发动着汽车,冲着我撇撇眉头:“我是你哥,什么时候都不会叫你难做,你说你随便抓个医生回去,能不能救罗权是其次,这回的任务肯定要失败,反正我的事儿已经那样了,还不如成全你们!”

“兴哥..”我心头顿时暖烘烘的,瞅着王兴那张充满阳刚气息的面庞,心里说出来的感动。

王兴将烟盒抛给我:“给我点根烟!坐稳了!”说罢话,他一脚油门踩到底,风驰电掣的朝着来时的路迸发。

十多分钟后,我们回到“天海会所”的大门口,王兴松了口气朝我摆摆手:“自己多保重,没什么意外,明早上我就离开燕郊了。”

“回石市还是崇州?”我多嘴问了一句。

“先回石市!三子,如果有一天我变成让你讨厌的人,你会不会拿出对罗权现在的态度对我?”王兴语重心长的看向我。

“会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走。”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王兴阳光的笑了,摆摆手道:“待会记得告诉罗权,他欠我一条命,不过不用他还了,把这条命还给你就成。”

“我一定原话带到!”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

我领着那个黑市医生刚刚下车。就看到一道黑影扑到了车跟前,两手张开,娇喝:“王先生,我有话想对你说!”

我眯缝眼睛看去,见到身着一身水蓝色碎花短裙的蒋依依像个木头人似的堵在汽车前脸上,脸红脖子粗的看向车里面的王兴。

“哥,你的劫来了!”我朝王兴坏笑着招招手,绕过蒋依依,往会所里走去,至于他们两人会不会擦出什么火花,那就要靠天定,本心里我希望看到王行和罗权来一场公平竞争,但是现在看来,罗权已经败了。

因为有黑市医生的帮忙,罗权成功的度过了危险期。考虑到罗权的身体,原本定在三天后和韩国人的交易,马靖又改到了七天以后,稻川商会在京城的势力不知不觉被铲除,没有惊起任何波澜,一切仍旧按部就班的进行,至少“海天会所”里的那些员工们,似乎一点都不察觉到自己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消失掉了,我估计就算是他们的总部回过来味儿起码也得十天半月以后。

四天后的晚上,天海会所门前的烧烤摊上。生意异常兴隆,一桌男女青年欢坐一桌,正是我们六班的一众精英,外带王兴和蒋依依,至于罗权非要硬挺着爬起来,给我们烧烤,替王兴送行。

这家伙的身体素质确实变态,一般人要是受了那么重的枪伤,少说也得从床上躺个三五月,这家伙不光能下床,甚至还可以做些简单的动作,除了不能跟人动手外,从外观上看起来和常人基本上没多大区别。

“香喷喷的肉筋来咯,大家尝尝我的手艺!”李燕搀扶着罗权,一瘸一拐的捧着一大束羊肉串摆到了我们面前。

王兴微笑着站起来。手捧扎啤杯道:“感谢你的款待,希望你今后能够多照顾我两位兄弟。”

“两位兄弟?”罗权愣了一下,随即马上反应过来还有个狱中的林昆,点点头,也举起酒杯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的命是你给的,肯定会竭尽全力的去帮扶他们!”

“你身上还有伤,少喝一点,实在不行我替你喝吧!”李燕想要夺过去罗权的酒杯,被罗权给拒绝了。

王兴笑着说:“今天不欺负你了。如果有机会到石市,咱们一定不醉不归,其实我挺期待跟你交一次手的!”

“我也是,虎子有没有说过咱俩其实很像!这个世界上能碰到和自己很像的人几率比中彩票还小!”罗权一双虎目迸出一抹精光,咧嘴笑道:“有机会,你我正大光明的打场擂台!对了,依依..你和王老板表露心迹没?需不需我帮忙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