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 我一定会找到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依依羞答答的摇头,一对如同孩子一般澄澈的眸子散发着异样的光彩:“谁要你多管闲事呀。”

“哈哈哈..算我多嘴。”罗权被怼的尴尬的笑了两声,将肉串放到桌上,又举起酒杯朝着我们几个道:“啥也不说了,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这杯酒算我给兄弟们赔礼道歉了。”

罗权的酒杯刚举起来,旁边的李燕马上就抢了过去,一股脑将酒全都倒进自己的嘴里,喝的太猛,啤酒花顺着她的下巴颏往下淌。罗权皱着眉头一脸不耐:“你干什么!”

“你身上有伤,医生说了不能喝酒抽烟,我先替你喝,等你好了再还回来不就行了嘛。”李燕摸了摸嘴上、衣服上的酒渍,涨红着脸朝着罗权傻乎乎的笑着解释。

罗权黑着脸抢过来酒杯,又被自己满上一杯:“你知道这酒代表什么意思嘛就替我喝,我和我兄弟们的情义你能不能替?”

“我..”李燕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对方这顿急赤白脸的熊,吱唔了几声后,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似的低下脑袋。

“喂,你干嘛发那么大火?我姐不是为你好么?”蒋依依立马不依不饶的站了起来,李燕赶忙摇头:“依依别闹,确实是我不对在先,不应该自作主张替阿权喝酒的。”

“姐,咱们走!”蒋依依愤愤不平的硬拉起李燕要离开,两人走了没两步。蒋依依又回过头朝着罗权冷声:“我姐的心里有你没错,也允许你在她的心上走来走去,但是请你下脚轻一点,不要总践踏她,她是个人,也会疼!”

目送两人离去,罗权叹了口气苦笑:“搅和了大家喝酒的兴致,我再自罚一杯。”他将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抄起酒瓶刚准备再给自己蓄满,我伸手搭在他的手背上摇头:“好了权哥,情意弟兄们都收到了,毕竟身体更重要,过两天咱们准备去会会那帮韩国佬,你也不想拖大家后腿吧?”

我其实挺明白罗权心里的那种复杂,要说他对李燕一点想法都没有那不可能,只是他心头可能还没法彻底放下蒋依依,又或者在忌讳自己的身份,他的家人能不能接受一个“服务员”过门。

“权哥,你是不是心里有啥不开心的事么?刚才冲李燕发那么大火。”宋鹏低声问道。

罗权沉闷的“唉”了一声,坐下身子跟我们唠了起来,正如我猜测的那样,罗权现在的担忧就是他家里人的态度,虽说现在的年轻人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只要看对眼了就能磕上床,可是以罗权的家世来说,让他爷爷接受一个没权没势,又没办法从政治角度给予罗权任何帮助的女人进门的困难难度不亚于将火箭送上太空。

“也就是说,其实你现在心里面是有李燕的对么?”我摸了摸鼻头笑着问道,两人搞对象就怕那种妾有情郎无意的事情发生,如果两人心里都有意愿。很多事情其实就可以迎刃而解。

罗权白了我一眼,跺跺脚:“废话,我又不是一块铁疙瘩,这几天李燕对我悉心照料我全都能感觉到,多少年了。我都没有过那种心里热乎乎的感觉。”

“权哥,你分得清感动和喜欢么?千万别盲目的下结论。”王兴也凑过来问道。

罗权摇摇头:“分不清,我也不知道我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反正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很舒服。很温馨。”

“这事儿其实好办,先跟你家里人商量商量,实在不同意就私奔呗!”王兴憨笑着出声。

我撇撇嘴道:“你快拉鸡八倒吧,自己还是块木头疙瘩,巴巴的给人家上起课来了,有能耐你把梧桐甩了,接受刚才那小丫头片子,我就服你是条好汉!”

王兴的脸色僵了僵,长长的叹了口气:“有的人说不出哪里好,可就是舍不掉,我先走了,已经耽搁好几天了,三子、罗权,还有其他兄弟,我祝你们芝麻开花节节高。争取一年升几个军阶!”

王兴端起酒杯跟我们碰了一下,仰头喝干,拍了拍罗权的肩膀道:“土豆一车,不如明珠一颗,找一百个你不喜欢的女人。不如选一个爱你、懂你的!别让自己前半生后悔,后半生遗憾。”

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安慰别人的时候说的头头是道,整的好像个哲人,可是轮到自己身上。就马上变成了一个白痴,不止是王兴,包括我自己也一样。

说罢话,王兴大大咧咧的按了下汽车遥控,结果他还没来得及打开车门。就已经有一道倩影先他一步,拽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钻了进去,我头一次发现女人原来也可以跑的这么快。

在我们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蒋依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进了车里,她把脑袋伸出车窗外冲我们喊:“罗权,我姐心眼少,死活就看上了你这一棵歪脖树,我警告你将来要是不好好对她,我就..我就..我就吊死在你家门口!”

“噗..”头一回听到这么搞笑的威胁,我直接给笑喷了。

说老实话蒋依依的性格真的特别好,古灵精怪中透着一股子灵气,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现实社会里真的很难再看到她那么干净的眸子,这妞配王兴,我真是打一百个满意。

“李燕呢?”罗权轻声问道。

蒋依依朝街口的阴影处怒了努嘴,我们回头看到李燕蹲在阴影里两手抱在膝盖上特别无助的蜷缩着脑袋。小声的抽泣着,罗权迟疑了几秒钟后,慢慢走了过去。

王兴站在车外,愕然的问蒋依依:“你干啥?”又把我们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当然是跟着你啊!你去哪我就去哪,我陪你浪迹天涯。”蒋依依像个无赖似的坐在车里,生怕王兴会把她赶下来,两手牢牢的抱着车椅子,冲王兴歪嘴:“那天你可亲我了,我得你我负责...”

“嚯!”我们哥几个全都起起了哄,王兴亲了蒋依依,这事大家谁都不知道。

王兴一脸尴尬的皱眉:“我不用你负责,而且那天我不是故意的,已经跟你解释过很多刺了,只是有点没控制住自己,我有女朋友,真的不能和你怎么样。”

“那我不管,反正你亲我了,你就是我的人,你不是说你对你女朋友充满了怀疑,既然有怀疑为什么不分手?”蒋依依嘟着小嘴儿,一脸的可爱。

“心还没有凉透,怎么走?”王兴深呼吸了两口气道:“你下来!”

“我不下!”蒋依依倔强的摇摇头,将车座子抱的跟紧了,看来再温顺的姑娘都有狂野的一面,越是这样单纯的女孩爱的越是执着越是无怨无悔。

“你不下来是吧?好!车我不要了,再见!”王兴掉头就走,蒋依依这才毛毛躁躁的从车里跑下来,哪知道她刚下车,王兴一个箭步冲上车,发动着汽车就朝街口奔了出去。开窗喊叫:“就当我不是个东西,对不起!”

“你是东西,我是南北,只要咱们在一起就好!”蒋依依从后面狂追,结果没追上,不小心还给摔倒了,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把我们从旁边看的都不落忍,我和宋鹏走过去搀扶她。瞅她哭的难过,我安慰道:“别哭了,下次见到他,我一定好好骂他,什么玩意儿!”

“不许你骂他!”李燕的眼中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楚楚可怜的抽泣:“我理解他,他毕竟有女朋友,我其实才是个第三者,不应该逼迫他那么紧,我应该给他时间去考虑。可是我就怕再也见不到他了,呜呜呜..”

小丫头哭的稀里糊涂,就好像丢掉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一般,猛不丁蒋依依抓住我的胳膊哀求:“你和他是好朋友,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去了哪?我要找他。”

“找他会很危险的。”我摇摇头。

蒋依依眼泪一瞬间又出来了:“我不怕,我肯定不打搅他的生活,就远远的看着,让他知道还有我在等着,这样他下次想哭的时候。至少还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女子无情时,负人最狠。女子痴情时,感人最深。梧桐和蒋依依俨然就是一道鲜明的对比,我叹了口气说:“我只知道他可能在石市或者崇州市,能不能找到就看你们的缘分了。”

“我相信我们有缘分!”蒋依依抹了抹眼泪,挣脱开我和宋鹏的搀扶,一瘸一拐的朝着街角走去:“我一定可以找到他!”

情,这个字有时候真的很让人费解,短短的几天相识就可以让一个人奋不顾身,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女人太认真还是男人太愚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