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 突发情况/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机vs手雷!

“唉,自古多情空余恨,什么时候要是有个人可以这么待我,就算让我吃屎我也在所不辞!”宋鹏眼巴巴的瞅着一瘸一拐离去的蒋依依感叹,眼神里满满的全是羡慕。

马靖咧嘴一笑,一把挎住宋鹏的胳膊,嘴里含着唾沫贱嗖嗖的浅笑:“鹏哥哥,其实伦家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你还缺不缺一个男盆友~”

“卧槽,马哥你绝对没谁了,为了看俺吃回屎,真是什么恶心的点子都能想到,是在下败了!”宋鹏打了个哆嗦,抖了抖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兔子似得蹿出去老远。

“哈哈!”我们几个全都笑喷了。不远处罗权蹲在李燕的身边,两人轻声细语说着什么,看架势应该是在哄李燕,我们几个继续回去喝酒。

“虎哥,你说那帮韩国人怎么处理?”宋鹏憨厚的望向我,我则把目光投视向马靖。

经过之前干掉那几个稻川商会的杂碎事件后,我对马靖的智慧真心五体投地,这家伙的大局观,掌控力绝对属于妖孽级别,最重要的是他精通各国语言,没有他的存在,我们寸步难行。

马靖举着酒杯抿了一口道:“其实很好办。总结起来就四个字,杀人越货!”

“杀人越货?”宋鹏和唐恩异口同声的张大嘴巴,本心里讲他俩都属于绝对的老实人,尽管这次任务没少杀人,但是他们的骨子里其实都特别反感杀戮。

“嗯,没错!”马靖点点头:“咱们手里的药,肯定不可能给韩国佬,韩国人也绝对不可能把他们买药的钱乖乖的拿出来给咱,所以只能硬抢,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硬抢倒是没啥,我主要担心会闹出幺蛾子,万一惊动了燕郊地区的警方,咱们可真得吃不了兜着走啊!”我仔细了琢磨了几秒钟后,认真的看向马靖说道。

马靖坏坏的一笑道:“惊动谁都无所谓,只是这种事情必须得有个说了算的人冒头,而且还是卫戍区一定会拼死保护的那种大拿。比如说,嘿嘿嘿…”

马靖说话的时候朝着阴影处的罗权努努嘴,意思不言而喻,我侧头看向罗权。此刻他已经跟李燕拥抱在一起,我清了清嗓子喊叫:“社会我权哥,忙不?”

“怎么滴?没看我这儿办正经事儿呢!”罗权起身朝着我不满的吼了一声,我点头哈腰道:“权总。有个重要事情需要跟您商量,你看能不能排一下档期?”

罗权和李燕耳语几声,两人手牵手的朝我们走了过来,他们往过走的时候,一辆半旧的白色夏利车停到啤酒摊上,唐贵急急忙忙的从车里跑了下来。

“三哥,出事了!”唐贵脸色发白朝我吼叫。

稻川商会的事情解决后,我让唐贵先回石市,这货非要等到我们回卫戍区才肯走,这几天一直都扮演我们“眼睛”的角色,隐藏在周围。

“怎么了?”我慌忙站起来问道。

唐贵深呼吸两口气道:“强子和伦哥被抓了,就是十分钟前的事情。警方从他的车里好像发现了两把手枪!事情有点大条了。”

“强子和伦哥被抓?到底是咋回事呀?”我不解的问道。

罗权拍了拍后脑勺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稻川商会那个叫厄运的家伙下的套儿,刚刚胡金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把他俩的监控录像抹掉。”

“真他妈服了!”我恼怒的拍了两下桌子。

马靖轻声道:“虎哥不用着急。家里有事的话,你先回家里忙去,这边有我们顶着呢,什么大事都不叫事。”

我低头嘬了几口烟。当机立断起身就和唐贵一起上了车,虽然跟那帮韩国人交易已经迫在眉睫,可是我不能不管雷少强和伦哥,我朝着罗权哥几个道:“抱歉了兄弟们。家里的事情刻不容缓。”

“你放放心心走的,天大的事情有老子呢,再说了咱们已经完成任务了,如果实在不好办的话,我们就直接闪人,反正怎么也不亏。”罗权扬起眉毛冲我摆摆手。

“嗯呐,保重!”我点点头,坐进了车里。

唐贵一脚油门踩到底。极速往高速路口奔去,路上我用他的手机跟胡金通了个电话,弄清楚了事情的大概来龙去脉。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刘云飞手下的一个小弟被稻川商会的人砍了。当老大的肯定不能坐视不理,刘云飞又带着“十虎”把这个场子找了回来,双方算是打成了一比一。

结果那个叫厄运的稻川商会的未来老大亲自给雷少强打了个电话约架,定好了地点时间,雷少强和伦哥车里带着兄弟们去赴约,被厄运给爽约了,同时警察出现,一股脑把他俩给按了下来。还从车里搜出来两把枪和十几把砍刀,现在就要求他俩供出来枪是从哪来的,不管我们怎么求情说好话,人家愣是不给这个脸。

“内个叫厄运的傻逼真不是人造的。舔着个大脸约架,然后又报警,哪有半点社会人的样子,槽!”胡金愤愤不平的骂街。

“金哥,你别冲动!岛国牲口本来就不是人,不要拿对人的尺码要求他们,除了强子和伦哥,还有谁被抓么?你带点礼貌去找找相关负责人。”我边迅速琢磨边安排胡金。

胡金闷声道。去了!事情刚刚发生,菲菲和杜家二小姐就去找人了,结果新上台的市局一把手闭门不见,根本不给咱们任何对话的借口,毕竟是新上台的,肯定要做点业绩出来。

“我预计明天早上能回石市,让二娃帮我找出来那位油盐不进的大人物的具体落脚点,我跟他见一面去!”我沉声安排道。

挂掉电话。我闭眼打了会儿盹,脑海中出现上次回基地,我在灵山旅游区被厄运一伙人阴了的事情。

厄运那家伙的脑子绝对够使,聪明人没啥可怕的,可怕的就是脑子好用还没什么底线的人,比如厄运这种畜生。

返回的路上,汽车出了点故障,我们回到石市已经是中午时分。我给胡金打电话问清楚那位“一把手”在哪,就直接过去了。

新上台的一把手叫邓州,不是石市本地人,一个月前刚刚从外地调过来,据说为人比较正派,既不跟我们同流合污,也从没收受过稻川商会的什么,抓起来雷少强和伦哥完全就是公事公办。

“江南酒店”是那位新上台的一把手和几个朋友中午聚会的地方。到达地点以后,我让唐贵先回去,自己走进了酒店内。

“你好,我问一下邓局在哪个包房呢?我是他的下属。过来结账的!”我冲服务员问道。

“哦,邓局啊,在999!”服务员显然对邓州的名字很熟悉,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就回了一句。

“好嘞,邓局他们总共消费多少?”我将银行卡掏出来,替邓州结了下账,然后装作无意的随口问道:“邓局的车停哪儿了,你知道吗?”

“外面停车场,冀A00110的帕萨特就是!”服务员答道。

“谢了。”我感谢的点点头,迈步就往酒店外面走。

“先生,999房间在这边!”服务员冲我喊了一句。

“没事儿,我从外面等他就好!”我微笑着摆摆手,随即推门就走了出去。

很轻松的从停车场找到了那辆乌黑锃亮的大众帕萨特,那车很规整的停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车里面坐了个穿制服的小年轻,应该是个司机。

沉思了几分钟后,我笑呵呵的敲了敲车窗朝着那司机问道:“哥们,你是邓局的司机么?”

“你谁啊?”青年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