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 美男计你信不? 【本章有红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里的年轻小伙一脸不耐的将车窗户放下来一半问我。

“同志,请问这些钱是你的么?俺从您的车跟前捡的,车轱辘底下还有好多呢!”我拿出几张百元大票朝他扬了扬,竭力装出很土鳖的姿态,反正现在的模样是经过马靖化妆的,我也不怕被任何人认出来。

见到崭新的钞票,那年轻人的眼神儿立马亮了,急急忙忙的从车里跳出来。抓过我手里的钱,嘴巴都咧成一朵花:“谢谢你啊老乡,这些钱确实是我丢的!”

“车轱辘底下还有好几张!”我指了指汽车轮子,他下意识的弯腰,我胳臂横成掌朝着他的脖颈后面砍了下去。

看电影里都是这样演的,一掌就能砍晕对方,结果真实践的时候,压根不是那么一回事。那小子“哎哟”惨呼了一声,恼怒的转头看向我:“你干什么?”

“快看,飞碟!”我讪讪的一笑,猛的伸手指向天空,同时右手攥拳照着他的太阳穴就狠怼下去,那家伙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我摇摇头轻笑:“好奇心害死猫呐,不对!贪婪心害死猫!”

瞅了眼左右没人,我迅速将那小子身上的制服扒下来套到自己身上,然后将他拖进后备箱里,我大马金刀的坐上了驾驶座上。

足足半个小时后,一个中年人步伐稳健的朝着帕萨特走了过来。我的心脏忍不住狂跳起来,没意外的话,这家伙应该就是邓州,中年人看上去大概四十出头,半长的黑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两只虎目微微泛红,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吧。

我将脑袋伏在方向盘上,装作打盹的样子,中年人自己拉开后车门坐了进来,清了清嗓子道:“小周,你是不是困了啊?”

“没…没有!”我含糊不清的回应,微微将脑袋抬起,发动着车子,同时将车门锁上,防止这家伙突然跳车。

“先回育才名都吧,我回家取点东西!”邓州有些疲倦的倚靠在后座上。微闭起眼睛揉捏自己的太阳穴,对我的身份似乎没有任何怀疑,轻声道:“我脑袋疼,汽车手扣里有止疼片和矿泉水。你帮我拿过来。”

“嗯。”我从手扣里拿出水和止疼片递给他,将车子缓缓的开出酒店,透过后视镜我看到他彻底闭上眼睛,这才松了口大气。径直将车子看向了郊区。

让我干掉一个局长,我倒不是不敢,主要会比较麻烦,另外我希望跟他建立良好的关系,所以没必要当个刽子手,我只是还没想好应该怎么跟这位“实权人物”对话。

半下午的郊区公路上车子很少,阳光斜射进车里,照的人暖洋洋的,冷不丁车后面的邓州睁开了眼睛,声音很轻的说:“小周呢?”

看来邓州识破了我的身份,我半真半假的回应:“周哥累了,我替他给您当次司机。嘿嘿…”

“哦,你是哪个分局的?叫什么名字?”邓州脑袋靠在真皮座椅上,又闭上眼睛养身。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单手驾驶方向盘。干脆将自己的腰杆挺了起来,语气轻松的说:“我过去是桥西区派出所的,后来自己做了点小买卖,现在从京城服兵役。我姓赵!以前我们分局的领导喜欢喊我三子,邓局要是不嫌弃的话,也这么叫我吧。”

“姓赵?叫三子?”听到我的话后,邓州短暂的一愣。两只虎目里射出一抹精光,直愣愣的看向我的后背:“你的买卖做的可不算小啊,为什么要跑来给我白当一次司机?缺钱还是缺活了?”

“都不缺,就是单纯想瞻望一下您的风采,总听下面的小兄弟说邓局铁面无私,两袖清风,我有些不信,嘿嘿…”我摇摇头微笑道:“我年龄小。不懂事,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您别在意。”

邓州睁开眼睛,喝了一矿泉水道:“不缺钱也不缺活,看来就是我差事了!你是为了携带枪支那件事情吧?”

“呵呵。我说我什么事情都不为,就是单纯想跟邓局交朋友,您信么?”我打了个哈欠,从怀里拿出一张支票单放到副驾驶上,透过后视镜朝邓州笑了笑。

邓州迟疑了几秒钟后,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不过你交朋友的方式很特别嘛,这样容易引起人反感。”

“怎么会呢。我是带着诚心来的,别人鼠目寸光看不到,以邓局您的资历和智慧绝对看的透。”我打着方向盘,平静的说道。

邓州揉捏了两下太阳穴道:“江梦龙的事情。我略微有所耳闻,你清楚你是个什么角色,我到石市只是为了镀金,不想招惹任何是非,所以我有一个要求。”

“当然可以!”我不假思索的点头。

邓州语气凝重的说:“我希望白天的石市是光明的,没有任何污染,不管是你,还是远东集团!”

“我只能保证我自己。至于那帮草狗同意不同意我就不敢说了。”我实话实说的回应,邓州“嗯”了一声道:“那边我也会去联系。”

说罢话,邓州就又闭上了眼睛,声音不大的说:“郊区的空气确实很不错,不过我晚上还有个重要会议,我家住在育才名都,你好好开车,别真把我拉丢了!”

“好嘞!”我瞬间变得轻松起来。调转车头,不紧不慢的朝着“裕华区”的方向驶去,之后邓州好像真睡着了,我也没有再继续多说任何,他是个老江湖,明白我的来意,也肯定知道我的胆气,所以何去何从应该会妥善安排。

半个小时后。育才名都的小区门口,我稳稳的停下车,朝着后面的邓州微笑道:“邓局,我就不去您家里拜访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要行贿呢,对您影响不太好。”

邓州伸出手做出握手的姿势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太贵,我真想雇你给我当司机,刚才我感觉很轻松。很久没有过这种安全感了!”

“那是我的荣幸呐,小子随时愿意为邓局效劳!”我伸出手掌跟他握在一起,邓州瞟了一眼我的手背和手腕的伤疤,似笑非笑的说:“年龄不大。故事满满!”

“我有啥故事,充其量就是点事故!不是我拍马屁,我接触过很多高官贵人,唯独您从始至终可以保持这么平静,单是这份镇定,我觉得您将来肯定会芝麻开花!”我将手从他厚重的手掌中抽出来,奉承的缩了缩脖颈。

“有意思的小家伙!”邓州拍了拍我肩膀道:“我记住你了!有时间一起喝茶。”

“随时恭候您的召唤!”我脱下身上的制服,由衷的感叹:“好久没有穿过这身衣裳了,还真是怀念啊!对了,邓局,周哥在后备箱休息,待会有时间的话,您记得放他出来透口气。”

“调皮!”邓州摆摆手,示意我可以下车了。

我挥手道别,插着口袋目送邓州开车离去,刚才我们虽然谁也没提过雷少强和伦哥的名字,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我相信邓州不会叫我失望,也没想到这次回来会如此顺利。

蹲在“育才名都”的小区门口抽了根烟后,我起身朝着一间公用电话亭走去,拨通胡金的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胡金就兴奋的告诉我,雷少强和伦哥放出来了,问我使了什么法子?

“美男计你信不?”我怀怀的笑道。

胡金崇拜的说:“小三爷,我真服你了!杜家二小姐拖了很多层关系都没能和邓州碰上头,你不过回来几个小时就全部搞定了。”

“求人办事,得学会投其所,对了强子怎么又跑回石市了?我不是让他到崇州去负责么?”我抓了抓侧脸问道。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王兴去了崇州市,还弄出来一个小帮派,指名道姓的想抢崇州市的夜场,强子回来找我们商量应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