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 小鬼对小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尾随在陈二娃的车后,不紧不慢的挺进了长安区。

自打程志远把长安区窃走以后,这地方我基本上没来过,一段时间没来,感觉这长安区的建设都快赶上了市中心了,四处都是开盘的大厦,有的刚刚盖到一半,有的已经初具规模,所有工地的门口都有几个显眼的大字“志远承建有限公司”。

我随意打量着车窗外冷笑:“啧啧,程志远这是要制霸整个石市的房地产么?”短短的十几里路。我看到至少不下五处挂着“志远承建”的开发广告。

“这家伙现在好像确实是想往房地产方面靠拢了,前段时间上过石市的午间新闻,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总得来说混的风生水起。”胡金点点头:“不过他现在好像挺老实的,基本上不会找咱们麻烦,即便有时候碰上,程志远也会主动退避开咱们,按理说不应该设计咱们吧?”

“表面功夫罢了,如果狗日的真心想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陈二娃就不可能搞到掺了料子的中华烟。”我愤愤不平的咒骂:“我今天就想亲眼看看程志远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诱惑上的陈二娃。对了金哥,你身上带枪没?”

“带了!”胡金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递给我。

这个时候唐贵的电话打了过来,冲着我说:“三哥,前面十字路口右拐,好像是个工棚区,陈二娃把车开进去了,他开辆黑色的北京现代,车牌号是8651D,那块没有摄像头,我监控不到了。”

“好了,你歇着吧!”我挂掉电话,冲胡金道:“把车子靠边停下,你打辆出租车回去吧,我办完事就回京城,顺便告诉其他兄弟一声。陈二娃被我安排到京城去了,以后山鹰堂归蔡鹰负责。”

“小三爷,我陪着你一起吧,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也能替你撑一撑。”胡金担忧的冲我道。

我指了指自己的脸笑着说:“我现在这模样,谁也认不出来,真有什么意外也方便脱身,王者现在越做越大,你和弟兄们今后尽量多做点衣着光鲜的事情,有什么需要见不得光的安排下面人干,轻易不要抛头露面,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就学学程志远,这小子漂白是个好手。”

胡金犹豫了几秒钟后,也知道不是矫情的时候,点点头:“那你自己多保重!”

等胡金离开,我伸了个懒腰从车里走出来,冲着唐贵跟我说的方向走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片彩钢板搭建的样板房,也就是所谓“工棚区”。

工棚区说白了就是工人们居住的活动房。尤其是好几个工地赶到一起的时候,就会热闹异常,一些行脚商人会在附近开饭店、开小卖部,甚至一些从事皮肉生意的姑娘们也会纷纷落户,等工程完成后。活动房拆除,那些做买卖的人也会随着工地迁徙到下个地方。

可能是周围发开的楼盘太多了,我见到的这片“工棚区”特殊的大,起码得有七八十间活动房,规模都快赶上了一个村子。此时正是下工的时间,随处可见赤裸着上身,操着各种方言的工人们。

把“贩药”的地点建立在工棚区里,程志远还真是个天才,这地方警察轻易不会找过来,就算有人举报,周围全是正在建设的工地,也很容易销毁,为了不引人注意,我特意偷了身民工穿的迷彩服和安全帽,然后装作刚下班的样子从工棚区里晃晃悠悠的闲聊,余光寻找陈二娃的车牌。

在一间小卖部的门口,我找到了陈二娃的车,没有急着先过去,而是蹲在旁边抽了根烟。正好五六个民工有说有笑的朝小卖部走去,我也赶忙混了过去,看起来我们好像是一伙的一样。

小卖部里面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大概也就七八平米左右,几个陈旧的货架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一个风韵犹存的老板娘笑吟吟的招呼生意,我买了瓶冰镇啤酒,余光不住打量着屋内,见到靠近右手边的地方好像有个暗门,就下意识的往过走。老板娘轻喝了我一声:“别瞎闯,那是老娘睡觉的地方!”

我讪讪的笑了笑,抓起啤酒走了出去,然后在小卖部的附近找了个阴凉处,蹲下身子边喝酒边琢磨。陈二娃一定在那个小卖部的暗门里面,我估计那个暗门里面,指不定就是存放“中华烟”的仓库。

正瞎揣测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到了小卖部的门口,从车里蹦下来个年轻小伙,小伙的皮肤黝黑,满脸都是横肉,脑袋上还剃着个很短的锅盖头,离远一瞅,有点像非洲版的“郭德纲”。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比郭德纲看着可凶狠很多。

“居然是他!”我眯缝起眼睛,微微站了起来,这个小家伙我不陌生,之前还跟他打过照面。我记得他叫张思澳,是程志远手下的头号马仔,张思澳阴沉着脸环视了眼周围,那些本来聚在小卖部门口口花花老板娘的工人们立马一窝蜂的散去。

张思澳这才满意的昂着脑袋走进小卖部里面,紧跟着老板娘就把门给关上了,还故意将窗户给散落下来,整的两人好像要开始不可告人的“交易”似的,陈二娃和张思澳交易,还真是小鬼对小鬼。

“每次那个开越野的小伙来,骚老板娘都会关上门。整的好像别人不知道他俩要干啥似的。”

“可不呗,那小子体力是贼好啊,一天至少来一次,回回都是大白天,那娘们真特码浪。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骚老板娘长得是真带劲儿,那脸盘、那屁股,看着就让人咽口水。”

“你俩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别以为俺不知道,你们昨个夜里想扒老板娘窗户,让人给打出来了,哈哈..”

几个民工边小声骂娘边从我身边走过去,我眯起眼睛盯着那间小卖店。

几个工人的话透漏出很多信息,首先证明张思澳应该是经常来这里。其次他们的这种交易方式应该不是第一次了,而且都是在白天进行,为什么要在白天进行,正好说明这帮小鬼的狡猾之处,越是正大光明,越不会引起人注意。

大概过去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小卖部的房门打开了,张思澳提了提裤子,牛逼哄哄的径直上了越野车扬长而去,大约半分钟后。屋里又走出来一道身影,怀里抱着六七条“中华烟”,鬼鬼祟祟的往旁边停着的“现代”车方向走去,正是陈二娃这个缺货。

我踩灭烟头,将安全帽扣在脑袋上,不偏不倚的走了过去,可能预感到什么,陈二娃临上车前,好奇的朝我望了过来,我低着脑袋擦着他的身体走过去。陈二娃这才将车门打开,把几条中华烟扔到后排,自己坐进了驾驶座上。

不等他屁股坐稳,我三步并作两步的猛地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也快速坐了上去,“你干什么?”陈二娃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的把手伸向胸口,我直接拿出手枪顶在他的腰上,微笑着侧了侧脑袋,示意他开车。

“咦?你不是金哥那个兄弟么?真巧啊。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总算又帮你搞到几条4字开头的中华烟,嘿嘿嘿...”看清楚是我的模样,陈二娃故作轻松的发动着汽车,慢悠悠的开出工棚区。

“是啊。确实巧!二娃,这阵子应该没少赚钱吧?”我将安全帽戴到陈二娃的脑袋上,邪恶的咧嘴一笑,同时伸手摸向他的胸口,从他怀里掏出来一把卡簧刀,叹了口气说:“不满足每月给你的二百万分红所以自己出来创业了?”

“你是..你是..”陈二娃的脸色骤变,声音也变得惊慌起来。

“我对你有点失望,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不那么沮丧?找个人少的地方吧,我不想叫你最后的尊严也丢掉。”我拍了拍陈二娃的肩膀,把枪口戳在陈二娃的下巴上。

“三哥,这里面有误会,你信我好么?”陈二娃的脑门顿时泛出了豆大的汗珠子。

我点点头皮笑肉不笑的说:“必须相信,只要你能解释清这些中华烟是怎么回事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