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 挑拨离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陈二娃临死前说的那些话,我相信都是真的,特别是他最后一句话显然没说完,我想他是要告诉我,梧桐那个贱婊又蓄意准备勾引谁,虽然很想知道,但是我心里并没有太大遗憾。

有些事情还是糊涂点好。什么都弄得清清楚楚反而心会更疼,就比如陈二娃这件事情,如果我毫不知情,他可能不会死,王者也并没有实质的损失,可我偏偏知道了,就变得如鲠在喉不除不快。

我将陈二娃抬进车里,又把车子撞向路边的电线杆,造成发生交通事故的假象,然后将油箱戳破,一把火点燃,望着熊熊燃烧的烈火。我心里说不出的平静,低声喃呢:“一路走好兄弟!”才消失在了路边的庄稼地里。

再次回到陈二娃和张思澳刚刚交易的那个“工棚区”,我蹲在小卖部的门口,琢磨了好半天后。才走了进去,不过啥事也没干,只是借用她家的公用电话给雷少强去了电话,让他帮我联系程志远。

原本我是打算要挟内个穿着黑纱小短裙的老板娘把张思澳骗出来,好好的给他上一课,顺便替陈二娃收点利息,后来又一寻思拉倒吧,张思澳毕竟不是我的人,真动了他,无异于扇了程志远一耳光,我马上要走了,实在不适合闹出什么大动静。

况且现在石市的局势很微妙,看上去王者好像家大业大,实际上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稻川商会,能够在岛国本国混的风生水起,我相信稻川商会绝对是有相当实力的,尤其是那个叫厄运的傻篮子也不是吃素的,我相信如果我们跟程志远叫上板,稻川商会的人肯定会横插一杠,到时候我们更被动。

其实把程志远约出来。我心里也挺打鼓的,倒不是害怕他,主要觉得闹翻了会很麻烦,我现在的身份特殊。最怕的就是麻烦。

之前我敢单枪匹马的去找邓州是因为他能听得懂人话,而且我们并没有什么实质的矛盾,可程志远不一样,这小子最擅长的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即便他能听懂我的话,也会装作听不明白。

为啥?因为邓州的心不在石市,而程志远却是条两眼发红的饿狼,如果有机会扩展实力,这家伙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干掉我。

我把车开到“工棚区”的门口,没有熄火,就是防止有个什么不测,方便马上掉头逃跑。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一辆白色的丰田霸道缓缓开过来,接着从车里蹦出来个剃着“瓜皮头”的黝黑青年,居然是一个多钟头前我刚刚见过面的张思澳,紧跟着程志远也从车里走了下来。

程志远现在打扮的完全就是个成功人士。头皮剃的很短,显得格外精神,穿件藏青色的唐装,领口微微敞开。漏出来里面价值不菲的佛牌,手里搓着串不知道什么材料的佛珠,四下张望了几眼。

看到他搓佛珠,我也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之前和尚送我的那串手链,确定程志远只带来个张思澳后,我才不紧不慢的从车里下来,冲着他们摆摆手。

两人快步走过来。张思澳指着我鼻子就骂:“你是王者的人?雷少强那个废物呢?不是约我大哥过来见面,他怎么不敢出来了?”

我一点不带惯着丫的,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把他踢了个踉跄。胳膊抡圆一拳头将他打倒下后,抬起脚照着他的脑袋“咣咣”就是一顿乱跺。

整个过程程志远冷眼观看,等我踢了一两分钟后,程志远才开腔:“朋友什么意思?觉得我程志远好欺负呗?”

我这才停下手脚,微笑的看向程志远,故意压了压嗓子道:“黑狗熊托我跟程威伯伯问声好,我只想跟你一个人聊。”

“去尼玛,装什么大裤衩!”张思澳从地上爬起来。灰头土脸的从我肩膀上推了一下,看架势还打算要跟我拼命。

我撇撇嘴道:“往后稍一稍,别逼我捶你!”

这个张思澳手上其实是有点功夫的,只不过刚刚被我突然动手打的有点懵逼。

程志远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我几眼。朝着张思澳摆摆手:“你先回车里等我去。”

“大哥,他刚才那样我,你不替我报仇?”张思澳楞了一下,不干不净的骂咧起来。

程志远不满的皱着眉头训斥:“我让你先回车里等着。是不是听不懂?”

“听懂了!”张思澳低吼一声,恨恨的剐了我一眼,心有不甘的转身离开。

等他上车以后,程志远看向我微笑道:“朋友,既知道我父亲名字,又知道他拜把兄弟的外号,你是崇州市人吧?不过为什么我对你很陌生那?”

“远哥,别来无恙吧?”我耸了耸肩膀,恢复成自己本来的声音,笑吟吟的跟程志远打招呼,同时把手摸向胸口,朝着他挑了挑眉毛:“不要乱动哈。我只是单纯想跟你聊几句。”

“你到底是谁?赵成虎?”程志远不太确定的盯着我的眼睛。

我摆摆手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远哥近期会有危险,特地提醒你一声。”

“你们王者的人应该盼着我死才对,会这么好心?”程志远估计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表情轻松的取出一支雪茄点燃,冲着我脸吐了口烟雾。

我不甘示弱的也点燃一支烟,冲着他的脸吹了一口气道:“从情感上讲我确实盼着你早点出车祸,可是就事论事,你活着比死了有作用,行了!我不跟你墨迹,不管你信不信,刚才那个小家伙有心反你。你自己多注意!”

“三哥不是当兵当傻了吧?这么低劣的挑拨离间,你信么?就像我告诉你,王兴可能要背叛你一样,哦不好意思哈,王兴确实背叛了你,节哀顺变!”程志远嘲讽的瞟了我一眼。

我指了指身后的“工棚区”道:“往里走二十米左右有家小卖部,里面应该有不少带料的中华烟,这片工地谁负责。远哥肯定比我心里有数,就这样吧!话我已经带到,信不信在你!”

说罢话,我就准备离开。程志远轻蔑的一笑说:“三哥就打算这么轻松走人?”

“不然呢?你还打算送送我不成?远哥,咱都是一条河里的泥鳅,谁都了解谁,我既然敢冒头见你。就说明我肯定有准备,你要是敢跟我耍无赖,我肯定能让你哭出声,我本来是不想管你们八号公馆的破事,可是架不住女孩子哭哭啼啼哀求!”我咬着烟嘴,冲程志远的胸口上戳了两下,故意把话说的不清不楚,目的就是让他心里起疑惑。

程志远喜欢陈圆圆不算什么秘密,我就是要让他心里产生悸动,人在情绪失控的状态下基本上没有判断能力。

说完话,我就直接上了车,一脚油门踩到底,擦着程志远的身子绝尘而去,跑出去老远后,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刚刚真怕程志远不管不顾给我来个鱼死网破。

把车直接开上高速路,我的心脏才渐渐落下来,琢磨刚才的事情,当然我没那么好心眼提醒程志远,目的只是为了加速破坏他和张思澳的关系。

至于那间小卖部里到底还有没有加过料的“中华”我不得而知,不过我知道只要程志远去质问张思澳,他们之间的矛盾肯定会加大,程志远是个功利心很重的人,张思澳看起来也是个不甘人下的狠角色,他俩一旦磕起来,长安区必定大乱,到时候张思澳哪里还有闲心卖烟,我们的威胁也不攻自破。

路上我想了很多,更多时候还是控制不住的去猜测梧桐那个逼人到底又去勾搭我哪个兄弟了。

回到燕郊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三点多,我径直朝着“天海会所”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