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0 八嘎VS思密达/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战斗英雄”秦老八踮着脚尖步履蹒跚的走进“天海会所”里,我是真担心他死在某个捏脚师的身上。

罗权吞了口唾沫夸赞:“八爷是真爱国呐,那么大一把年纪还要身先士卒的战斗在第一线,咱们年轻人也不能落下,虎子,你抓紧时间吃,吃完我领兄弟们去潇洒潇洒,听说燕郊有个韩国城..”

“去干嘛呀?”李燕掐着小蛮腰皮笑肉不笑的瞅着罗权。李燕常年在会所这类地方上班,估计多多少少也能听懂我们唠的荤段子。

罗权梭了梭嘴巴义正言辞的攥了攥拳头:“什么也不干,就是单纯的去看看!”

“哈哈..”我们几个瞬间全都被罗权的衰样子给逗乐了,堂堂罗大少被治的服服帖帖,说明李燕确实有点手段,我也替他们真心高兴,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戏码,相信所有人都永远不会看腻。

笑闹了一阵子后,我问罗权:“天海会所这边没出啥事吧,稻川商会在京城的势力全部被铲除,他们总部难道一点疑心都没起?”

“肯定有疑心,不过咱们有强大的外勤处支持。这些问题都不叫问题,外勤处的技术人员通过特殊手段把长崎那帮人的通讯方式全都转到了外勤处内,稻川商会的代目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下已经挂掉啦,对了。明天的行动百合姐也会参加...”罗权信心满满的朝我咧嘴笑道。

商量好明天的具体计划后,大家就散开了,回到房间里,我躺在床上,仰头望着天花板怔怔发呆,每天晚上临睡前,我都习惯性的点燃一支烟,然后惆怅几分钟,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虽然年龄的变大,我现在越来越喜欢思索人生,微闭起眼睛那些过去跟我做过对的敌手一个接着一个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从最开始的上帝、大老板,再到后面的钱进、冯建业,以及过世的耿浩淳、大钟和陈二娃...

我们其实都是一类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生存,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死了,而我还活着。

一支烟抽完,“希望下辈子,你们能当个好人,我也可以当个善人!”我强制自己闭眼睡觉。当清晨的阳光透过花格玻璃窗映在我的脸上时,房门也恰到其好的被敲响,罗权递给我一件黑色的西装制服和一双皮鞋,简单梳洗过后。我们一行人朝着交易的地点出发了。

交易的地点在“潮白河”,据说这条河在燕郊地区很有名气,而且纯生态,没有污染。每到节假日都会有很多人过去游玩,我想韩国人之所以把地点设在这里,就是防止我们“黑吃黑”,毕竟大家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买卖,谁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怎么样。

到达河堤后,秦老八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走在最前面,这老货还是昨天那身打扮,红西装、绿帽子,配上一条牛仔七分裤,故意把两腿上的纹身若隐若现的露出来,那种感觉一点都不像黑涩会交易,仿若一个老流氓带着几个小弟出来调戏良家妇女似的。

我们几个嫌丢人。故意落后他几步,一人拎个小皮箱,规规矩矩的跟在后头,今天正好赶上个礼拜日。河堤附近游玩的人很多,有垂钓的,有野炊的,一望无垠的河面上还有几艘小木船随风荡漾。看起来好不惬意。

商量好交易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半,我们左等右等了好半天,仍旧没看到对方的人毛,秦老八不禁示意马靖打电话催促一下。马靖刚刚拿出来手机,一条小船缓缓的开到我们这边,穿上坐了四个青年,为首的正是上次在宾馆跟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叫崔贤旭韩国男人。

崔贤旭双手合十。微笑的朝我们哈腰:“阿尼哈塞哟!”同时眼神游离的打量骚包的秦老八,秦老八别看平常不着调,关键时候还是挺像回事的,身子下俯,鞠了个九十度的大躬,操着字正腔圆的岛国话问好:“ohayou!”

接着我们一行人陆续登上了小船,舵手将船迅速撑到了河中心,交易才正式开始。我们先将小皮箱打开,对面韩国人出来两个长相冷峻的小伙验货,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跟自己首领絮絮叨叨的嘟囔几句。

崔贤旭点点头。掏出手机不知道给什么人通了个电话,朝着马靖啰嗦的鸟了一通韩语,马靖凑到秦老八耳边低声道:“他们说钱已经打到帐上了,你问问百合姐。”

秦老八掏出一只造型精致的小手机按了几下。然后微微点了两下脑袋。

我们这次将皮箱递给对方,崔贤旭礼貌的欠身:“康森思密达!”

交易这就算大抵完成,上岸的时候,秦老八最先下船,从一个韩国保镖身边路过的时候,秦老八脚后跟一崴,惊呼一声“八嘎..”身体不受控制的跌进了水里,同一时间我们的“狩猎”计划也正式开始。

“亚布塞哟,关擦拿哟?”崔贤旭关切的望向河面。

就在秦老八掉到河里的一刹那间,站在最前面的我和罗权如同猛虎扑食一般冲向崔贤旭,后面的宋鹏、唐恩也一齐掏出手枪顶在两个保镖的脑袋上,马靖一肘子怼在对方翻译的脸上。把那个翻译砸进河里,然后那翻译连滚带爬的冲上岸,一溜烟逃跑了。

故意放跑他们当中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也是提前商量好的,目的就是让岛国人和韩国人对掐起来,悄悄到底是“思密达”狠,还是“八嘎”凶。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我们轻松将对方全部搞定,虽然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但是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恐慌,今天的任务基本上圆满完成。

“关擦拿哟?”崔贤旭一脸费解的看向我们问道,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是把酒言欢的好朋友为什么转念变成了这样。

“思密达,老子让你特么思密达!”马靖劈头盖脸的照着崔贤旭的脑袋上“啪啪”就是几个大巴掌。气急败坏的低吼:“昨天送老子爆炸手机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

崔贤旭恼怒的叽里呱啦朝着马靖问了一通。

马靖咧嘴轻笑,嘴巴一开一合的回了一句,别的我没听清楚,但是“中国军人”四个字听得真真的,不由精神一振,抬起膝盖就朝崔贤旭的肚子狠狠磕了一下咒骂:“我们是你爸爸!真真正正的爸爸!”

这个时候秦老八也从河里冒出来头,满脸是水的嚷嚷:“小混蛋们,爷们儿这一手潜水的功夫怎么样?谁想学?”

“绝了!”我们异口同声的回答。紧跟着一辆黑色的武装押运车停到岸边,一身军装的百合带着七八个全副武装的特警从车里跳下来,百合俏皮的朝我们比划了个“OK”的手势后,将崔贤旭一帮人拉拽进车里。同时也把四箱子“药”拿走。

“辛苦啦八爷!”百合朝着浑身湿漉漉的秦老八道歉,秦老八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道:“别的事情能喊苦,这种为国争光的壮举上,爷说什么不会含糊。”

“八爷威武!”我们几个全都笑哈哈的翘起大拇指。

百合瞟了一眼我们哥几个。笑盈盈的说:“你们几个先回宾馆去,我和八爷回去上报,好好准备准备,可能有重要人物要接见你们!把握住这次机会,兴许麻雀真能变凤凰。”

“什么重要人物?”哥几个的眼珠子瞬间瞪亮了。

百合白了我们一眼:“军事机密!”

“放心吧小狗崽子们,绝对是好事儿!”秦老八贱嗖嗖的朝我们挑了挑眉头。

我们几个这才悻悻的转身离去,哪知道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我们齐齐回过去脑袋,看到秦老八身体一怔,软绵绵的靠在百合的身上,慢慢的瘫坐下去,他的后背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喷出来一抹鲜血,不远处我们刚刚放跑的那个翻译,手里颤颤巍巍的攥着一把枪。

“八爷!”我扯开嗓门跑了过去。

罗权和宋鹏愤怒的咆哮一声,掏出手枪照着那个翻译“呯呯”就是几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