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4 夜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几条黑影呈“品”字形,步调一致的往前慢慢挺进,距离再近些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对方总共有四个人。

四人全都穿着黑色的运动服,脸上戴着一次性口罩,人手一把强光手电筒,肩膀上扛个蛇皮口袋,他们走路的时候,左脚向前扫动探测,右腿往后跟进。猛的一看还以为是四个瘸子,只有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这是受过专业的行进训练。

这四个人给我一种特别压抑的紧迫感,我也形容不上来那种感受,总之就是本能的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难不成他们是...是军人?”猛不丁我的心头跳过两个字,这些人不论是站姿还是身上散发的那股子气质都和军人特别接近,“品”字形走位,是丛林越野中最常用的一种团队侦察手段,进可迎敌,退可防守,当初姜衡教我们的时候强调过很多遍。

猛不丁走在最前面,担当“箭头”的那个黑衣人比划了一个“停”的战斗手势,其他人快速匍匐倒地,“箭头”佝偻身体,蹑手蹑脚的蹲在我们刚刚升篝火的地方观察了几秒钟,握着手电筒从原地来回探照几遍,压低声音冲身后的同伴低语了几句什么。

这四个家伙应该只是单纯的赶路,并没有停顿太久,也就半分钟左右,他们就又继续朝前开拔了。

等对方离开足足半个小时后,我们几个人才分别朝藏身的地方出来。大家全都是一脸的严峻,宋鹏重新将篝火引燃,我和唐恩将刚刚破坏掉的窝棚重新垒起来,罗权低声道:“刚刚那四个人应该是同行,而且是绝对比咱们兵龄长。更熟悉丛林环境的同行。”

“同行不可怕,我就怕他们来自成x军区!干掉昆西已经是件比登天还难的危险任务,如果再牵扯上成x军区的人,唉…”我将心底的担忧说了出来。

马靖笑着安慰我们:“其实没啥可烦心的,说不准就是几个普通淘金者罢了,金三角算是个淘金天堂,只要有胆子有脑子,走私一批药品或者是赌石回内陆地区绝对半辈子衣食无忧,所以很多退役军人走投无路的时候都会选择捞一笔。”

“爱是啥是啥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扒皮抽筋!”罗权从腰后掏出匕首狠狠的插在一块木板上,两只如狼似得眼珠子凶光闪烁,尤其是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尤为狰狞。

我靠了靠旁边的罗权轻声道:“权哥,我发现自打来金三角以后,你好像变得比以前暴戾了很多,你可得克制住自己啊,杀戮这种事情会上瘾的。”

“嗯,我以后会注意的。”罗权很敷衍的点点头,显然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闷响,紧跟着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簌簌”的滴落下来,根本没有给我们任何准备的时间。

“草特么的,这鬼天气!”哥几个赶忙往临时搭建的窝棚里钻。亚热带的天气就是这样,刚刚还晴空万里可能转瞬就变得阴云密布。

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等雨水彻底停下来以后,我们几个骂骂咧咧的从窝棚里爬出来。

瞟了眼被柴禾浇透的“麻痹的。真是倒霉催得!老天爷整这场雨就好像是故意是浇灭咱们的这点小火苗,得了,我去捡干柴,你们几个抓紧时间把咱们的窝棚再加固一下。”

姜衡曾经很严肃的告诫过我们,野外宿营必须生火,既可以供暖,还可以有效的吓跑一些蛇蚁猛兽,眼下前途未卜,我们也不知道还得在这地方当几天的“原始人”。

“虎子,把枪带上。万一碰上什么野兽啥的也好防身!”罗权从怀里掏出手枪递给我,冲着我撇撇嘴笑道:“不用心情不好,反正咱们这次任务也没有时间限制,慢慢的来。”

“那你们几个多注意!”我也没含糊,直接接过来手枪,朝着丛林里走去。

刚刚下过雨得缘故,本就不好走的小道变得更加泥泞,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四散寻找着,生怕会迷路,基本上我都是走十几步就会拿匕首从树干上画一条记号,即便如此走着走着我仍旧有些懵逼了。

亚热带丛林跟北方的小树林明显不同,这地方随处可见二三十米高的大树,一些灌木丛里荆棘密布,稍有不慎就会给划破胳膊和腿,因为现在是晚上,能见度特别低,所以我基本上都是靠着感觉往前迈脚。

找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我才好不容易找到几根干木头,正寻思着要不先回去,对付完今晚上再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好像放二踢脚似的枪响,枪声很密集,方向正是从我们露营的地方传过来的。

“卧槽!”我拔腿就往回跑,罗权他们身上现在统共就一把手枪,其余的全是鸟铳。鸟铳那玩意儿吓唬吓唬人行,根本不可能发出太大的动静,可刚才的枪声很明显应该是手枪或者是步枪发出的,肯定是有人偷袭!

我焦躁的往回狂奔,可是越着急越容易出错。一来二去我竟然迷路了,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那条路口,十多分钟后,枪响慢慢消停下来,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响声发出。显然是有一方败了或者逃掉了。

“别急,别他妈急!”我使劲扇了自己一巴掌,强制冷静下来,认真的观察我从树干上留下的标记,往回慢慢的摸索。等我好不容易找回先前露营的那片空地时候,发现早已经人去楼空,罗权不在,其他战友也不在,就连偷袭的人也没有任何身影。只剩下几座“窝棚”孤零零的矗立在原地,证明这里曾经有人存在过,地上隐隐约约有一些血迹。

“到底是特么怎么回事!”我恼怒的低吼一句,快步跑向不远处的灌木丛里,将自己的身体藏在里面。眼下我不知道罗权他们到底是死是活,只能把一切都奔着好的方面想,期待他们逃走了,或许一会儿会回来寻找我。

我如同雕塑一般蹲在灌木丛中,一动不敢乱动,手心里的全是冷汗,等了足足能有两三个钟头,天色开始放亮,仍旧没有人找回来,我心头不由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我估计他们肯定是遭遇到了偷袭,因为武器不行败北逃走,而那些偷袭者可能去追逐他们了,所以等了这么长时间才会一个人都没来。

深呼吸两口气,我从灌木丛里钻出来,蹑手蹑脚的走回我们刚才的营地,钻回窝棚里摸索了半天,找到一个打火机,一把军用匕首,更加确定战友们一定是被偷袭了。

“麻勒个臭嗨,绝逼是那四个军人干的!”我愤怒的一脚踹烂窝棚,绕着四周还是搜索起来,一直找到清晨都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只是偶尔能从一些树干上看到弹孔和地上还没有干涸的血迹,不过没有见到任何尸体,不由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没有人死就是好事,金三角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他们没发生意外,我们绝对可以再碰上的。

想通这点后,我凭借记忆朝着我们来时的小路返回,心底打定主意,先回高瓦寨将那个李巴子彻底整服,然后让他靠自己在本地的人脉帮我找人,肯定比自己这么傻乎乎乱转更有效果。

一边小心翼翼的前进,我一边眼观六路的观察着周围,生怕会有什么人藏在暗处给我来上两枪,走着走着我突然看到前面躺着一个人。白短袖、黑裤子,赤裸着双脚,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走近一看才发现居然是那个叫江琴的女警,此刻江琴双眼禁闭,侧身躺在地上。脸色唰白唰白的,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起伏,我都差点以为这是个死人。

琢磨了几分钟后,我蹲到她跟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出声:“喂,你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