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 烂好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琴微微睁开眼睛,极其虚弱的看了我一眼,嘴唇蠕动两下,不等我继续再问什么,她又晕了过去,“我槽,我长的那么让人膈应嘛?瞅我一眼都能昏迷!”我使劲摇晃了她两下,不小心碰到她的额头,才发现滚烫滚烫的,再摸摸她身上的衣裳也是湿漉漉的。估摸着是被昨晚上那场雨给淋病了。

“算你命不好吧,我现在自身难保,要不然真想帮你一把,只能期盼你吉人自有天相啦!”瞅了一眼昏迷的江琴,我摇摇头,起身离开,走出去十多米远,我下意识的又回头看了她一眼。

见到她孤零零的趴在地上,我心里头实在觉得不忍,“妈蛋的,我就是个烂好人!”我骂了自己一句,又掉头走了回去,把江琴一把扛到了肩膀上。

本来我确实是打算一走了之的,可后来又一琢磨,不管咋说这妞是被罗权他们给绑上山的,人家本身又没犯任何错,丛林里不定有啥野兽毒蛇,万一她真被那些玩意儿给叼走了,后半辈子我啥时候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愧疚。

“只当是替罗权还人情了。”我自欺欺人的扛着她大步往前走。

凭借记忆走了差不多一个多钟头,我发现自己再次迷路了。周围的树木越来越高大,四周的野草野花也越来越茂盛,我好像走进了这座热带雨林的深处。

“真特码服气了!”我把江琴放下,摸了摸自己脑门上的汗珠子,仰头望向周围。因为周围的树冠长得实在太繁茂了,几乎把太阳都给遮挡住,想要辨别方向都很难。

“咳咳咳...”这个时候江琴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无力的睁开眼睛,强撑着坐起来,看向我,声音很小的问:“怎么又是你啊?”

我惊喜的冲她说道:“咦?你醒啊?那正好,咱们现在迷路了,边走边说吧,对了,你身上有指南针之类的东西没?”

她没有起身,只是像看怪物一般的盯着我瞅。

“咋地?我长的像你邻居还是远房表弟?”我拨拉了两下自己的脸,一宿没合眼,不用说也知道,我现在肯定浑身脏兮兮的。

谁知道她两眼往上一番,又昏迷了过去。

“我天呐!哥长得这么麻醉么?瞅我一眼你都能睡着!”我欲哭无泪的走到她跟前,伸手从她脑门上摸了摸,发现她好像比刚才更烫了,两条胳膊上都是虚汗,“也不知道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出趟任务,都能认个奶奶!”我无奈的再次将她扛起来,认准一个方向开奔。

说老实话,我现在挺感激姜衡的,如果没有他当初近乎变态的强迫我们负重拉练。我恐怕真坚持不下来了,更别说肩膀上还扛着个一百来斤的大活人。

走了好半晌,我发现一条不大点的小溪,把江琴放下来,打算就从这地方暂时休整。她现在高烧不退,如果继续背着她找路,我估计自己早晚也得被她给拖病了。

我饮驴似的趴在溪边喝了一肚子水,完事又两手捧着溪水往她嘴边滴答,可是她却紧紧的闭着嘴巴,水滴全都顺着她的嘴边流下去了,盯着她那张带着异域美感的小脸,我苦笑道:“条件艰苦,你就凑合凑合吧!咱可提前声明啊,我不是流氓。现在是个大夫!”

我趴到溪边灌了一大口水,然后把嘴巴对准她的嘴巴往里慢慢顺水。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发烧,我爹告诉我多喝水就能烧退,我听他的话灌了好几暖壶水,最后烧退没退我不记得了,反正那天我晚上我尿炕了,不过我却把这个土办法给记住了。

喂完她水,我也躺在旁边晒太阳,肚子里“咕噜咕噜”的直叫唤,真心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可是我又不敢去找吃的,一个是不放心她,再有就是怕自己找不到回来的路。

“敢情我是个善良的人!”我自嘲的小声嘀咕,一来二去,居然给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我一激灵爬起来,伸手朝江琴的脑门探了两下,发现她的高烧竟然退下去了,只是人还处于昏迷状态。

我再次趴到溪边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凑向她的嘴边,眼瞅着我的嘴唇马上就要贴住她的时候,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满脸惊恐的一把推开我。像只受惊吓的小鹿一般往后挪动:“你..你要干什么?”

我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吞下去那口水慌忙解释:“你发烧了,我喂你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没耍流氓。也没占过你任何便宜。”

她惊慌失措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裤子,确定我没有对她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后,才松了口气,不过两只眼睛仍旧警惕的注视着我。同时抓起手边的一块石头,声音沙哑的问我:“喂,我现在在哪?”

面对她这种蛮横的态度,我也有些生气,撇着嘴冷哼:“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么?”

“救命恩人?哼。你怎么不说是谁绑架我的?如果不是你们,我会落到这步田地?”江琴冷着脸,嫌弃的上下打量我。

“整的好像我们逼你偷渡来金三角似的,你要不是急功近利,想要抓捕我们几个不法分子。会被我们绑架?”我当然没惯着她,直接冷声开怼:“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白瞎我背你走了几十里的山路,既然你已经好了。那咱们就分道扬镳吧。”

说罢话,我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站起来随便找了个方向离开,走出去没两步,听到她从身后弱弱的喊了一声:“喂,你等等!”

“老子有名字,不叫喂!”我一脸不爽的回过去脑袋。

她仍旧坐在地上,臊红着脸冲我道:“对不起,我刚才吓坏了,我也知道你今天背了一天。如果没有你,我或许早就死掉了,只是我心里有气,所以刚才说话态度不好,你别往心里搁。”

“嗯?”我狐疑的瞟了她一眼,这妞难不成是发烧烧糊涂了,怎么会突然对我这么和蔼起来。

“白天我虽然一直在发烧,但是没有完全昏迷,所以有些事情隐隐约约还记得。”江琴有些羞涩的朝我笑了笑说:“这里人迹罕至,咱们就别分开了,互相做个伴,也好有个照应,你说对吧?”

“你不抓我这个不法分子了?”我捏了捏鼻子头,愕然的走回她身边。

她叹了口气说:“都到这步了,只要能活下来比什么都好。”

“那行呗,咱们继续找出路,趁着天黑前看看能不能出去!”我也没多想,冲她摆摆手道:“不用我继续背你了吧?”

江琴结结巴巴的出声:“内个..内个..还得再麻烦你,我的脚扭伤了,稍微一动就疼的不行。如果你觉得麻烦的话,可以帮我找跟木头当拐杖,谢谢了!”她指了指自己的脚踝,肿的好像个小馒头。

“喔..”我拖着长音上下斜楞她,怪不得这妞会对我的态度突然转好,敢情是她的脚伤到了,没办法独自离开,要不然恐怕早就跟我挥手拜拜了,心机婊,绝对的心机婊!我沉思了几秒钟后。我朝她点点头:“等会儿,我帮你找根拐杖!”

虽然我俩都看对方挺不顺眼的,可毕竟现在大家都迷路了,多个伴总是好事,起码没那么寂寞。我找了一根比较粗的枝条递给她,搀起她的胳膊,慢悠悠的开始寻找出路。

愿望是丰满的,可理想却是骨干的,本来我以为我们能在天黑之前找到出去的路,结果直到太阳落山,我们仍旧在附近来回转悠。

又走了一会儿,四周的环境完全暗淡下来,我冲江琴道:“根据我昨晚上的经验,天黑以后咱们最好还是不要赶路了,只能越陷越深!”

“嗯,听你的!”江琴没有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又退回到之前的那条小溪边,我俩找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大石头当作晚上栖息的地方,我又去寻了一些干柴禾生着一簇火,顺便摘了些叫不上名字的野果充饥。

盯着跳跃的火苗,我怔怔发呆,特别担心罗权他们到底怎么了。

冷不丁旁边的江琴问我:“喂,昨晚上我听到有枪响,是不是你们内部分赃不均起了内讧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