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7 半步禽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着不远处江琴曼妙的酮体,我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不夸张的说,近几年我的x生活绝对能赶得上西天取经时候的唐长老,平日里忙的晕头转向也顾不上瞎琢磨,此刻直愣愣的瞅着,要说我心里没点啥乱七八糟的念想,那我真得抽空到男科医院去检查一下身体了。

“没看出来这小妞还蛮有货的嘛!”从我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看到江琴如玉一般的后背和纤细的蛮腰,她浑身的皮肤很细腻。不是那种白花花的透亮,隐约带着一点微黄,可是却显得一种异样的美感,尤其是她低头往自己身上撩水的瞬间,美得简直如同一副画卷,那一刻我自己都能感觉到鼻孔里呼出来的气体热乎乎的。

有句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话特别符合我现在的心情,我跟这个江琴素未平生,也就是今天才刚刚熟悉,而且现在又处于荒郊野地,如果我俩真能发生点啥,想想我就觉得格外亢奋…

偷看了好半天,她慢慢走向岸边穿衣裳,简直就像一个超凡脱俗的仙女,唯一令我感觉遗憾的就是她湿漉漉的头发正正好散落在肩头,而且好死不死的刚好挡在胸前,我恨恨的撇了撇嘟囔:“头发和马赛克永远是阻碍人类进步的最大天敌。”

吐槽归吐槽,我仍旧快步返回睡觉的大石头上趴下装睡,我怕再耽误一会儿让她抓个正着,我“流氓”的名号怕是这辈子都揭不掉了。

我故意侧起身子,目的就是不让江琴待会看到我有变化的身体,同时竖直耳根子听身后的动静。等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我感觉到江琴动作很轻的回到大石头上。

也不知道她躺下没有,我半晌没敢回头,呼吸也压的很低沉,生怕会暴露出来什么,就在我以为她应该睡着的时候,江琴猛不丁出声:“别装了,我知道你肯定醒着呢。”

我心脏“咯噔”狂跳了两下,心说难道被她给识破了?转念又一想,她说不准只是在咋呼我,硬撑着没吭声,仍旧闭眼装睡。

说完那句话后,江琴就没了动静,我高高悬挂的心才慢慢落了下去,暗探一声“好险!”得亏大哥沉得住气,要是刚才爬起来的话,那特么多尴尬。

江琴虽然没再发出声音,可我的脑子仍旧没停下来,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似得回荡着她刚刚洗澡的画面,完美的后背。纤瘦的蜂腰,还有那对笔直修长的玉腿,越想我浑身越燥热,哪怕是躺在冷冰冰的石头上也没有任何效果。

一瞬间我脑子里生出好几条邪恶的想法,无一不是将她给那啥掉。理智和欲望冲撞了好半天,最终代表理智的“小人”被我掐死了,我装作睡熟的样子,故意把呼噜打的很响,然后翻过身子去。同时将胳膊搭在她的小腹上,把腿压到她的大腿上,吧唧了两下嘴巴。

江琴肯定也没睡着,被我突然的来了这么一下,吓得忍不住“啊!”了一声,伸手想要推开我的大腿,我佯装睡得很死的模样,就是不动弹,见实在推不动我,她就竭力往旁边挪身体。我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反而像是抱抱枕一般将她搂的死死的。

估计是看实在没办法摆脱我了,江琴使劲推了我两下,用很着急的口气喊我:“虎子,虎子!你快醒醒,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沃日,真是特么个心机娘们,被她直接上手催促,我也不好再继续伪装下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脸不爽的问她:“干啥啊,好好的就把人喊醒!”

江琴趁着机会推开我的胳膊和腿,指了指距离我们不远的一簇灌木丛,表情很认真的说:“我听到那里有奇怪的声音,特别可怕。”

即便知道对方说的是假话,我仍旧还得继续伪装,要不然绝对露出马脚,“嗯?”了一声,从旁边捡起来一块碎石子丢向灌木丛,冲着她撇撇嘴道:“哪有什么东西?你自己吓唬自己呢吧。”

“可能是什么小动物吧。你快睡吧。”江琴也是个演技派,臊红着脸冲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哈,吵醒你了。”

我现在哪还有心思睡觉,此时心里头只想着那种事情,没话找话的指向她的头发问:“咦?你头发怎么那么湿啊?难道刚才下雨了么?”

她羞涩的摇摇头:“刚才我去洗了把脸,不小心把头发给弄湿了吧,既然没什么事情了,你就快睡吧,白天扛着我走了那么远,也怪辛苦的。”

“知道我辛苦。你还不奖励奖励我?”我不由脱口而出,把心里头的真实想法给暴露出来。

“奖励?你想要什么奖励?”江琴笑了笑,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眸子里透漏出一丝古怪的味道。

被她瞅的心里发虚,我不自然的摆摆手说:“没意思,一点也不配合我装逼,这种时候你不是该来句,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回报恩公的救命之恩,怕啥?我又不会真同意。”

“万一你答应了呢。”和普通的汉人女孩不一样,江琴的性格带着点执拗和大大咧咧。反而很较真的问我。

“答应就答应呗,反正你也没吃亏,白白赚了我这么个大小伙子。”我臭不要脸的贱笑:“如果咱们走不出这片丛林,以后就只能咱俩相依为命了,你说对吧?”

“臭流氓。鬼才跟你相依为命。”江琴白了我一眼。

可算被我抓着个机会,我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道:“诶我去,我这小暴脾气压不住了,总骂我流氓,今天我就非跟你流氓一次不可!”

“别闹,快松手!”江琴满脸惊慌的想要摆开我,我反而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另外一只手伸到她的腋窝底下咯吱:“说,谁流氓?”

江琴给我咯吱的哈哈大笑,身体剧烈的挣动:“咯咯咯。别闹了,我流氓行不,我是流氓!”

“你流氓谁了?”我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么大一次占便宜的机会,仍旧不依不饶的朝她的腋下伸出“罪恶”的小手,同时有意无意的不小心碰到她别的部位。

“不要闹了,人家脚上还有伤。”江琴被我咯吱的娇嗔连连,几乎都要笑哭了,两只亮晶晶的眼眸里泛着一层水雾。

我停下手,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她,她也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四周的空气好像一下子凝固住了,我把脑袋慢慢低下,冲着她的嘴唇贴了过去。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也微微的抬起脑袋,我们的嘴唇轻飘飘的黏在了一起,我刚打算用舌尖撬开她的薄唇时候,她突然一把推开我,慌里慌张的坐直身子,冲我摇头:“咱们这样不好,谁都还不了解谁…”

我此时哪还顾得上跟她讨论什么好不好。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再次将嘴巴凑了上去,她奋力推开我,抡圆胳膊就从我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有些后悔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轻声哀求:“你别这样,我还没准备好…”

这一巴掌彻底将我的恶念给打没了,我捂了捂脸,装作很无所谓的模样,打了个哈欠道:“拉倒吧。跟你对话废肾,赶紧睡吧。”说完我躺下身子,又背对着她侧躺睡觉。

“虎子,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咱们谁也不了解谁,发展的实在太快了!你让我想想行么…”江琴从我脑后轻声说道。

“哦,睡吧。”我不带一丝表情的应付了一句,同时在心里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刚才就没把持住,真当了畜生。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的半上午。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江琴正蹲在摆弄几块大石头,好像打算用石头堆砌什么东西。

“你干啥呢?”我好奇的问她。

她笑嘻嘻的说:“垒个小炉子,待会咱们可以烧点热水喝,我看到那边有一棵芒果树,这个季节的芒果很硬,咱们可以把芒果切开,掏空里面,然后当锅用。”

“行呗,我去摘芒果,顺便找点吃的。”我趴到小溪边搓了把脸,朝着她手指的方向走去,这期间我们谁也没说昨晚上的事情,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她对我的态度明显变了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