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9 又见佛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琴赶忙拽了拽我胳膊,压低声音道:“不要乱说话,这地方可没有什么法律保护,估计又是某位将军缺粮饷了,才会占地设卡,虽然他们收钱,但是也会有效的保护高原镇,至少再被下一个将军赶跑以前,他们都会拿这里当自己的地盘看待。”

“你怎么知道这地方叫高原镇的?还有你说的将军是什么意思?金三角不是就一个昆西将军么?”我迷惑的问她。

江琴朝城门楼子噘嘴:“那不是写着呢嘛,走吧先进城!待会我慢慢跟你解释。”城门楼上写着一排歪歪扭扭的蝌蚪文。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是泰文。

江琴拉着我,往木箱里投了一张面额很小的钞票,守在门口的青年递给我俩一张银行卡大小的小木牌,挥了挥胳膊放行,走进城里,江琴将小木牌递给我声音很小的说:“这东西类似身份证和出入证明,小心保管好。”

“嗯。”我将木牌很随意的揣进兜里,冲她笑了笑道:“你还没跟我说那些将军是什么意思呢?”

江琴歪着脑袋想了几秒钟后道:“金三角将近二十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有咱们的一个省那么大,昆西一个人怎么可能全管的过来,只不过昆西的实力最强,手下的士兵和装备最为精良,控制的罂粟庄园也多,所以名声在外,其实在他之下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小团伙,都自封将军司令,说白了就是一帮流民草寇,今天刚崛起,明天可能就被谁灭掉,说起来有点类似国内的黑涩会组织,互相抢地盘,不过不管谁做主,都必须定时定量的给昆西缴纳费用。”

“一直以来金三角在我的幻想中,就是昆西、农民和罂粟庄园,没想到这里好像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秩序。”我由衷的感叹。

江琴点点头轻声道:“最可怜的还是寨子里的平民。农民们需要缴纳足够份量的罂粟,才可以换到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小孩子不读书,到了可以干活的年纪就开始种植,愚昧的吓人,但凡有点财力的都搬到这种镇子生活,不过也得面临那些将军司令们的压迫,唉...”

“也就是说谁灭掉谁,谁就能占下来对方的地盘?”我坏笑着点点头,仰头看向小镇里面,当看清楚镇子全貌似的,我不禁有点瞠目结舌,这地方简直跟七八十年代的北方小城镇没两样区别。

水泥铺成的石板路,几条不算宽松的街道,街道的两边有一些商铺之类的小店,店铺的名字千奇百怪,有写繁体字中文的,有写英语的,还有些挂着扭扭歪歪文字的招牌,完全就是个大杂烩。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游逛,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建筑特别的老旧,人们的穿着打扮也比较有年代感。

“怎么?难道你还想占山为王啊?别想了,这里的人很凶狠的。”江琴拽着我朝一家写着中文字的“旅社”小店走去,我摆摆手微笑:“你先去开房吧。我还有点别的事情。”

“那你自己小心点。”江琴愣了愣,没有多问我什么,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美钞递给我:“不要跟人发生冲突,说不定谁手里有枪,又或者跟掌管这座镇子的将军有关系。惹到他们会很麻烦的。”

面对她关切的目光,我打心眼里挺感动的,不过还是硬下来心肠道:“对了,你看看能不能联系的上你的同事或者领导,有可能的话,抓紧时间回去吧,我也得抓紧时间去找我战友,要不咱们就在这儿分手吧。”

“你让我自己回去?”江琴脸上挂着一丝不敢相信。

我点了点脑袋:“我有任务在身,不然送你一程也没什么,抱歉。”

“那昨天晚上的事情...”江琴的脸骤然红了。不好意思再往下说。

我叹了口气道:“就当是咱们一起做了场梦吧,现在梦醒了,必须得回归现实,我觉得咱们就保持这种哥们的关系挺好的,既可以亲近,还不用为对方承担什么责任,你说呢?”

江琴透亮的眸子划过一丝沮丧,不过马上硬挤出个笑脸道:“嗯,你说的对!那再会吧,祝你好运。”

“也祝你好运!”我冲她摆了摆手。

目送江琴走进那间旅社里,我才松了口大气,对于江琴,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昨晚上的鬼使神差也只不过是一种本能反应,万幸的是她在关键时刻制止了我,也庆幸我没有真正沦为禽兽,既然已经回归现实,那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再扯上任何关系,对她、对我都好。

我打算绕着小镇转一圈,踩踩点。顺便碰碰语气,说不准可以遇到罗权他们呢,缘分这种东西不好说的。

我刚打算朝一条街道迈脚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马达的轰鸣声,紧跟着就看到一辆敞篷吉普车冒着黑烟硬生生冲进城门内,门外把守的几个青年士兵叫嚣着阻拦,越野车“吱嘎”一声停下,从车里跳下来四条身影,带头的是个穿黑色短袖的光头青年,左右跟着三个马仔。

当看到那个光头时候。我下意识的停顿下来,怔怔的望了过去。

那光头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之前在高瓦寨有过一面之缘的小佛爷,见到小佛爷我属实有点激动,倒不是因为跟他有多亲近,而是觉得金三角好像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我既然能够再看见他,就说明一定可以再遇上罗权他们。

“叫唤你麻勒个巴子!”小佛爷单手抄着一把黑漆漆的“五连发”,上去就是一脚踹在其中一个士兵的胯骨上,其他几个士兵纷纷抬起手里的步枪。指向小佛爷。

“咋地?没有听懂中国话的人是吧?”小佛爷面色无惧,直接从兜里掏出个“小香瓜”(m26式手雷)冷笑:“听不懂中国话不要紧,总该认识这玩意儿吧?来,谁牛逼朝我脑袋上来一枪!”

几个端枪的士兵面色一紧,纷纷往后倒退。

“哈哈...一帮窝囊废。高原镇现在是谁在做主?福尔迪死了没?没死让他麻溜滚出来交税,就说他佛爷驾到!”小佛爷一手攥着“小香瓜”,一手拎着“五连发”,朝刚刚被自己踹倒的那个青年吐了口唾沫。

几个士兵面面相觑,最终有两个士兵朝着小镇的中心跑去。

“这妖孽到底是不是出家人?”我抚摸着下巴颏小声嘀咕,小佛爷脑袋上有九条戒疤,那玩意儿作不了假,绝对货真价实,我记得有次跟朱厌聊天,他告诉我。拥有九道戒疤的僧人在寺庙里绝对属于高级和尚,一个高级和尚满口粗话,浑身血腥味十足,我总觉得格外不真实。

“佛爷,我听说前几天福尔迪被人干死了,现在占领高原镇的应该是个叫丁锐的后起之秀,据说这丁锐过去是个雇佣军,手底下有点功夫!”小佛爷身后一个染着金毛的马仔大大咧咧的说道。

“爱谁谁,我只负责拿钱,给我钱继续占着这地儿,不给我钱,我拿走他的命,高原镇不是非要由什么将军、司令来保护,没有那帮王八羔子欺压,兴许这儿的人过的比谁都快乐!”小佛爷很是霸道的将“小甜瓜”直接含在嘴里,伸了个懒腰,提了提裤子,我看到他的腰上纹了一条好似经文之类的腰线。

完事小佛爷又将手雷踹到口袋,朝着对面端枪的几个青年冷笑:“我最讨厌被人用枪指着,给你们三个数的时间蹲下。三..二..一...老六,射!”

小佛爷猛地举起手里的“五连发”冲着对面的一个家伙“突突..”两枪,同一时间他身后的一个自来卷发型的黑瘦青年也抱起枪“呯、呯..”就是几个点射。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等我回过来神儿,那几个士兵已经应声倒地,当时我脑门上冷汗就淌了出来,这小佛爷是真特码尿性,既不在乎别人的命,也不在乎自己的命,要知道他当时兜里还揣着个手雷。要是对方还击的话...

小佛爷走过去,正大光明的从几个已经失去呼吸的士兵身上摸索了几下,掏出来几块手表和两条金链子,随手甩开身后的马仔,拍了拍手道:“最特么烦这个军,那个团,整的好像多正规似的,其实就是一帮欺负老实人的软蛋!”

我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街道,那些路人全都仰着脑袋在打量,没有一个人逃跑喊叫。甚至他们的脸上也没出现任何害怕的情愫,这种情景他们仿佛早已经司空见惯,又或者是麻木了吧。

“生活在这种兵荒马乱的地方,或许早点死了才是解脱。”我怜悯的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