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4 装X大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罂粟和麻古的作用不止是制作毒品,还可以变成药品,只不过那样可能赚不到多少钱。”我朝小佛爷低声喃呢。

走在前面的小佛爷怔了怔,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继续拔腿往前走...

小佛爷带我下榻的地方是家名为“夜来香”的宾馆,说是宾馆又不太准确,这里可以吃饭,可以洗浴,楼上甚至还有间歌舞厅,完全就是个夜总会的雏形。

我们五个人要了两间房,拐子和小佛爷住一间。我和肥波、老六住一间,小佛爷让我们先从屋里休息,两个小时后一起吃晚饭,就带着拐子神色匆匆的不知道去干嘛了。

我和肥波、老六扛着东西回到房间。屋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双人床,一张单人床,浅绿色的墙面散发着股刺鼻的油漆味,应该是刚刚粉刷不久,白色被罩上若影若现的印着“济宁市第三中学”的字样,我不禁摸了摸鼻子好笑:“这玩意儿一看就知道是中国制造。”

“不可呗。”肥波操着纯生的东北腔道:“六号营的所有东西都是中国供应商提供的,大到盖楼用的钢筋水泥,小到被褥螺丝,我听说给昆西提供这些玩意儿的好像还是内陆地区几个挺庞大的黑涩会组织。”

黑涩会组织?我讪讪的摸了摸鼻梁心里暗道,也不知道这些无良商贩里有没有我们王者。

“要我说,你们中国人就是太仁义。昆西这种垃圾往你们国内销售药品,拿来装备自己的私人武装,还给他们提供这么好的被褥,就应该弄点黑心棉毒死昆西拉倒。”肥波脱下鞋“蹭蹭”的抠起了脚面,我看到他的脚心上全都是茧子,这都是长途跋涉留下的。

“肥哥,在金三角开这种宾馆,真的不会被饿死么?”我没话找话的跟肥波打诨,旁边的老六似乎有些自闭症,基本上不跟我们多说话,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掏出匕首,反复的擦拭。

“饿死?开什么玩笑,整个六号营就属这种宾馆最赚钱,每天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毒枭跟昆西谈生意,那些大老板哪个不带二三十随从,不可能所有人都安排进昆西的府邸吧?还有一些雇佣军或者是大集体大公司派来历练的安保们。总得有地方住吧?总需要消费吧?”肥波夸张的咧开嘴巴。

“敢情这座城市就是昆西为了装逼使的啊。”我撇了撇嘴巴。

这个时候坐在单人床上擦刀的老六突然开腔:“错,这座城市的主要作用是用来保护昆西的,如果没有六号营,缅甸或者泰国军方早就一颗导弹反射过来了。他们可以打死昆西,但是不能伤害这些无辜的人。”

老六的国语虽然不太标准,但是我大致也可以听懂他的意思,听他这么一分析。我才暗暗咋舌,昆西远不是像小佛爷他们形容的那么猪脑子,这家伙不光精,而且精到了骨子路。

两个多小时后,小佛爷和拐腿回来了,带着我们朝宾馆的餐厅走去,正如刚刚肥波说的那样,这地方的生意真不是一般的好。三十多张餐桌基本上坐满了人,而且大多数都是身着西装的“黑超战士”,也有不少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和一些身穿乱七八糟迷彩服的汉子,餐厅里特别的喧闹,感觉就跟个菜市场似的,仔细听几秒钟就发现哪国语言好像都有。

我们找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开始点餐,招待我们的服务员是个身穿黑色迷你短裙,眼睛大大的泰国姑娘,为我们倒茶水的时候,那服务员故意将身体弯的很低,旁边的肥波把手伸到她的腰后捏了两把,服务员只笑不躲,甚至还故意抛了几个媚眼。

拐腿见我傻乎乎的望着正跟服务员眉来眼去的肥波,笑呵呵的解释:“这种地方,那种事情很公开的,不管是服务员还是别的。只要你看上了,又出的起钱,她们很愿意跟你来场美丽的邂逅,三子如果你有看对眼的姑娘也可以试试。就算老哥为你入伙接风了。”

“算了吧,我太猛,撸啊撸都能把自己胳膊干抽筋!”我尴尬的笑了笑,把目光投向了菜单,当看到菜单上的“泰国菠萝饭”,猛不丁想起来跟我共患难两天一夜的江琴,鬼使神差的从单子上画了个对勾。

等大家都点好餐,肥波憨笑着搂住服务员。朝我们摆摆手道:“我去处理点事情,你们先吃!”

“你早晚死在女人身上!”拐腿白了眼肥波笑骂。

肥波不甘示弱的贱笑:“总比你死在自己手上强!”

瞅着他俩人斗嘴,不知道为啥我突然想起来了胖子和王兴,很久以前我们也跟他们一样。也不知家里那帮傻犊子们现在怎么样了,我幽幽的叹了口气。

“今天三子刚入伙,再来瓶湄公威士忌庆祝吧!”小佛爷冲着另外一张桌子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

“大哥下血本了,一万多的一瓶酒,说喝就喝!”拐子朝我眨巴了两下眼睛。

我赶忙摆手道:“佛哥,真不用那么破费,大家赚钱不易,咱们就整两瓶二锅头或者是老白干就行。”

“那更贵!”小佛爷斜楞了我一眼,掏出香烟叼在嘴里,我发现这和尚的烟瘾好像特别大,基本上两三分钟就得抽一根。

“佛哥,少抽点吧。烟是别人的,肺是自己的。”我好心劝阻小佛爷。

“你不懂,不抽烟我伤的可能就是命。”小佛爷似乎不太愿意跟我讨论这个话题。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餐厅的门口突然冲进来一大票人。清一色的仿迷彩装,胶皮军勾鞋,走起路来步调一致,足足能有三十多个,这帮人走进来以后,直接朝靠近中间的几张大圆桌走去。

而两张大圆桌上已经坐了二十多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应该是某个大老板的保镖之流,被三十多个迷彩装青年包围,那二十来个西装小伙也“呼啦呼啦”全站起来了。

“装逼大队来了!桌子上坐的那帮家伙是岛国稻川商会的人,据说在岛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势力,这下有好戏看喽。”小佛爷的眼珠子顿时眯成一条直线,满脸玩味的盯着后进来的这帮人。

本来我没有当成一回事,可是当听到“稻川商会”四个字的时候,我的精神头一下子也冒了起来,真想不到异国他乡,竟然还能撞上这帮杂碎。

“喂,秋田!你们好像做错地方了!”三十多个迷彩服青年中,走出来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男人很不客气的直接将一张圆桌给掀翻,那个男人的声音我觉得特别耳熟。背影也相当的熟悉,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从哪见过他。

“八嘎!”二十来个稻川商会的青年顿时火了,叫嚣着跟迷彩服青年推搡在一起,战火一触即发。两帮人谁也不惯着谁,直接开打,看架势应该是那帮穿迷彩的汉子们占上风,不光是人多,而且下手也狠,基本上拎起啥拿啥砸,十几分钟不到就把二十多个“稻川商会”的人给打的哭爹喊娘。

“秋田,你给我记住了,以后见到我们的人,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否则老子让你客死异乡,不信咱们就试试!”迷彩服青年中,那个带头的汉子一脚踩在一个岛国人的脸上吐了口唾沫。

我跟“稻川商会”可是死仇,不管谁揍丫的,我都肯定为他点攒,眼瞅着这么激情澎湃的画面,我忍不住站了起来,当看清楚迷彩服青年中那个领头家伙模样的时候,我不禁傻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