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 霸气回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瞅小佛爷一脸津津有味的看热闹,我也不好打搅他,侧头冲拐子问道:“拐子哥,你说这么多人从餐厅里闹事,也没人管管啥的?这不影响生意嘛。”

我倒不担心稻川商会的杂碎们真能把鱼阳怎么着,毕竟这里不允许用枪,单杠单,鱼阳即便吃亏也不至于要命,我唯一害怕的就是他们这么闹腾会不会惹急眼昆西。

通过之前的聊天我知道,这些宾馆之类的场所其实都是昆西底下的人经营,搁咱们国家那就叫“国有企业”,堂堂国企动不动就被人掀桌子、砸场子卡的可是昆西的脸。

拐子很无所谓的扒拉着面前一大堆咖喱饭。吧唧嘴巴说:“没人管,谁愿意干这么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能进来消费的人基本上都跟昆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也得瞧主人,他们随意折腾,只要走的时候赔偿损失就好,再说了。从金三角也没人敢赖昆西的账。”

“这地方经常干仗?”我也坐下身子,尽管把脑袋埋起来,既不想让鱼阳看到,也怕被稻川商会的人发现。

拐子抹了抹嘴上的油渍。押了口红酒叹气:“三天一小场,五天一大场,动不动死几个人再正常不过,毒枭哪有好脾气的。云集在一起发生点磕磕碰碰就更加正常了,底下的人该打的打,该杀的杀,等上面老大一见面,互相哈哈一笑,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这不就是江湖嘛。”

拐子正跟我解释的时候,餐厅里的情况再次发生变化,原本被四五十号稻川商会马仔团团包围的鱼阳他们,突然全都站了起来,看架势是打算跟对方碰一下。

椅子跟地板摩擦在一起的声音“吱嘎、吱嘎”的作响,也瞬间把所有人的眼光全都吸引过去,我也停止絮叨,全神贯注的望了过去,鱼阳毕竟是我兄弟,如果看到他吃亏。我绝逼会上手。

“好戏要开演喽。”小佛爷一脚踏在椅子上,随手抓起两瓣大蒜丢进嘴里,跟嚼糖豆子似的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不止是小佛爷。就连旁边的拐腿、肥波和老六也纷纷站了起来。

看来干仗永远是最能勾起男人热血的手段,我们这一桌如此,其他桌子上边吃饭的那些保镖、打手们也一样,鱼阳侧着脖领。懒散的打量面前那个又蹦又跳的“煤气罐精”冷笑:“秋田,你又跟我整事是吧?”

“你滴,良心大大的坏掉,必须给我滴赔礼道歉,不然今天...”被唤作秋田的“煤气罐精”操着一口欠操的中国口音指向鱼阳,不过看得出来这损篮子应该是怕鱼阳的,骂人的时候都不敢往前多迈步。

“不然个鸡八,我揍你又不是第一次了。回回特么跟我撂狠话,老子不是仍旧好好的活着?咋地?今天突然涨脾气了?”鱼阳不客气的直接打断对方的话,翻了翻眼皮瞟向周围的那帮稻川商会成员,捏着自己下巴颏冷笑:“哟西,怪不得你个鳖孙厉害了,敢情是稻川商会又派增援是吧?想怎么干,你划出来道,餐厅地方太小,要不咱们到城外试试呗?真刀实枪的磕一把!你接受我们王者的挑战吗?”

鱼阳这话说的真心解气,不管在崇州还是在石市,稻川商会的人向来都是高人一头,对上因为他们是外国人,我们的政府很多时候不想把事态扩大,基本上都是压住我们息事宁人,对下稻川商会的武器装备确实比我们精良,如果是街头拼刀子。我们绝对能把他们揍跪下,可是要比拼火器的话,我们却要差对方一大截,所以王者基本上没有跟稻川商会的人宣过战。基本上都是背地里捅刀子。

最让我欣慰的是,鱼阳刚才用的是“王者”的名号挑衅稻川商会,或许这里的人根本不清楚“王者”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王者的大旗插到了金三角。

被鱼阳一顿抢白后的秋田半天没能憋出来一个屁,通过丫那副小娘们似的扭扭捏捏,我看的出来他其实是在害怕鱼阳,能让号称在岛国排行前三的稻川商会发怵。可想而知鱼阳他们在六号营的硬气。

“还是那句话,都是裤裆里揣个地雷的老爷们,真行事!咱们就磕一下,不行认怂不丢人,不过以后瞧见我们王者的人躲的远远的,不管是在金三角还是别的地方!听明白没有?”鱼阳咬着一根牙签,牛逼哄哄的昂起脑袋。

一瞬间我突然想起来好多年前的那个午后,刘祖峰让我到大老板的歌舞厅去当服务生。初识鱼阳的时候,他就跟现在一样霸气如斯,再后来王者不停的在进步,实力也不断的在扩大。曾经那个跋扈的鱼阳慢慢消失了,变得沉默少语,他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过,感觉和兄弟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他想要变强,而我总是当作耳旁风,大家也都已经习惯了鱼阳的半透明。

我以为鱼阳早就习惯了安逸的生活,直至此刻我才明白过来。那个霸气的鱼阳并没有离开,他只是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己变强,而现在经过蜕变的他回来了,又恢复了自己往昔的不可一世。不过我喜欢他的不可一世。

望着此情此景,我忍不住低声喃呢:“谢谢你,结巴怪!”

“你滴不要猖狂,有本事。不要让恶虎堂参与!咱们到城外打一场。”对面的秋田磕磕巴巴的看向鱼阳,敢情这损篮子是在害怕王瓅和恶虎堂,不过一想到恶虎堂竟然可以把稻川商会唬的连正面对抗的勇气都没有,我不禁有种自豪的感觉。

“你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是在拿屁股跟我对话?”鱼阳不耐烦的“呸”一口将牙签吐到秋田的脸上,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轻蔑的笑道:“恶虎堂是王者的一份子,就跟钓鱼岛永远属于中国是一样的道理,你不让恶虎堂参战,不是逼着我们搞分裂嘛?小老弟儿,说话的时候多走走屁股,听明白没?”

“呵呵呵...装逼大队真是够有派,拿雇佣兵吓唬老百姓,抛去恶虎堂,你们算啥?想干的话,带我一个,我们聚义社的早就看王者不顺眼了!”猛不丁餐厅靠近角落的一张桌上站起来十多个青年。其中一个长得老鼠眼,头皮剃的贼短的青年,单手揣着口袋懒洋洋的站了起来。

听那家伙的口音应该就是石市一带的,但是看的长相我是一点都不熟悉。难不成石市还有人在金三角混的风生水起?又或者这段时间石市又蹿起什么厉害组织了?

我斜眼看向那伙青年,单瞧穿装打扮那帮小青年就跟从城乡结合部出来的盲流子似的,一个个穿着花花绿绿的沙滩半袖,脖颈上带条不知道什么材料的狗卵子,裸露在外的胳膊和脖颈上全是青色、红色的纹身。

这帮“非主流”堵到了餐馆的后门口,看架势是打算配合稻川商会的人群殴鱼阳。

“韩国宾,你给我往后稍一稍,这会儿不乐意搭理你,真拿自己当摆事大哥了?咱俩身份不匹配,你让屁眼出来跟我对话。”鱼阳一点不带惯着“老鼠眼”的,随手从地上拎起凳子轻笑:“再逼逼,老子今天豁出去被稻川商会的人打残废也要先弄死你!”

“佛哥,屁眼是谁啊?”我好奇的问小佛爷,对于金三角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是真一个也不认识,只能求助于小佛爷。

“屁眼?好像是内陆某个省会的大佬,因为额头上纹了一只天眼,所以人们都从背后偷偷喊他屁眼,真实名字叫啥,我也没记住,这段时间刚来金三角混,我没跟他见过几次,不太了解。”小佛爷说着话又丢进嘴里两瓣大蒜,咀嚼了几下后“呸”一口将蒜皮吐出来,斜眼瞧了瞧我道:“怎么?你是不是有啥想法?”

“佛哥,从餐厅里打人不会有啥事对吧?”我沉思了几秒钟后,眼巴巴的看向小佛爷:“待会要是损坏了什么东西,你帮我先赔偿,钱从我以后的工资里扣,行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