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8 疆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前脚刚刚跨出宾馆,就听到身后有人追了出来,“佛爷,等一下...”

不用回头,光是听声儿我也知道是鱼阳撵出来了,可是看小佛爷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继续埋着脑袋往前走。

“你们站住,我有事情!”鱼阳三步并两步冲到最前头,伸出两只胳膊拦住小佛爷。

“怎么个意思?把逼装到我头上了是吧!”小佛爷的眉头凝皱。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隙,旁边的拐子直接掏出手枪顶住鱼阳的脑门,眼瞅着拐子要给枪上膛,我赶忙朝前迈出去一步。

鱼阳那张如同刀削斧刻一般的脸上不见任何害怕,轻轻押了口气道:“佛爷,您误会了,我只是想要和你说声谢谢,顺带想请您抽根烟,刚才的事情多亏你们帮忙,要不然我们今天可能真卡脸了。”

我这才松了口大气,一段时间没见到鱼阳,这家伙变化很大,不再像过去那么杠,至少学会了跟人说人话,和鬼唠鬼嗑,他刚才要是真四六不分的继续放狂话,我敢保证拐子绝对会在下一秒叩动扳机。

“哦?”小佛爷摸了摸鼻梁,兴趣满满的轻笑:“装逼大队的人原来也会拐弯啊,有意思!烟我收下了,感谢的话就不用浪费口舌了。三子,我和拐子先去开车,你在这里接应一下老六和肥波吧。”

小佛爷很自然的从鱼阳胸前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包香烟,点燃一支,就大步向前的朝停车场走去。

拐子微笑着拍了拍我肩膀,一瘸一拐的跟在小佛爷身后离开。

“好的,老大!”我感激的朝小佛爷欠了欠身子,我敢打赌他绝对看出来了端倪,是故意给我们留出来点说话的时间。

小佛爷冷不丁回头道:“对了,我再重申一遍,我跟你们王者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跟扯上什么关系,刚才在餐厅动手,我完全是为了我小弟,这点希望你能明白!换做旁人就算被砍成肉渣,我也不会多看一眼。”

我不自然的笑了笑,小佛爷这话看似是跟鱼阳说的,实际上是在给我提醒,他的意思很明确,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你是我小弟我罩着你,如果你想把我拉下水,我就干掉你。

等他俩走远,鱼阳盯盯的凝视着我,我也笑眯眯的看向他。

我俩跟相亲似的对视了足足能有半分钟。鱼阳才有些不确定的开腔:“三子?”

“你猜!”我呲牙咧嘴的吐了吐舌头。

“槽你奶奶个哨子得,我特么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鱼阳一拳头怼在我胸口,一把就将我搂在了怀里,我跟他紧紧的拥抱,那一刻真的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咋会在金三角?”我和鱼阳异口同声的问向对方。

我俩同时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我是部队上有点小任务,你呢?你不是跟着结巴怪去新疆了嘛?”我压低声音说道。

鱼阳看了眼我身后,声音也放的很小:“我和老孙确实跟随老师到新疆训练了一段时间,半个月前才刚刚到金三角。王瓅受了点轻伤,我们是来接替王瓅和恶虎堂的兄弟跟昆西将军继续交易的。”

“王瓅受伤了?怎么回事?”我关切的问道。

“其实没什么大碍,强子是怕他太累了,想让他放几天假,结果昆西将军根本不认可我们,只跟王瓅交易,所以他没走成,我们也暂时没回去,这两天正打算回石市呢,刚好又碰上了稻川商会的杂碎增援。所以想着再多呆几天。”鱼阳长话短说的跟我解释了一下大致经过。

我想了想后冲鱼阳说道:“既然没走,那就暂时在这里多呆一段日子吧,兴许我过几天会用得上你们,结巴怪在不在金三角?”

“老师今天早上走的,这事还没人知道。”鱼阳摇了摇脑袋。

听到朱厌已经离开金三角了,我心底稍稍有些失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格外依赖他,那种感觉不好形容,仿佛有他在,就算把天捅俩大窟窿,也肯定屁事没有。

“妥妥的!对了三子,你是怎么跟小佛那尊凶神走到一起的?那家伙在金三角的名声可臭到了极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如果可能。你还是少跟他扯淡。”鱼阳左右看了看,凑到我耳边小声道。

我不知道别人眼里是如何定义小佛的,但是自我看到的,这家伙除了脾气古怪点,做事比较随性,总得来说还算是个挺有担当的汉子,我笑了笑说:“杀人不眨眼?刚刚在餐厅里的那些家伙,哪个杀人会眨眼?在金三角这种地方生存,他们要是真心慈手软,估摸着早就被人剁成饺子馅了。”

这话我说的一点不夸张,餐厅里那些人要么是毒枭的马仔,要么就是雇佣军,或者是一些保镖之流,不管他们是干啥的,手里或多或少肯定都沾着人命案。从社会上生存,不可能靠眼神吓唬人,看不见的肮脏勾当多了去。

“反正你自己多涨点心吧,多余的话我不说,我相信你肯定有分寸。”鱼阳拿肩膀靠了靠我道:“三子。我想问你句真心话,要是方便你就给我点个头,如果不合适说,你直接无视,这事儿我压在心里好几年了。”

“咱们兄弟间有啥话是不能说的,随便问。”我白了他一眼。

鱼阳从裤子口袋又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支,自己点上一根,抽了足足能有半根后,他才一脚跺灭烟头。摆摆手道:“算了,不问了,有些事情知道了不一定高兴,听到假话我可能更心寒,没啥,你自己多保重,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喊我就成。”

看他那副扭扭捏捏的模样,我大概也猜出来他想问什么,猛嘬了两下烟嘴后,轻声道:“你是想问大钟的事情吧?”

我和鱼阳之间没有任何岔子,唯一的状况就是他那个曾经出卖过我们的小舅子和堂哥刘祖峰,刘祖峰算是我走上这行的引路人,虽然我们后来发展的并不愉悦,但并没有实质矛盾,而且我知道他一直都在崇州市混迹。能让鱼阳这么欲言又止的恐怕就是大钟。

“啊?”鱼阳惊呼一声,挤出个笑脸道:“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但是别骗我。”

犹豫了好半晌后,我呼出了口气说道:“他是我让人做掉的,因为他出卖大家。”

有些事情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做了就是做了,况且我也隐瞒了太久,瞒的自己都觉得累了,当然我也是在赌,赌鱼阳跟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就特么知道!”鱼阳脸上的肌肉微微一僵,强迫自己抽动两下,猛地抡圆胳膊照着我的腮帮子就是一拳头,我没有还手也没用躲闪,鱼阳左胳膊落下,右胳膊抬起,照着我又是一拳,足足打了我十几圈,他才停下手,咬着嘴皮,点燃一根烟塞到我嘴里。无奈的笑了:“这几拳我是替我媳妇打的,她只有这一个弟弟,这根烟是我替我自己点的,感谢你没有让我为难,没有逼我去在兄弟和家人面前选择。”

“那以后呢?咱们的关系...”我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问他。

“以后怎么了?”鱼阳一脸的不解,拳头在我胸口蹭了两下,一把搂住我道:“以后咱们还是兄弟,我就一个要求,希望你帮我瞒我媳妇一辈子,让她这辈子都认为自己弟弟只是犯了事。躲起来了!”

“会的。”我跟他的拳头轻轻碰在一起。

“鱼总,装逼大队是个什么梗?”我好奇的问他。

鱼阳撇撇嘴咒骂:“什么特么装逼大队,我们这支全名叫王者疆北堂,操特妈得,金三角的傻篮子普通话肯定都不标准。”

“疆北堂?”我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看到我内些手下没?他们全部来自新疆北方..”鱼阳翻了翻白眼。冲我道:“我这帮手下不简单,简直就是为了克稻川商会的杂碎量身打造的。”

“啥意思?”我越听越糊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