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0 可怕的男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就从车里短暂的休息,只有小佛爷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腿上还摆了四五瓶“伏特加”,半个小时不到就抽了足足能有半盒多烟喝了能有一瓶多酒,我心说这家伙到底是抽烟还是在吃烟。

一边喝酒抽烟他还一边剧烈的咳嗽,要知道“伏特加”那玩意儿最起码五六十度,平常都是用来配酒喝的,像他这么不要钱似的猛灌。我真是头一次见到。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的肩头和夹烟的那只手一直在不住的颤抖,而其他人都好像早已经司空见惯,老六该开车的开车,肥波和拐子该睡觉的睡觉,肥波甚至还扯着呼噜。

看他抽烟抽的那么凶,我忍不住拿出一瓶矿泉水道:“佛哥,喝口水吧!”

“不喝!”小佛爷没有回头,仍旧在佝偻着身子边哆嗦边抽烟,那种感觉特别像某些犯了瘾的“君子”。

“佛哥,你真不能这么糟蹋自己身体,要是有什么心事你就说出来,我帮你一块参谋参谋...”我苦口婆心的劝解,同时伸手从他的肩头拍了两下。

坐在前头的小佛猛地转过来身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闭嘴!”

我当时真给吓了一跳,小佛爷的两只眼睛好像充了血一般,变得通红通红的,额头上青筋也快凸出来了,脑门上大汗淋漓的。似乎在做什么很辛苦的事情。

“佛哥,你怎么了?”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他妈让你闭嘴,是不是听不懂?”小佛爷“突”的一下从怀里抽出手枪顶在我额头,倚靠在旁边打盹的拐子赶忙睁开眼睛,从兜里掏出香烟点燃塞到小佛爷的嘴里,像哄孩子似的轻声安抚:“抽吧抽吧,没人打搅你!”

小佛爷狂暴的表情这次慢慢松弛下来,慢慢转过去脑袋,继续大口大口的嘬起了烟嘴,“以后半夜看到他抽烟,你别管,也别劝,他毒瘾上来了,需要靠香烟和酒精来麻醉神经,这种时候不要跟他对话,他几乎没什么理智的。”

“毒瘾?”我惊骇的长大嘴巴,敢情生猛的小佛爷竟然是个瘾君子?

“是啊,他在凭自身的意志力去戒毒,感觉应该快成功了。”拐子点了点头,将盖在身上的大衣分给我一半,和蔼的笑道:“睡会儿吧,待会是你第一次办事,千万不要搞砸了,大哥这个人公私分明,出多大力拿多少钱。你不认真点,估计真会被饿死。”

“谢谢你拐子哥。”我诚心实意的道谢,又看了一眼前面“吃烟吃酒”的小佛爷,闭起眼睛开始打盹,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通过小佛爷他们一间寨子一间寨子的找到战友们。

胡乱遐想着我就昏睡过去,也不知道具体睡了多久,我被拐子推醒,他朝车窗外努了怒嘴,顺手递给我个面口袋道:“到地方了。看到对面那间木楼没有?直接进去踹门,让里面的人把这个面口袋装满就OK。”

“明白。”我忙不迭点头。

拐子沉寂了几秒钟后道:“肥波、老六,你们俩带带他吧,他毕竟是第一次。”

“多大点逼事儿,没毛病!”肥波乐呵呵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前排开车的老六却有些不乐意,阴沉着脸,用夹生的国语道:“佛爷,让他独立完成任务!”

“佛爷没说不准人带他!大家以后都是一个炕头吃饭的兄弟,互相帮衬一下,不过分吧?”拐子的脸也立时间拉了下来。

老六嘲讽的撇撇嘴。当作没有听见似的,装模作样的趴在方向盘上嘟囔:“抱歉,我开了一夜车很累,需要休息!而且我只听佛爷的安排,闲杂人的话,呵呵呵...”

“老六,你他妈..”拐子当时就急眼了,我赶忙拦下他:“拐子哥不用发火,不就是收点钱嘛,我自己去就好!六哥属实挺累的,让他歇着吧。”同时不挂一丝表情的瞥了一眼老六,心说,以后日子长了,除非你保证永远不会用上爹。

我揉了揉眼睛,迅速缓过来神。眯着眼睛朝车外望去,因为晚上的缘故,外面黑洞洞的,适应了几分钟后,我才看清楚对面的那栋三层高的筒子形竹楼。

金三角大部分地区没有通电,这里的人基本上还保持着很原始的生活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唯一的娱乐方式估计就是“造小人”,所以这边的有色行业格外的蓬勃,“难怪旧社会的时候家里的孩子都多。”我摸了摸鼻梁小声喃呢。

“好嘞拐子哥,我干活去了,等我凯旋!”我点燃一支烟,使劲嘬了两口后,拎着“五连发”就跳下了车,肥波也拎上家伙式陪在我左右。临下车前我特意朝副驾驶上看了一眼,见到小佛爷貌似睡的很沉,靠近他的那扇车门上被人拿指甲抓出来好几道深刻的痕迹。

能够凭借自身毅力戒掉毒瘾,这个男人的凶狠程度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绝对排得上前三。

“三子,收税这种事情很简单。报名号,要钱,配合的会直接往袋子里装钞票或者金银首饰,不配合的就清掉,但是你必须记住,要么不动手,动手就必须斩草除根,佛爷很忌讳留下任何后遗症。”临进竹楼之前,肥波拽了拽我胳膊提醒。

“嗯,好!”我点了点脑袋。心里却沉甸甸的,和他们的成长环境不同,我打小就生活在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度,虽然这些年,也昧着良心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我有自己的原则,现在让我毫无缘由的去勒索一家素不相识的人,说老实话我心里挺抵触的,尤其是在见证了这里的人生活是何等艰辛的时候,我更是没法狠不下心。

我现在只能从心里祈祷,希望待会被勒索的目标,懂事一点,配合一点。

“嚯!”肥波猛地抬起腿一脚踹烂木门,我紧随他身后走进屋内,屋里面比外头还黑。一个没留神,肥波被什么东西给绊倒,卡了一个大跟头,疼的他哇哇乱叫。

我扯开嗓门高吼一句:“全部给我起床!打劫!”这也是我琢磨了好半天才想到的开场白,之前从脑子里酝酿的时候还觉得挺霸气,可是喊出来的味儿立马变了,怎么听怎么像个下九流的小瘪三。

二分钟不到,筒子楼里瞬间亮堂了起来,肥波持枪押着三个小短头的青从二层的阁楼上走下来,那三个青年全都剃着精干的小平头,身上的服装也很统一,清一色的黑色运动装,白色登高鞋,看他们的五官应该都是汉人,被肥波拿枪威胁着也不见任何害怕的表情。

看到他们的一刹那,我心头闪过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三个家伙,但是瞅他们的模样,又完全陌生,我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听得懂中国话么?”我强压下心里头的好奇。抱着“五连发”指向他们,恶狠狠的问道。

“听得懂。”其中一个小鼻子小眼的青年微微点头,很主动的从怀里掏出一沓“美金”递给我:“这是我们孝敬两位大哥的,我们也是刚刚到清盛镇,没有赚到什么钱。”

那青年把钱递给我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嘲讽,说话的口气也格外的生硬,就好像是在打发叫花子。

“别他妈跟我废话,佛爷的税钱也敢欠?立马把口袋装满!”我将面口袋丢在那小子的脸上,同时威胁的抬起枪口冷喝:“不要搞任何小动作。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们取西经去!”

“佛爷?”三个青年互相瞅了彼此一眼,还是之前说话的那个青年一脸好奇的问道:“佛爷是哪位?”

“在金三角混饭吃,居然还有不认识佛爷的人?”肥波拿枪管戳了戳那小子的肩头。

“是啊,我们确实不认识,他很出名么?”那青年满脸戏谑的笑了。猛不丁我听到楼上传来一声脚步声,赶忙抬枪大喝:“谁!滚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