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1 训练有素的混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我把枪口指向楼梯的一瞬间,一道黑影突然从楼梯口飞了下来,我不假思索的“嘣,嘣”连续叩动两下扳机,等那黑物掉在地上,我才看清楚只是一件普通的外套。

当时我心神不由一紧,朝着肥波喝道:“肥波有埋伏,快隐蔽!”

“什么?”肥波的反应慢了半拍,而他旁边一个青年趁着肥波扭头的功夫,猛地抓住肥波的枪管往上一抬。另外一个青年手中银光一闪,朝着肥波的小腹就扎了上去。

“小心!”我慌忙掉转枪口,这个时候从楼上的位置突然传来“呯”的一声枪响,直接打烂我脚下的竹地板,我原地一滚,躲藏在一张桌子的后面,桌子前方刚好有根支撑整间房子的大柱,然后我举起枪瞄准正跟肥波拼抢的几个青年。

他们几人的动作幅度实在太大了,再加上肥波又是背对着我,无巧不巧的正好挡住那三个青年,我没敢贸然动手,只是打吓唬式的从他们脚下开了几枪。

“去尼玛得!”肥波好歹是从金三角摸爬滚打这么久的人物,反应虽说稍微有点迟钝,但手脚功夫真不是盖的,一脚踹趴下想夺他枪的那个青年,顺手又用枪托砸在另外一个青年的腮帮子上,快速掉头跑到我藏身的桌子后面。

肥波是侥幸逃脱的,可对方的三个青年也借着这个时间差,灵猫似的蹿上楼去,见到自己同伴逃生。先前从楼上开黑枪的那个损逼,立马像是被激活一般,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呯,呯..”连续开火。

我们被对方的火力完全压的抬不起脑袋,只能被动的零散还击,打了差不多一轮,对方的势头才微微减缓,即便如此我们也不敢冒冒失失的逃出屋去,生怕对方就躲在某个角落正瞄准着房间门口。

“你没事吧?”我朝着旁边直喘大气的肥波问道,他刚才着道了,小腹上此刻正潺潺不止的往外躺着血。

肥波“呼哈呼哈”的喘息两口,将自己的紧身背心脱下来,拧成一股绳,勒在肚子上,摇摇头说:“不碍事,那几个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不管是武器配备还是反应能力,应该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现在只能等佛爷他们来救援了。”

不过肥波说我也知道,这次怕是踢倒铁板了,楼上那混蛋紧凭借一杆枪就能把我俩压制的动弹不得,可想而知狗日的手里的火器是得多精良,在金三角这种地方手里有枪并不是啥稀罕事,稀奇的是他们手里的玩意儿都快赶上军方了。

军方?我怔了怔,不知道为啥脑海中突然闪过。我和罗权他们失散之前,避开的那四个军人,当时那四个军人好像也是穿着黑色的运动装,只不过他们脸上戴了口罩,没能看清楚他们的长相。再然后我出去找柴火,罗权他们遇袭,当天晚上的火力也异常的凶猛。

不同的是那天晚上他们是四个人,而此刻只有仨,如果再算楼上火力掩护那个家伙。也就是说他们其实也是四个人!越想我越觉得有可能,抑制不住的往起抬了抬脑袋,冲着楼口的方向“嘣,嘣”叩动两下扳机。

我这边才刚冒出头,对方立马像是找到了靶子,“噼里啪啦”的枪响如同潮水一般朝我袭了过来,我立马又蔫吧下去,蹲下身体,“三子,别费劲了。对方手里肯定有大口径的武器,不然没有这么猛!”肥波拽了拽我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

刚才的一轮交战,我们身后的墙壁全都被射成一个一个的小窟窿眼,屋里的桌椅板凳也被嘣烂不少,满地木头屑子,狼藉一片,屋子弥漫着一股子烧焦的味道,可想而知他们的火器是有多猛烈。

我苦笑着点点头,对方何止有大口径的武器,子弹储备也不在少数,不然不会这么不要钱似的开火,眼下我们只能缩在桌子后面,庆幸的是正前方有一根一人环抱粗细的大柱子挡着,虽然我看不到楼上是什么情况。楼上也摸不准我们的动向,我们不敢离开,他们同样也不敢下来。

大家陷入了长久的僵持当中,屋里的气氛异常凝重,安静的有些吓人,

沉寂了大概十多分钟左右,楼上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喊话声:“楼下的两位大哥,咱们无怨无仇,你们求财,我们给你们拿两万美金聊表心意,大家就此别过,如何?”

我和肥波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吱声,对方摆明了是拿我们当智障,眼下大家互相僵持。谁也摸不准对方是什么情况,如果我们敢冒出头来拿钱走人,脑袋指定被打成筛子,他们这么说的目的,无非是想让我们自己走出来给他们当靶子。

“何你麻勒个痹。真有诚心,你们就把武器丢下来,我们拿了钱自然会走人,决不食言!”我扯开嗓门咒骂道,刚才交火的声音那么猛烈,我估计外面的小佛爷他们绝对能够听到,只要我们再稍稍坚持几分钟,救援肯定会到。

“哥们,听你口音应该是北方人吧?我老家是SD省的,咱们也算是老乡。实在没必要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的不可开交!你们说对么?”楼上的人不死心的继续唠叨,听声音他们应该是打算下楼。

我和肥波慌忙抱起枪冲楼上开火,对方也没惯着我们,“噼噼啪啪”又是一轮新的扫射,我们再次被对方压的蹲下了身子,肥波满头是汗的咒骂:“槽,佛爷他们干啥呢?真打算把咱们扔这儿了!我就剩两发子弹了。”

“别着急,他们肯定也在想办法!”我低声安抚肥波,别看我嘴上虽然说的轻松,实际上这会儿也着急的不行,肥波好歹还剩下两发子弹,我已经弹尽粮绝了,刚才打的太猛,拿手枪拿机枪使唤,自己都没注意到。

楼上那个傻篮子很会挑时候。在我们正焦急的时候,他又阴阳怪气的喊叫起来:“楼下的两位大哥,我猜你们的子弹肯定不多了,不如束手就擒,我们肯定不会伤害你俩的。”

从始至终说话的一直都是这个男人,想来对方四人肯定是个分工极其明确的小团队,有能力,又有武器,这种程度的敌人,我想除了军区出来的兵哥哥,闲杂人恐怕很难做到这么默契。

“这畜生跟咱们玩心理战,呸!”肥波不屑的吐了口唾沫,久经生死局面,肥波的心理素质超出我想象的好。

“有没有子弹,你们可以下来试试,大不了咱们就耗着呗,我刚才说的很清楚,只要你们把枪丢下来,我们拿了钱就会走人!”我虚张声势的冲他们喊叫,眼下大家比拼的就是一份耐性。谁先坚持不住谁倒下。

对方停止的喊话,再次陷入沉寂,想来应该是在商议对策,我尝试着脱下来一只鞋丢向门口,结果鞋子刚抛飞,楼上立马传来一声枪响,看来狗日的在时时刻刻监视着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咆哮的声音,紧跟着我就感觉我们所在的这间屋子好像在轻微的颤抖,随着外面汽车马达的呼啸声不停加重。屋子颤抖的频率越来越大。

楼上立时间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响,不过好像于事无补,屋子的震动越来越剧烈,好似要被人连根拔起一般,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小佛爷他们从门外发力了,“肥波,机会来了,你把枪给我,待会我掩护你,你往门外跑!”我冲着旁边大汗淋漓的肥波说道,因为肚子上的伤口,肥波此刻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你怎么办?”肥波将手里的双管猎枪递给我,关切的问道。

“放心吧,我有的是办法!你丫毕竟是伤员。”我朝着肥波笑了笑,其实我压根没打算走,之所以掩护肥波逃离一个是为了从小佛爷的面前建立“义薄云天”的印象,再有就是叫肥波记我份人情,眼下他们已经开始救援,我走不走都一样,反正我知道楼上的那几只傻狍子今天怕是在劫难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