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2 俘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肥波正说话的时候,屋子震动的幅度再次加大,这栋用竹子搭建的小楼整体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感觉随时都有可能被撕裂,墙上、房顶上的东西往下“簌簌”的脱落,上面的枪响变得更加的剧烈。

我接过肥波的双管猎枪,深呼吸两口,猛然提高嗓门:“撤!”然后两手端起枪把朝着楼道口“呯。呯..”连续两下,肥波几乎是滚的姿势撞开房门逃了出去。

在肥波奔出房门的一刹那,房子终于被拉扯的动摇起来,我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上,慌忙爬到距离我最近的桌子底下,我感觉整栋房子好像都被拉扯的在向前慢慢移动,照这个架势发展下去,房子肯定会坍塌,这尼玛要是被砸死在里面,我哭都不知道应该去找谁哭去。

“草泥马得小佛,你丫眼睛瞎了,不知道屋里还有个自己人!”我忍不住大声咆哮起来。

墙上的竹条,房顶的横梁,全都如同下雨似的“噼里啪啦”的砸落,那种情形像极了电影中的地震场面,我蜷缩在桌子地上。两手抱着脑袋,此刻再想往外跑基本上已经不太可能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满天的神佛祷告,饶我一条狗命。

不知道是我的祷告起了作用,还是负责拉塌房子的那辆汽车没油了,大概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我感觉房子的震颤好像变小很多,楼上的枪声也变得微乎其微,我撞着胆子伸出来脑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可即便如此我也没有适应,我敢保证刚才我的肾上腺激素绝对飙到了一百八十迈还多,反正我到现在腿都是软的。

这个时候屋门被人重重的一脚踹开,小佛爷单手拎着一把五连发走了进来,老六和肥波跟在他身后,“槽,你们他妈都有病吧!难道不知道屋里还有人?”我坐在地上愤怒的朝小佛爷咆哮。

小佛爷面无表情的瞅了一眼我,两只深邃的眸子不见任何波澜,他没有多做停留,而是快步迈向了已经完全变形的台阶。

“呵呵..”老六鄙夷的瞟了我一眼。也快步跟了上去。

“嘣,嘣!”连续两声枪响,把我吓得打了个哆嗦。

肥波赶忙跑过来,将我从地上拉起来。关切的询问:“没事吧兄弟?刚才那种情况,你竟然让我先走,啥也不说了,这份恩情我老肥一辈子都记在心底。”

“没事儿。”我吐了口唾沫。刚才嘴巴咧的太大,灌进来不少尘土和木头屑,拨拉了两下脑袋上的灰土后,我冲着老肥问:“楼上是个什么情况?那几个杂碎全被佛爷他们干掉了吗?”

“没有,只留下一个掩护的,剩下的全跑了。”肥波递给我支烟道:“抽根烟缓缓吧,这次属于意外情况,佛爷不会怪你的。只是浪费了那么多发子弹,这笔开销肯定会算到你头上。”

“卧尼玛,他凭什么怪我,好像我没有尽心尽力似的..”我刚打算骂娘,后来又一寻思别自讨没趣了,将心底那口怒火硬咽下去,装着无所谓的模样点点头:“算了,爱算谁头上算谁头上吧,谁让我本事不济没有办成事儿。”

“唉,这是规矩!”肥波拍了拍我肩膀:“放心吧,我会跟你一起承担的。”

“三子,你上来!”老六突然从楼上喊我的名字。

肥波搀扶起我一块迈上台阶。等走上楼以后我才发现,上面的变形更厉害,原本菱形的屋顶被硬生生拽成了三角形,用来做围墙的竹竿也基本上全都从半当中断开,靠近墙角的地方扔着两个蛇皮旅行包,包上写着“成都军区”四个字。

看到那四个字的时候,我的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这特么绝对不会是巧合。

小佛爷单手插着口袋坐在一把木藤椅上,嘴里叼着半根烟,老六抱着一把连发弩指向趴在地上的一个青年,那青年脸上脏兮兮的,手臂和大腿上好像被子弹击中了。湿漉漉的一大片血迹。

“从他嘴里问出来钱藏在哪!天马上亮了,我不想继续耽搁!”小佛爷指了指趴在地上那个青年,冲我冷着脸吩咐。

肥波自告奋勇的走上前:“我来吧佛爷,刚刚虎子受的惊吓不小。这会儿估计还没缓过来神!”

小佛爷眯着眼睛看向肥波,挖了挖耳朵眼沉笑:“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肥波打了个冷颤,连连摇了两下脑袋。

“我来吧!”我点点头,从边上抓起一把竹椅子,照着那青年的身上没轻没重的就是一顿猛抡,一边打一边嘶吼:“钱在哪?告诉我钱在哪!”

直到椅子被我抡散架,那小伙仍旧紧咬牙关一语不发。

“说!钱在哪?”我一把摔开散架的椅子,从腰后掏出匕首顶在那家伙的下颚上威胁。

“省省吧。钱早让我兄弟拿走了,你们一个子儿也得不到!另外我警告你们,我的身份不一般,得罪了我,你们吃不了兜着..”趴在地上的那个青年,脸色铁青的朝小佛爷吐了口唾沫。

他话刚说到一半,小佛爷“腾”的一下起身,铲球似的猛地就是一脚铲在他的嘴上,我眼睁睁看着那家伙的嘴里吐出来好几颗牙齿,那家伙属实也是条汉子,竟然哼都没哼一声,任由鲜血糊满嘴唇。

“钱在哪?你们又是谁?”小佛爷直接将烟头从那小子的脑门上捻灭。

“有本事你特么杀了我!”那家伙含糊不清的大笑。两手猛地抱住小佛爷的腿,张开嘴就要下口,小佛爷不费吹灰之力的抽出来腿,又是一脚重重的踏在他的手指头上,这次他总算忍不住了“啊!”的嚎叫一声。

“要么问出来钱在哪,要么你滚蛋!”小佛爷侧头看向我,语气森冷的说道。

我没有作声,两手揪住青年的衣领提溜了起来,拽着他走到楼梯口厉喝:“钱在哪?”

不等他吭气,我直接将他一脚从台阶上蹬了下去,那家伙就跟个皮球似的从台阶滚了下去,我走下楼梯,一只手攥着他的脚踝,拖死狗似的将他又拖到楼上,冷冰冰的问:“钱在哪?”

“有本事杀了我..”那小子耷拉着脑袋,冲我脸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我又是一把将他推了下去。来来回回持续了四五次,小佛爷摇摇头道:“老六你来问吧,虎子和肥波下去包扎伤口。”

“佛哥,我来问吧,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我固执的朝小佛爷摇了摇脑袋,我现在不单单想问出来钱藏在什么地方,更想知道他们到底来金三角干什么?还有我的战友是不是被他们偷袭了,罗权他们现在到底在哪。

“我说让你下去包扎伤口。是不是听不懂?”小佛爷眉头立马皱起。

我深吸口气道:“佛哥,我想..”

肥波赶忙走过来,连拉带拽的将我搂下楼道:“听佛爷的!”

“老六抓紧时间问,然后留下活口给虎子!天亮之前咱们过河到越南!”小佛爷点燃一支烟。长长的吐了口烟圈,又重新坐回那把藤椅上发呆。

被肥波半推半扛的揪出门,肥波才出声:“你特么是不是要疯啊?执行任务的时候顶撞佛爷,就是找死!”

“可是那个人对我真的很重要!”我郁闷的拍了拍脑门。

肥波好心好意的提醒我:“别看重要不重要,你记住我的话,在执行任务期间,小佛爷说的话就是圣旨,除了服从就是服从!否则他真敢打死你!”

“嗯,记住了!”我重重点了点脑袋。

这个时候,就听见老六从楼上又喊我:“三子,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